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之风吹遍神州大地,广州是当时最洋派的地方,全中国都望其项背。

新一届广东省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委员名单如下:

他答:小心被人影了相麻鬼烦,现在开始聚焦文化名人了。

副主任: 俞 畅(广州雕塑院院长)

广东那边,他有时忙不过来,也会叫我过去帮手,记得在合作创作
知音时,还发生了件趣事,一天,我正在为放大件塑形,俞院长率着甲方一拨领导来视察,领导评头论足一番后走离去。

秘书长: 林国耀(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

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专业

首先,新一届的广东省美协雕塑艺委会委员与大家见面。雕塑艺委会主任、广州美术学院院长黎明向与会的雕塑家通报了艺委会未来三年的工作重点,并着重指出,雕塑艺委会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2008年1月1日即将在广州举办的2008首届广东雕塑大展。他说,在广东省委宣传部、省文联、省美协等部门的支持下,展览的组织工作进展顺利。他希望参展雕塑家以最大的创作热情,向展览提交最好的作品,首届雕塑大展将成为广东当代雕塑一次精彩的集体亮相。雕塑艺委会秘书长、广州美院雕塑系主任林国耀针对首届广东雕塑大展的一些具体问题在会上作了说明,并回答了大家提出的问题。潘鹤、唐大禧、梁明诚等广东雕塑界的前辈们高兴地表示,十分欣喜地看到广东雕塑界有如此庞大的生力军,首届广东雕塑大展的举办意义重大,大家一定要群策群力,办好大展。与会雕塑家也都踊跃发言,为首届广东雕塑大展的举办献计献策。大家相信,通过这次大展,广东雕塑这条大河将汇集起更多新鲜的溪流,聚合成浩浩荡荡之势,奔涌向前!

生活的无序、工作的压力、频密的应酬,终于导致俞院长内分泌严重紊乱失调,造成甲亢破相,美目牺牲,朋友们笑他:这就是俞院长为了党和国家付出的惨重代价。

唐颂武(广州雕塑院雕塑家)

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上广州了,不知他的座驾现在又换成了什么。别人是玩物丧志,他却是越玩事业越红火。

杨学军(广州雕塑院雕塑家)

在我看来,这不像舞女王朝云,倒像是村里的那个小芳姑娘,丰乳肥臀外加肌肉硕大的胳膊。

钟志源(广州雕塑院副院长)

在全中国转向追求经济效益与物质生活的大环境下,时间就是金钱,殊不知,我们谈得最多的还是艺术。交谈中我发现:或许是当过工人的缘故吧,俞畅非常注重材料与技术方面的问题。而且,和其他雕塑家不一样,除了玩泥巴,他那时的素描已经画得相当深入,棒极了!在雕塑创作上,哪怕是到了草图及效果图已经可以用电脑代劳的今天,他依然一直都醉心于把草图画成完美的素描,乐此不疲。事实证明,素描也是他的最爱,势必将伴随他走完整个艺术生涯。

委 员: 吴雅琳(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副主任)

要论唱红歌,俞畅同志才是先行者,薄熙来同志属于步其后尘。

副秘书长:陈 克(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教师)

俞畅年轻时绝对的大帅哥;无敌舰队;广东人里的王子。

主 任: 黎 明(广东省美协副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

到了美国,他又提出,美国的高速路太危险,为了安全,座驾必须德国造,于是大奔跟上。

孙振华(深圳雕塑院院长)

说完,俞院长匆匆离去。

简锡昭(佛山雕塑院院长)

他快人快语:小烂屎个子撑,骚呢!

2007年8月24日下午4时,盛夏的广州骤雨初停,位于海珠区潘鹤雕塑公园内的云鹤轩比往常热闹了许多,随着广东各地以及港澳地区雕塑家们的到来,转型?建构2008首届广东雕塑大展系列活动之一的广东省雕塑家座谈会开幕了。

2014年10月18日 于北京工作室

不管谁坐上他的红旗,他便开始播放红歌,如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祖国母亲、长江黄河之类,他不但听,还要跟着美声,同行者很快会被他的革命激情所感染,不由得跟着一块儿引亢高歌。

这尊苏轼和王朝云石雕,起名知音,马祥生、俞畅2009年的作品。

旅美国际著名艺术家

俞院长折回说:胸部臀部加高。

曾任:

作为广东人,勤力是区域传统,所以他喝了几口小酒,常常会讥笑云南人横断山脉意识、家乡宝、懒惰,当然,他也会事先声明除了老马。

有时,江湖上的一套套尽管被他精辟地分析得头头是道,然而仅限于纸上谈兵,实施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圈内很多人弄不明白,俞院长或许在玩大智若愚吧。但谁都不否认:俞院长讲义气,够哥们,很多人都跟过他揾食,这是无争的事实。

香港大一设计学院教授

他的幽默很接地气。他享受生活,更享受工作。凭着广东人超强的适应能力和对新鲜事物的敏感,每一次见面,他都会有新的论点与发现,并且通常已经想好了几点带哲学意味的总结。

我表示不以为然,才隔一天,10月11日,川美副教授王小箭强吻女学生事件便成为了各大媒体的头条,我不禁拍案叫绝,这难道会是巧合!?

没过多久,在广州车展上,豁然见到一辆鹦哥绿的骚包跑车,爱极,又毅然拿下,反正都是宝马。谁料到,为了配合新添的跑车,又得减肥,于是俞大师不得不制订了一个全新的跑步游泳之年度计划。

但兄弟我最近看到一个丰乳肥臀的王朝云,在广东惠州的东坡纪念馆里。王朝云跟着苏老师去了惠州,成为陪伴在苏老师身边的侧室兼文学青年。但王同学并没有留下画像,我所见到的是纪念馆里的石雕。

如今,旱涝保收、老有所养的广东省美协的副主席、广东雕塑院名誉院长俞畅,近期居然也从把稳的主旋律艺术中蜕变,想搞搞新意思。如他的范局、生命历程、水上芭蕾等,令人惊喜不断,这些颇具当代意味的作品,绝不输给那些新新人类,如果要从手艺和思想层面上来讲呢,那些后生仔小清新未必整得嬴他。

我问:领导的意思?

我们那代人,都受到俄罗斯艺术的深刻影响,特别是在城市雕塑方面,苏联对我们的影响最大,伟光正、高大全的艺术形式感多年来深入人心,而广州雕塑院承担的恰好是城市雕塑的重任。从他的前后作品可以看得出,俞畅的艺术同样经历了中国历史大转折期的阵痛,他擅打擦边球,由以意识形态宣传为主的功能逐渐往人本方向上靠,开始关注人,关注个体本身。他敏捷地与时代接轨,并狡黠地取得了商业性与艺术性统一的丰硕成果,留下了许多雅俗共赏可以传世的不朽作品,这很不容易,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后来我回云南搞中外合资公司,省政府邀请我为99昆明世博会做一主题雕塑,正巧广东省政府选中赞助这个项目,我请俞畅火力支援,我们于是成功地合作了携手。

马祥生

这源于遗传基因,其母就是一位南国美人,一位在南京师范学院教声乐的老师(请发挥想像,试着朝小一号的秦怡方向靠)。其父是清华的高材生,也很端正挺拔,俞畅走路身姿遗传了他爸。

我问:加多高?

他终归是个艺术家,是个性情中人。

到了香港,见面的机会反而多了。在香港,搞纯艺术要饿死,我不得不转向做一些其它的生计来养家糊口。放假或是周末,我常常上广州俞畅家,过把艺术瘾,给他当助手,玩泥巴。在那期间,我有幸目睹了他的一些重要作品诞生的过程,如铁军、挑战等,并分享了他大获成功的快乐。接下来,俞畅天才的艺术创作势不可挡,一路拿下很多全国性大奖,他逐鹿中原,为广东省争了脸,也很快成为了中国雕塑界的佼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