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排左至右:许霏、李其铮、孔继昭

孔继昭的工笔人物、花鸟,注重传统、写实与创作的结合,其作品笔墨流畅有力,色调明净雅丽,情趣生动。曾多次入选全国及省、市美术作品展览,并被选送出国展览。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就有大量工笔画作品陆续面世,主要作品有《采茶扑蝶》、《陈三五娘》、《郑成功收复台湾》、《钗头凤》、《三家福》、《献寿图》、《台湾蝴蝶兰》、《秋塘待钓》、《火鸡白石》、《昙花》等等,1956年代创作的年画《陈三五娘》更成为中国年画的经典而名扬于世。

1979年,孔继昭老师特别在北京创作《上寿图》,献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上寿图》中的麻姑,身着盛唐服饰,雍容典雅,气韵非凡。在北京的一次全国性展销会上曾受到邓小平和邓颖超的赞赏,邓小平并买下这幅作品收藏,成就一段佳话。

孔继昭,北京人,中国著名的工笔画家和美术教育家,孔子第69代世孙,号“燕京女士”,1924年出生于沈阳,自幼酷爱美术,早年考入北京艺术专科学校,1943年转入重庆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中国画科,当时国立艺专汇集了中国大多数的画界精英,在学期间她受业傅抱石、李可染、于非闇、潘天寿、林风眠、陈之佛、黄君璧、吴弗之等名师,她极珍惜此良好的机会,执着地打好绘画基础及探索工笔人物和花鸟画的绘画和创作技巧,成绩斐然,屡受老师们的好评和赞誉,当时她创作的人物画连于飞闇大师都大为赞叹,1945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国立艺专。毕业后在重庆西南美专任教并于四川各地及大足写生,1946年与杨夏林在四川大足和永川举办双人展,年方22岁,1948年又和杨夏林、傅天仇在南京上海举办巡回画展。

总结孔继昭的工笔画艺术贡献有如下几项:

作为厦门鹭潮美术学校的创办者之一,在学校创办初期,遇到重重困难,孔老师都全力支持丈夫杨夏林校长办学。杨维凡说,“办学初期(1951-1953年)孔老师是自掏资金垫入,用于修缮教学校舍,购买教材和学生的学费饮食开支等,她的教师工资是形式上的,基本没领到,一直持续到1953年学校成立董事会,由董事会筹集了部分资金,市文联给予小部分补贴才初步渡过难关。孔老师的工笔花鸟人物课,作为基础必修课程,绝大部分在校学生都上过她的课,从1955年首届学生毕业开始,孔老师和这所学校陆续为厦门、为福建乃至中国培养了无数的美术师和工艺美术师,可以说孔老师培养的学生,已桃李满天下。”

1979年孔继昭作品《上寿图》作为国庆三十周年献礼,图中的麻姑,身着盛唐服饰,

孔继昭即是画家,又是教育家,上世纪五十年代,孔继昭和丈夫杨夏林及李其铮先生三人共同创办“厦门美术研究班”“厦门鹭潮美术学校”,在办校的过程中,历经各种艰辛,是现时学院的师生想像不到的,在各界的的支持下,学校终于挺过来了,并发展壮大,现时的”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是美术界的中坚,人称福建省的美术界的“黄埔军校”。在校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孔继昭淳淳教导着各届学生,培养了一批批学生,真为桃李满天下。在繁重的教学任务当中,孔继昭作为一个母亲还要照顾四个孩子,还需度过十年“非常时期“,还要挤出时间画画创作,艰辛程度可想而知,而众多的精美作品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创作出来的,实属罕见。

在绘画艺术上,擅工笔人物花鸟的孔继昭老师,如出自深谷的一缕幽香,或许是女性艺术家所特有的细腻和沉静,孔老师不光追求纯中国古典式的审美观,还追求工笔重彩画的生动气韵,秉着学古不泥古,精研传统技法,又勇于创新,注重将传统写实与创作结合,在工笔重彩画的技法运用上可谓深厚又富新意,活灵活现,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孔继昭和厦门画院同人。

这是在工笔重彩画中利用技巧将内容与形式达到了完美和谐的统一。她注重人物内心的刻画,注重花草兽鸟的详细刻画,使得笔墨技巧为内容和形式服务,不是为了表现而表现,把艺术推向了更高的境界了,世上不同人都以各自的文化需求和审美标准作为爱好参照,孔继昭的画能达到各方的一致爱好,实是雅俗共赏,真是难得。

幽兰香风远 蕙草流芳根

家母孔继昭和家父夫杨夏林还有同道者李其铮老师共同于上世纪的1951年在厦门创立了“鹭潮美术学校”,这是中国第一所工艺美术学校,她不畏艰辛,呕心沥血,艰苦办学,她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美术和工艺美术人才,她的学生桃李满天下,确确实实改写了福建的美术史,她留给我们的是崇高精神财富和弥足珍贵的艺术珍品,留给我们这宝贵的双份遗产,我们应永远敬仰她纪念她,历史应永远铭记她。

孔继昭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突破了以往工笔画程式化风格,创建中国工笔画家在为开创中国画的新局面而努力寻求着的新艺术语言。当今某些画家受到一些西方文化影响,也没有多少绘画功底,急功近利,盲目地追求“新、奇”的东西,却丢失了中国传统工笔画的内蕴和精髓,走向了一个极端;而有些画家却守着以往固有传统,驻步不前,走向另一个极端。孔继昭为工笔画在传统的基础上赋予了新的时代感,也许在我们今天看来,孔继昭属于正宗的学院派,没有什么某些人追求的所谓“新、奇”的东西,但从她的作品的中,无论是在技法上还是在艺术境界上,我们都见到细腻的传统和感受到时代的气息。孔继昭是一个不拘泥于传统,勇于创新的画家,她以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创造出具有时代感的的艺术作品,深受大众的喜爱,她的艺术成就为中国工笔画做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典范。

厦门文联美术学会主办美术研究班

1952年鹭潮美术学校老师在鼓浪屿田尾路38号楼前,杨夏林、

上世纪70年代未80年代初,应国家文化部的邀请,孔继昭女士和杨夏林先生代表福建省到北京参加为人民大会堂及国宾馆等国家级接待宾馆作画的工作,期间创作了大量的精美的作品。孔继昭女士1979年在北京为中华人民共和国30周年而特别所作《上寿图》作献礼,《上寿图》中的麻姑,身着盛唐服饰,雍容典雅,气韵非凡,在北京的一次全国性展销会上曾受到邓小平和邓颖超的赞赏,邓小平即时收藏了这幅作品,成就一段佳话。此画后作为1980年月历封面在全国发行,影响极大。

海西晨报 闪忻艺术馆

少先队员的春游,开创中国现代用工笔画表现山水画的先河,画法区别于青绿山

孔继昭对工笔画的贡献

日光岩上春意多

1956年孔继昭年画《陈三五娘》之十五

1944年冯玉祥将军在孔继昭画中的题诗

摘要: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海西晨报》联合闪忻艺术馆共同推出的“闪耀40年!厦门艺术正兴时”专题报道,这期我们将走近“画坛女豪杰”孔继昭,为您讲述他的“艺术人生”。

习近平和杨夏林院长、

在水墨画出现以前,工笔画早已有了上千年的发展历史。中国的工笔画在魏、晋、南北朝和唐、宋时期都有过辉煌的历史,工笔画在唐朝时代已经非常盛行,绘画技法日臻成熟,宋朝时已达工笔画的顶峰。工笔画使用”尽其精微”的手段,通过”取神得形,以线立形,以形达意”获取神态与形体的完美统一。在工笔画中,不论是人物画,还是花鸟画,都力求于形似,”形”在工笔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与水墨写意画不同,工笔画更多地关注”细节”,工笔画对线的要求是工整、细腻、严谨.一般设色艳丽、沉着、明快、高雅,有统一的色调,具有浓郁的中国民族色彩审美意趣。在中国画历史长河中,曾经诞生过顾恺之、阎立本、吴道子、顾闳中……等等历代大师。但在苏东坡以后,元、明、清以来因水墨写意文人画的兴起,工笔重彩就开始日渐式微,直至民国时代。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还是有人坚持着工笔画的传统,有两位大师级的人物陈之佛、于非闇毅然选择工笔花鸟,并卓然形成“南陈北于”两种代表性风格,也可以说是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分别形成以陈、于为领军人物的南、北两个工笔花鸟画派。正是这个时代,工笔画开始由晚清传统工笔人物画花鸟画向现代工笔人物画花鸟画转型,陈之佛、于非闇二位大师又正是孔继昭在国立艺专的恩师,孔继昭也是国立艺专培养出的优秀学院派画家,是绘画创作实践上承前启后的一位代表性画家,她精研传统技法,又勇于创新,能使绘画的技法和所表现的内容达到完美的统一,体现出中华民族典雅、内向和隽永的审美特征。同时孔继昭又是一位以全面视角去观察和表现仕女情感和花鸟风韵的杰出画家,其作品人物及花鸟形象生动、线描清秀、色彩典雅,开一代画风新气象,深受海内外各界人士及民间所珍爱,她的早期主要作品是多以年画的形式出现,后期作品即是大幅作品见长。孔继昭学古不泥古,她追求的是纯中国的古典式审美观,在工笔重彩画中追求更生动气韵,形成了多样的艺术风格,塑造丰富的各种类型仕女画精品及众多的花鸟画精品。在她几十年的探索、创作及教学过程中,有所创新和发展,所形成的当今的艺术传统一直延续,其成就令人瞩目,这使孔继昭成为当代工笔重彩画的一位具有代表性的画家。她的工笔仕女画及花鸟画在现代工笔人物画中独树一帜,对工笔画技法的进步与流行具有不同不可磨灭的贡献。

《火鸡白石》| 1980年| 孔继昭

孔继昭、李其铮和郑光耀老师

孔继昭学生期间为抗日战争筹款而作画支愿前线,当时画了一幅仕女图赠爱国将领冯玉祥,冯将军看过后好惊讶,认为孔继昭怎么年轻就画得这么好,欣然在画上题字“不像木兰女,不似秦良玉,若能学丹娘,亦去收失地。”以资鼓励。

活动支持:

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1982年孔继昭作品《已教清彻骨,更向月中看》。月下的昙花,色彩明丽,前后有序,生动活泼,立体感强,吸人眼珠,百看不厌,更是作者经常性的主题,国人涉及者甚少。

活动主办:

1956年孔继昭年画《陈三五娘》之四,孔继昭五十年代的年画已经在四十年代

鼓浪屿申遗成功,《日光岩上春意多》这张上世纪1962年的鼓浪屿日光岩,孔继昭用工笔画形式来表现鼓浪屿日光岩,又把当今没人知道的摩崖石刻“雲棲”画出来,此石刻因为树大了把字全部遮盖,此画已成历史的记忆。

性如兰花 卓尔不凡

1951年厦门市文联美术协会美术研究班第二期结业照

1947年孔继昭作《弹到断肠》,这时孔继昭的人物画细腻古典,传统中融入创新,令人遐想连篇,此画风格在当今画坛已不多见。

上世纪五十年代,孔老师的年画在工笔画的基础上融入新概念,大量画作陆续面世,主要有《采茶扑蝶》《陈三五娘》《郑成功收复台湾》《钗头凤》《三家福》《献寿图》《台湾蝴蝶兰》《秋塘待钓》《火鸡白石》《昙花》等等,《陈三五娘》《钗头凤》更成为中国年画的经典佳作,声名远扬。

于厦门深田里妙释寺路柯清源别墅前

1952年鹭潮美术学校老师在鼓浪屿田尾路38号楼前,杨夏林、孔继昭、李其铮和郑光耀老师

活动名称:

文/杨维凡

1984年孔继昭作品《秋塘待钓》,作者招牌性的画作中之一,画中的芙蓉花、花叶、翠鸟、枝干等,穿插有序,色彩明丽,端庄大方,尽显工笔重彩教科书中各种技法,实属的经典之作。

梅花八哥

1984年全国第六届美展孔继昭的作品《台湾蝴蝶兰》,技压群芳,众

1956年孔继昭年画《陈三五娘》之十五

新加坡胡姬花| 1990年| 孔继昭

“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这两句诗是唐代大诗人杜甫在《丹青引赠曹将军霸》诗句中的名句,这两句是说是曹霸爱绘画竟不知老年将至,看待富贵荣华有如浮云一样淡薄,表达的是作者对洒脱豁达和怡然自得的人生的向往和追求。家母正如杜甫诗句中的人,她一生创作的精品画作无数,培养学生也无数,但她一生保持低调,从无计较,从不索取,默默培着家父杨夏林走完人生的历程,后人称她真为“女中豪杰”。

恩师李可染和孔继昭和杨夏林

1990年,孔老师和杨老师到新加坡开画展,在新加坡植物园写生了几十张异国兰花,其中一幅《新加坡胡姬花》写生画作,就是2015年习近平主席和夫人彭丽媛访问新加坡时,参观新加坡植物园被命名的“习近平-彭丽媛胡姬花”。此图花朵强劲有力、生长旺盛、昂扬向上、花团锦簇,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1949年家母孔继昭随同家父杨夏林来到厦门,先是创办“厦门文联美术协会美术研究班”,于1951年又参与创办“厦门鹭潮美术学校”(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前身),给予杨夏林最大的支持,这是当时福建第一所专门培养美术人才的学校。学校创办初期,经费不足,作为校舍的鼓浪屿八卦楼内部残破不堪,需要大面积的修缮才能进入开展教学,她和丈夫杨夏林做出一决定,把准备在鼓浪屿买房的钱拿出来修楼,同时还需要节约开支,为使开支能集中用在教学上,领导兼课,教师兼行政。孔继昭既教学又兼管后勤食堂工作,有许多学生连交学费都困难,每月8元的费用都拿不出,孔继昭于是为学生垫付费用,并亲自煮饭给学生吃,同时协同丈夫杨夏林筹集资金助学。她并将自己的工资减少一级以弥补教学经费,直到退休,她的工资仍然少了一级,足见孔继昭办学的一片赤诚之心,让人感动。孔继昭经历了鹭潮美术学校、厦门工艺美术学校、厦门艺术学校、福建工艺美术学院等各个阶段,每一次进展都是一次辛苦的攀登,为了培养美术和工艺美术人才,她花费了毕生的精力和心血。如今的学校即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经过一代代人的共同努力成为全国重点学校,在全国和东南亚一带有极高的声誉,是学子们向往的学府。孔老师对学校、对学生寄托着的深切的厚望。从五十年代起,她从事美术教育和美术创作三十余年,培养的学生无数,可谓桃李满天下,学校所有学生和教师的成长,都有她付出的全部的爱和辛勤的汗水。学校的发展靠的正是有这样的好老师,才能发展成为今天的规模。学校先后为国家培养了大批美术和工艺美术人才,改变了多少学子的人生轨迹,他们有的成为著名美术家、工艺美术师,有的是企事业的领导,在各个岗位上为国家做出贡献。办学校是一个漫长而又艰苦的历程,这一切如果没有家母孔继昭的鼎力支持,家父杨夏林自己是办不成的。孔继昭女士晚年移居美国,旅居美国期间退而不休,仍然创作了大量的画作。孔继昭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厦门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厦门画院画师。

1988年孔继昭作品《禄寿图》,写意动物画,栩栩如生的梅花廘,恰到好处的松林配景,真为“燕京女士”的大手笔,艺术界论此画:真正的大师高徒,真正的“女中豪杰”才能画出来。

《上寿图》| 1979年| 孔继昭

孔继昭的工笔仕女画,吸收了任伯年的写意画风,线条灵动活泼,顿挫粗细随着结构的变化而变化,舒畅的“写”出了形象“写”出了韵致。不类于旧侍女“弱不禁风”的美丽标准,善于在生活中发现美,并写生之,收集之。她的仕女画已不是传统中程式化的东西,而是源于传统、源于生活,赋予了现代人的意义了。其色彩绚丽、明艳、典雅、清新;形象生动、秀丽、优美、多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社会上普遍倾向重写意、轻工笔,重金钱、轻艺术,但她仍然坚持着自己工笔画创作的艺术道路,默默无闻的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学生。她创作了许多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尤其是她为建国30周年而创作的«上寿图»,在北京一次展销会上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李先念、邓颖超等中央领导同志参观后,邓小平见此画上的仙女麻姑身著盛唐服饰,雍容典雅,气韵不凡,很是赞赏并欣然买下收藏,成为一段佳话。上海一家出版公司用新工艺将此图制作成1980年大幅年画的封面,年画送“轻工业新产品展销会”展出,成了众人的抢手货。八十年代,她再次与杨夏林在厦门、福州还有90年在新加坡举办双人展,获得相当成功,观众踊跃,好评如潮。

张雄艺术网讯
鼓浪屿的申遗成功,好消息传来,鼓浪屿岛内外掀起艺术大波,鼓浪屿的历史城区、历史建筑,还有鼓浪屿的美术、音乐以及美景,这一切把一个立体又丰满的鼓浪屿呈现在世人面前。在这时我们缅怀那些对鼓浪屿做出贡献的文艺人士,特别介绍有“女中豪杰”之称的孔继昭女士,孔继昭女士是“鹭潮美术学校”创办人之一,上世纪的1952年,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三人共同努力创办了美术学校,一路走来多年来在社会上各方支持下发展成今日的综合美术学院,经过的风风雨雨可成一本小说。多年来孔继昭创作出大量精美的美术作品,体现了工笔画的“真功夫”,誉满大江南北,国内有北王南孔之称。

孔继昭(1924.2~1995.9)

孔继昭又要教学,又要创作,还要照顾家中的孩子,在那个艰苦年代,艰辛程度可想而知,但她不断耕耘,自50年代初开始,每年都有新的经典作品问世,年画《采茶扑蝶》、《陈三五娘》、《郑成功收复台湾》、《钗头凤》、《三家福》和连环画《阳雀的故事》、《陈三五娘》、《陈若霖斩皇子》、《蔡文姬》等等。由于学校决定向工艺美术方向发展,增加许多新的专业科目,每个专业系都离不开工笔画的基础课程,这给孔继昭的教学增加了巨大的压力。同时学校办起工艺美术厂,对国内外接单生产,这又需要孔继昭绘制各种产品的样品,接踵而来的巨大压力并没有难倒孔继昭,她用极大的毅力和极高水准的完成各项任务,实在难得,人们讲这不像一个女人能做出的事和画出的画,实为“女中豪杰”,更是“福建美术界和工艺美术界的女师祖”。

孔继昭女士以擅工笔而闻名,在全国许多重要画展中,孔继昭的画都以精湛的技巧和优美的艺术形式令人百看不厌,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1984年,她以真挚的感情创作了《台湾蝴蝶兰》入选全国第六届美展,技压群芳,并赋有诗云:“台湾蝴蝶兰,生长在闽南。翩跹舞幽壡,都是故原山“。诗情画意中深浸她的深深之情、浓浓之意,第一次把台湾蝴蝶兰以中国工笔重彩画的形式介绍给大陆,此后台湾蝴蝶兰就在台湾海峡西岸的大地上便生根开花了。

面对白天繁重的教学任务,热爱绘画艺术的孔老师始终不忘艺术之趣,经常在日暮之后,挑灯作画。为捕获夜间绽放,转瞬即逝的昙花,更是提前精心布灯准备,凭借深厚扎实的绘画功力,在昙花衰败之前就快速创作完成,让更多人欣赏到月下昙花,难以一见的盛放之美。杨维凡老师回忆,在创作《上寿图》时,母亲为了画出丝带灵活灵现的飘逸感,还让他做起模特,披上丝巾展示真实的纹路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