图片 1

時間之河-福州側記

李永裕.薛幼春2008雙人聯展

李永裕,來自臺灣,十年來,因創作的原因,經常往返福州…..酷愛音樂和美術凡與美有關之事物都感興趣.旅遊數國喜歡法國的藝術西班牙的熱情和希臘的藍天油畫.石雕.木雕.陶藝.銅雕.鋼琴.吉他…都有涉獵游泳.撞球.跳舞.唱歌.劍道也算高手.算是全方位的創作人…..生性不可救藥的浪漫….發長及肩,綁個潦草馬尾,不為美觀,只圖自在罷了.平日衣著輕鬆隨意,五官尚稱端正,有濃郁的藝術家氣質,

图片 2

薛幼春,畫畫、玩石頭,展現的就一如昔日她訴之文字的單純,彷彿是事物留在她眼底的”初顏“,故事懶的說了,感覺留給你,詮釋反而是限制。因為簡單所以無限,因為拙樸所以空間至大。幼春不老啊!看她的創作,想像的是她創作的樣子,想記住的是她當時可能的表情。會是另一次的記憶,一個難以言喻的抽象字眼,叫感動吧!

光陰是世間最公平神秘之匙,它隱約藏在幽微境界.

伴隨著吉他旋律,佛朗明歌舞者隨著切分音節,跺出明快矯捷的舞步,女舞者扭動玲瓏的腰身、甩動層層裙擺、轉出複雜的手勢,舉手投足間挑起靈魂深處的激情與悸動;李永裕筆下的「佛朗明歌舞者」充分展現了這種舞蹈特有的力與美,他用簡潔的構圖、強烈的色彩,配上粗獷的油畫肌理與充滿張力的筆觸,將目眩神馳的舞姿凝聚成瞬間的畫面,作品中具有渾厚深沈的音樂性,一如佛朗明歌舞狂野濃烈的本質。

福州不愧是人文粹集的寶地,永裕以福州盛產的壽山石為雕塑的素材,創作出栩栩如生的裸女人物,展現人體的力與美.福州的漆畫,是全國最悠遠綿長的藝術,而永裕幼春是有福之人,有幸結交汪天亮校長.沈克龍先生….啟發我們對漆畫的認識與嚮往,激起我們靈魂深處強烈創作的渴望與激情,而正逢月圓人團圓的元宵佳節,因緣公泰茶莊的孫康榮先生的引薦,承蒙宋廳長.游館長的賞識認可,永裕幼春有幸在大陸深耕,首次假福建省美術館於2月17日開幕聯展,至23日

2003年至雲南旅行,在麗江古城巧遇一老婦,她道:人終其一生,只有往一條路,每一個人都會到達,又何必要急著長大呢?當下頓悟,有了清明觀照:人,唯有珍惜眼前萬物,才能隨緣好去.

图片 3

永裕最擅長彩繪佛朗明哥舞者,伴隨吟唱滄桑的歌聲,舞動著生命中的悲傷離合,表現舞者強而有勁的肢體的律動…….當天,永裕將重金禮聘臺灣知名的舞蹈家,在開幕的現場,為大家作一場繪畫與舞蹈激蕩出一場別開生面的饗宴,

距離上一回赴大陸探望永裕,整整九個年頭,福州,依舊春風習習,人情溫厚,步調悠閒自在.我門夫婦最愛信步在左海公園湖畔,尤其傍晚,華燈初上,迷濛路燈下三兩釣客,頗有隱士之風.而在左海藝術村裡望湖榭主人–張貴凌,是我耳熟能詳之青年俊逸工藝師,有回,永裕回台後,貴凌在電話裡道:總是耳邊隱約響起二哥熟悉獨特的腳步聲…..因之,雖未謀面,但已覺很相親.見到眉宇深濃.眼眸明亮的貴凌,仔細拜讀他新出版的作品集,感受到貴凌想突破舊有技法,走當代創新風格.是後來,見到秀美的麗娟和寶貝女兒,知道他倆歷經八年愛情長跑,貴凌通過層層考驗,終抱得美人歸.麗娟也曾疑惑:雕刻能生活嗎?會不會餓肚子?藝術之路原本就艱辛,但,如果夫妻同心齊力可斷金,有愛和寬容,迎接的必定是幸福.祝福貴凌.麗娟和寶貝女兒.

图片 4

藝術是無遠弗屆,我們衷心期盼,福建的藝術先輩前來歡聚並給予我們批評指教,在這大地春暖花開的美麗季節,永裕幼春致上最誠摯的邀請與祝福.

貴凌隔壁店-寶玲齋,負責人林素是來自閩境之南陽光暖活的漳州女子,獨立自主,剛烈中又見婉約,女兒黎玲沉穩內斂,年少卻透著早熟,相談甚歡.是個有自已想法而脫俗的女孩,這對母女著實令人感到相契和喜歡.

图片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