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订智慧畜牧合作意向书

引领绿色发展是上海都市农业的使命,在畜牧业限养禁养范围不断扩大的时代,是“就坡下驴”一关了之还是成为绿色发展的榜样,考验着都市“三农”人的智慧和担当。

不管农业离现代化还有多远,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互联网正叩响农业产业的每一道门,并以颠覆者的形象创造着新模式新价值,特别是在以往传统手段很难实现全流程覆盖的监管环节,各类“互联网+”安全监管系统更是被寄予厚望。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互联网+”浪潮澎湃之际,政府部门该如何主导或者说该如何与对技术创新和一线需求更加敏感的市场主体联手,撑起农产品监管的“天罗地网”,事关农产品质量安全和农业现代化的重大命题。

茂名网讯8月21日上午,茂名市畜牧兽医局、人保财险茂名市分公司、牧中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签订《茂名市智慧畜牧移动监管服务平台合作意向书》,就开发智慧畜牧移动监管服务平台APP达成意向合作。

“畜牧业是现代农业的有机组成部分,都市农业向绿色有机发展离不开它,农民增收需要它,市民生活需要它,我们应该尽快提升政府监管能力和服务能力,推动养殖主体走上绿色发展的道路。”谈到畜牧业绿色发展,上海金山区农委主任张亚军一点都不含糊。

名不见经传的“动检通”给出了部分答案。今年上半年,这个明显带着市场化胎记的移动动物检疫监管系统犹如一匹黑马,从浙江东阳市腾空而出,先后在上海金山区、北京房山区、湖北襄阳市、贵州毕节市这些具有示范意义的地区落地试点。

据悉,由市畜牧兽医局、人保财险茂名市分公司委托牧中公司开发,结合农业保险业务实际,经过前期实地考察、可行性研究、会议磋商等前期筹备工作,确定共同推进智慧畜牧移动监管服务平台。

近年来,金山区都市农业风生水起,发展畜牧业先是通过规范整治夯实绿色发展基础,紧接着创新引进移动智慧畜牧监管服务平台,通过移动互联技术破解动物检疫痕迹化管理难的痛点,从源头解决养殖污染、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监管难等问题,为大都市牧业保驾护航,唱响了一曲都市牧歌。

发达地区、中部畜牧大省和西部欠发达地区为何都向草根“动检通”伸出橄榄枝?这匹黑马究竟蕴含了什么样的价值和力量?它将如何助力畜牧业监管升级和产业转型?又会给农业信息化产业带来怎样的新理念和启示?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循着“动检通”的足迹寻找答案。

智慧畜牧平台是基于产业主体和监管主体的痛点,为了维护产业主体与监管主体的痛点,解决系统体验性不够、实效性不足、推广难、稳定运营难等难题研发,在具体操作上,官方兽医、养殖户、保险公司通过安装智能移动监管服务平台,能够及时掌握养殖场情况,并可在线投保,保险公司方面可实时视频查勘定损,赔款在线直付到户。既覆盖以往传统很难实现全流程覆盖的监管环节,又强化了动物检疫工作的痕迹化管理,减少工作量,提高工作效率。

不解决痛点,就谈不上绿色发展

围绕动物检疫痛点,为责任主体既戴上“紧箍咒”更撑起“安全伞”

市畜牧兽医局梁亚河局长表示,智慧畜牧合作意向书的签订,标志着茂名市畜牧产业改革迈出了关键性一步,对于进一步推进农业产业信息化、带动畜牧产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下一步将加快推进移动监管平台的研发工作,借力先进的物联网技术,推动我市畜牧业转型升级。

绿色发展是传统畜牧业转型的唯一通道,这是共识,要想转型就必须解决传统畜牧业的痛点。其中一个突出的痛点,是养殖主体“突击填表”和监管者“隔山开证”的问题,也就是动物检疫痕迹化管理难的问题。因为管理者理念不一导致地区发展不平衡,各地各显神通,不管付出了多大的努力,都无法保证辖区内没有“隔山开证”。

目前,我国动物检验检疫监管堪称“史上最严”,这由动物检疫流程便可见一斑。要开出一张检疫合格证,养殖环节要提供兽药、免疫、无害化处理等18份表格,屠宰销售环节必须进行产地检疫、屠宰检疫,检疫所需的申报单、记录表、通知书、确认书等表格多达12份,为了便于追溯,养殖档案需保存两年以上。

茂名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孙广宇

在金山区移动智慧动检监管系统上线培训会期间,分管畜牧业的区农委副主任陈正旺说得很直白:“我们原来有电脑版的畜牧业监管系统,还有一支近40人的官方兽医队伍,因为监管系统不接地气,官方兽医分身无术,‘突击填表’‘隔山开证’的事情还是禁不了,当我们得知有个叫‘动检通’的移动监管APP之后,第一时间就决定深入调研。”

可稍显尴尬的是,在如此严格的法律规章下,仍有地方出现畜产品安全事件,动物检疫的痛点究竟在哪里?“互联网+”又是否真能破解?

记者了解到,金山区从调研到上线自己的移动智慧动检监管平台,只用了短短4个月的时间。

在浙江省东阳市虎鹿镇新东方农庄养猪场,负责人蔡敏芳向记者展示了厚厚一摞生产档案记录。

如此高效,不外乎两个前提,一是移动智慧监管确实接了地气、破解了痛点,二是金山区农委上下一致的创新性与包容性,毕竟,当时这个名为“动检通”的APP还只是在养殖量更小的县级市应用。

“猪场里活儿很多,配饲料、喂食、清粪等等,干完一天已经累得不想动了。可卖头猪还得填这么多表格,哪个乐意?但不填不行啊,不填这猪就不能卖。”蔡敏芳说。

“从上到下一再强调,不是简单地引进APP,要根据金山实际,打造出一个在国内具有引领性的移动智慧监管平台。”金山区畜牧办主任邹伟红告诉记者。

填表繁琐,不填又不行,养殖户卖猪前突击填表就成了不是秘密的潜规则。

借着金山区农委开通移动智慧监管平台及应用培训的契机,记者采访了在金山畜牧养殖业内两位经营者,一位是上海沙龙畜牧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林峰,作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并在世界五百强企业有过从业经历的“80后”,他于2011年继承父业,管理起了金山区最大的养殖场;另一位是养了45年奶牛的夏连忠,上海忆南奶牛养殖公司是上海本地最早的奶牛场之一,存栏有1200头奶牛,夏连忠是这里的掌门人。

主管部门对此无奈又无力。“按规定,不认真填写就要行政处罚。可官方兽医和养殖户都是乡里乡亲的,知道养猪赚钱的辛苦,更相信大部分养殖户是守法的,动真格的话难免于心不忍。”东阳市畜牧兽医局局长戚小伟说,“但是为了履行职责,官方兽医不得不反复核查养殖档案,与养殖户的关系自然紧张起来。”

徐林峰不但亲自参加培训,还专门安排了两位员工来培训。他告诉记者:“畜牧业绿色发展关键在监管,移动动检系统实时监管效率高,操作简便,我们每年出栏近4万头猪,不借助这个工具真不行,我们希望成为金山区推广移动动检的榜样。”

检查养殖档案只是官方兽医的部分职责,而为了一头猪上市,他们同样要填12份表格,至少要花上两个小时。

夏连忠则从产品安全角度对移动动检系统作出了评价,他说:“作为光明乳业鲜奶提供商,我们的品质标准比欧盟高,质量控制却很困难,用了移动动检系统,能及时发现操作者的问题,抓质量首先要管好人。”

“一支水笔不到一周就用完了,不少表格内容都是重复的,要命的是,抄来抄去反而容易出错。”面对记者采访,东阳市焕山屠宰厂官方兽医傅振宁指着铺满办公桌的表格,很是无奈。

规模场主看好移动动检系统,监管者自然省心省力。邹伟红是引入移动智慧监管平台的项目负责人,她最高兴的是不用再为那些数据纠结了,通过系统,所有的数据都是活的,而且汇总的数据具有强大的关联性,实时高效。

更要命的是官方兽医分身乏术。传统养殖本来就分散,因为环保压力,规模养殖场几乎都分散在边远山区,官方兽医们不得不在养殖场和屠宰场之间疲于奔波。

“以前采集的数据从村到镇,从镇到畜牧办,在畜牧办变成电子数据上传市里,现在都是各个养殖户上传的实时数据,检疫、防疫情况一清二楚,我这心里可踏实了。”邹伟红笑着说。

“我们一天到晚不是在路上,就是在填表格,又担心出安全事故,工作压力太大了。”傅振宁说。

“我们把金山移动智慧监管平台称为‘金山模式’,这个平台从移动动检环节切入,实现了全品种、全领域、全覆盖的移动智慧监管。”邹伟红骄傲地说。

2015年,东阳市畜牧兽医局4名官方兽医因“隔山开证”而被判刑,大家更是如履薄冰。“哪个官方兽医不想成为安全卫士?我们当然不能纵容知法犯法,但要从根本上想办法解决。”在畜牧业干了30年的戚小伟每每谈及此事,心绪难平。

记者发现,这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创新。移动技术在规范规模养殖场的同时,还通过村级防疫员把所有的散养户都纳入平台,由此实现了畜牧兽医局、官方兽医、养殖户和屠宰厂之间的实时互动,实现了动物检疫各环节的全面溯源、全方位监管。

“智慧畜牧业平台”的作用为什么没有充分发挥?

众人拾柴成就“金山模式”

记者指着傅振宁办公室桌上的电脑问。

“感谢金山区农委给了我们大显身手的机会,牧中公司2017年落户枫泾科创小镇,当年金山便全面推广移动智慧监管平台,让我们真实感受到了上海的创新和包容。”牧中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红伟谈到过去一年来在金山区的经历,非常高兴。

戚小伟摇了摇头,据他介绍,基于PC端的监管系统几乎成了出证打印机,且操作复杂,养殖户条件有限,官方兽医也不喜欢用。

应用移动互联网及大数据技术破解传统动物检疫痛点,让市场来检验这项技术的价值,然后向全国推广,由此为推动中国畜牧业转型升级作出贡献,是朱红伟的梦想。可是,当这款取名为“动检通”的产品价值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朱红伟发现了“互联网+农业”的市场化推广并非如他所想象的那么高效,甚至经历了不小的干扰,是上海金山区农委给了他梦想起飞的舞台,又是金山区的枫泾科创小镇,在“动检通”还处于起步阶段时,给了朱红伟和他的团队一个理想的“家”。

移动互联网时代,有没有可能开发出一款基于移动端的监管系统,既能按照法律制度要求全面落实动物检疫的痕迹化管理目标,养殖户和官方兽医又方便用、愿意用?老畜牧人戚小伟与IT新锐牧中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朱红伟不期而遇,牧中这支跨界组合而成的年轻团队决定破解动物检疫痕迹化、便捷化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