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com永利平台,13场演出、1.2亿日元收入、2.3万人次观众,这是舞剧《霸王别姬》9月5日至23日在日本商演交出的成绩单。

从本月10日开始,上海原创舞剧《霸王别姬》正在东京涩谷的东急文化村果园大剧场进行连续8场商业演出。这里是东京最繁华的地区之一,果园大剧场过去一般也只接受日本观众熟悉的国内外经典作品演出。
《霸王别姬》在这个高档的演出场所已经演出的3场不仅场场爆满,而且获得了这里主流舆论的广泛好评。《读卖新闻》、《东京新闻》、TBS等都对该剧进行了热情的评论和报道。日本《每日新闻》一篇报道的标题这样写道“上海新锐舞剧成功登陆日本”。东京急行电铁株式会社社长越村敏昭说,从上海年轻艺术家身上挥发出的青春和活力,显示出上海这座城市的魅力。
明确市场定位
《霸王别姬》在日本的巡演是从9月4日开始的。除了先前在爱知世博会的3场和以后福冈的2场,《霸王别姬》此次在日本总计演出达13场,据悉其他几场演出的出票情况也十分良好。这样大型的原创作品在日本进行如此规模的商业演出,这在中国艺术作品对日输出史上还是第一次,它向我们提供了许多有益的启示。
在我们的演艺界,投资数百万乃至数千万元,演出几场就完了的现象并不鲜见。市场意识的缺失和艺术视野的狭窄,成为了一种突出的障碍。《霸王别姬》的成功,首先就是在这一点上取得了突破,它的市场定位从一开始就十分明确:不仅要国内市场,还要国际市场。日本观众对中国历史文化有一定的了解,尤其要争取日本市场,并将这一定位贯穿在剧目的题材处理和艺术创造的整个过程之中。
记者曾与引进《霸王别姬》的日本东急文化村株式会社副社长田中珍彦先生有过一次交流。记者问田中先生:“据我所知,东急文化村的果园大剧场过去只引进知名度较高的国际经典作品,这次为什么引进一出中国的新创舞剧?”田中先生的回答很简单也很幽默:“就是因为新。”这位对中国传统艺术并不陌生的日本著名文化经理人,在去年曾带着女儿专程到上海观看《霸王别姬》演出,他被这出表现中国著名历史故事的舞剧深深打动,他女儿还流了泪。他说他没有想到,中国还有这样优秀的新艺术。
遵循国际规则
优秀的艺术作品要走向国际市场,还需要遵循市场规则和国际规则,进行踏踏实实的运作。《霸王别姬》从与日方签署意向到正式成行,时间有一年半之多。期间,上海城市舞蹈公司和东方青春舞蹈团方面的有关人士曾多次往返日本洽谈协调。特别需要一提的是,《霸王别姬》方面选择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合作方——日本东急文化村株式会社。东急文化村是日本有影响的大企业东京急行电铁株式会社的下属公司。东急的产业遍及地铁营运、商业和剧场运行等广泛领域,对演出运作有着丰富的经验。该公司还与TBS这样在日本有影响的电视媒体联手运作。从去年3月开始,日方组织了包括TBS在内的电视媒体和平面媒体,一共6批30多人到上海采访报道,并且以开设讲座等形式,邀请专家讲授有关楚汉相争的历史知识和中国民族舞蹈的特点,有效地扩大了《霸王别姬》在日本的影响。
尤其需要一提的是,在城市舞蹈公司和日方确定《霸王别姬》来东京演出之时,爱知世博会球型主会场的演出计划早已全部排定。为了让更多的日本观众了解《霸王别姬》,日方进行了一系列的努力,使《霸王别姬》在爱知世博会成功上演。这一招,使《霸王别姬》在日商演再添精彩之笔。
学到日方长处
中国驻日本大使王毅日前专程前来观看了演出,并对《霸》剧的艺术水准和在日本进行的商业运作极为赞赏。他说,《霸》剧不仅让日本观众了解了中国5000年的历史,而且也领略了中国现代文化的魅力,把两者非常巧妙地结合到了一起。中国要在世界上树立起良好的形象,需要更多像《霸王别姬》这样的作品走上国际舞台。他认为,运用商业运作的方式将中国优秀的文化艺术推向国际舞台,这是一个新的需要倡导的方向。
在与日方的合作中,《霸》剧的演职人员和管理人员学到了许多在国内学不到的东西。东京的最初几场演出,场内观众的情况一是女性居多,二是年轻观众居多。后经向参与日方策划的有关人士了解,这也与日方对该剧的推广策略有关。日本东京等地常有世界一流的芭蕾演出,形成了一批青年舞蹈观众。这批观众就成了市场推广的“目标观众群”。西方古典芭蕾的男主角一般都较“阴柔化”,而日方在推介《霸王别姬》时,则强化男主角的“阳刚”和“霸气”,从而有效地引起了这部分观众的兴趣。对市场的研究和推广竟然达到了这样细致的程度,这使中方人员感触良多。
在果园剧场后台,记者看到日方的工作人员将每一把道具剑用油擦得锃亮,将每一件演出服的每一处皱褶熨烫平整,哪怕只有一根挂下的丝线也要修剪掉。日方的舞美人员更是专业,每一个环节都已程序化、流水化。上海城市舞蹈公司副董事长孙明章说,日方同行已远远走在我们前面。我们不好好向人家学,怎么走向国际市场?
在与日本观众一道进入果园大剧场时,记者收到了剧场工作人员递上的一叠该剧院今年第四季度和明年的演出剧目介绍,其中就有上海城市舞蹈公司创作的另一出舞剧——杂技芭蕾《天鹅湖》,该剧也将在日本演出数十场。
从《霸王别姬》和杂技芭蕾《天鹅湖》生气勃勃地走向市场,尤其是走向国际舞台的步伐中,我们的文化艺术界能否从中悟到点什么呢?

新华调查:中国“天鹅”冲破“经济寒冬”翱翔欧美市场的启示

“中国舞蹈是有国际市场的,更可以通过商演的形式获得利润回报,”谈到这次成功的商演,《霸王别姬》的制作人上海城市舞蹈公司的孙明章说道。

相关稿件 应邀赴日本爱知世博会 上海《霸王别姬》成功首演

新华网北京5月9日电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欧美演出市场自去年下半年开始陷入低谷,一些著名歌剧、音乐剧被迫中断演出,不少剧院甚至闭门谢客。但上海城市舞蹈有限公司出品的杂技剧《天鹅湖》,却冲破“经济寒冬”翱翔欧美市场,目前已签下长达5年、200多场海外商业巡演的大订单,场均收益达2万美元。

《霸王别姬》在日本的表现实在可以很好地诠释这个说法。在号称东京高雅艺术重镇的东急文化村果园大剧院,《霸王别姬》连演8场,拥有2400个座位的剧场甚至一票难求。更重要的是,不同于许多走出国门却只能演给当地华人看的演出,《霸王别姬》成功地进入了日本主流社会,成就了一种真正站在平等地位上的文化交流,而不是看不到任何反馈的单向的文化输出。

记者在上海城市舞蹈有限公司采访时了解到,这家公司在成立近6年的时间里,植根民族文化,融合中外艺术,以全新机制连续制作出品舞剧《霸王别姬》《红楼梦》《花木兰》和杂技剧《天鹅湖》等作品,同时,依托专业化的策划制作、投融资和营销推广,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尤其是“走出去”成效显著,成为中国演艺界为数不多的几个创汇大户之一。

针对国际市场的艺术创新是“走出去”的基础

中国“天鹅”要适应海外市场生存“气候”

中华文化有五千年博大精深的积累,文化资源不可谓不丰富。但是近年来,当我们习惯于用所谓的“世界”眼光来反观中国文化时,这五千年的博大精深反而显得进退失据,竟然很难在世界民族文化之林中找到一席“独特”之地。当今天的中国文化面临“走出去”的考验时,这样的问题显得愈发突出。

从今年9月开始,《天鹅湖》将踏上长达5年的第二轮欧洲大陆近200场商业巡演的漫漫征程。

往大里说,《霸王别姬》的探索正是试图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从创作之初,他们就定下了以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文化打造国际舞台精品的思路,力求利用中国式的文化内容加上针对国际市场的艺术创新,整合出既能代表中国气派、中国风格、中国气度,又能在国际市场上受到认可的演出产品。

上海城市舞蹈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制作人孙明章介绍,《天鹅湖》在大多数时间专供“出口”。从3年前赴莫斯科展开首场外国演出至今,《天鹅湖》在国外演出场次已达189场,大大超过国内44场的数量,演出总收入已达4300万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