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石鲁 石鲁百年艺术展 转战陕北 中国国家博物馆

图片 1

图片 2

为纪念石鲁诞辰100周年,中国国家博物馆于2019年12月10日至2020年2月9日推出“艺道长青——石鲁百年艺术展”。展览以400余件作品,既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系统收藏,又有海内外公私机构收藏的石鲁艺术精品。

原标题:最完整的石鲁艺术展将现国家博物馆,《转战陕北》领衔

今年是石鲁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中国国家博物馆今天起开始展出“艺道长青——石鲁百年艺术展”,并将持续2020年2月9日。

石鲁,原名冯亚衍,四川仁寿县人。因崇拜石涛和鲁迅而改名“石鲁”。该展是迄今为止石鲁艺术的最完整呈现,分为:革命史诗、时代礼赞、长安新画、风神兼彩四个单元,每个单元之中又设2-3个小专题。作品选择着眼于20世纪下半叶中国社会史与美术史上的一系列重大变化所形成的语境与情境,呈现石鲁在艺术创作各个阶段中的创作思想与主题、创作样式与技法,以及经典作品创作过程中的速写、手稿和创作草稿。以求清晰地反映石鲁艺术在时代背景下作品题材的变化及其历程演绎中所形成的独特风格。

时值石鲁先生诞辰一百周年,据悉,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的艺道长青石鲁百年艺术展将于12月10日在国家博物馆启幕,这将是迄今为止石鲁艺术的最完整呈现,其中既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系统收藏,又有海内外公私机构收藏的石鲁艺术精品。

澎湃新闻获悉,此次展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这也是迄今为止石鲁艺术的最完整呈现,其中既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系统收藏,又有海内外公私机构收藏的石鲁艺术精品。其中,一直陈列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央一号大厅的镇馆之宝《转战陕北》移至南1、南2展厅,与石鲁的近400件作品一起呈现。

1940年起的十年间,他创作过许多反映抗日战争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木刻版画及其他多种形式的艺术作品。本次展览展出了9件石鲁20世纪40年代于延安时期的版画创作,并有20件版画手稿一并展出,展现了青年石鲁作为革命美术工作者的艺术创作热情。

石鲁

“石鲁一生都渴望自由,艺术就是他的自由的形式和表现,他后期作品中有一种高度紧张的情绪,一种和现实不和谐的点、线、面。那跌宕不平、苍渴奇崛的笔墨和生涩凝重、斩钉截铁的书法,正反映着他在现实中的不自由。石鲁的伟大和悲壮,就在于他一生中无论遇到多少艰难挫折,都不改其志、执着的追求大真大实、至情至感的理想境界。”一位艺术史学者说。

1959年,石鲁创作了《转战陕北》,奠定了他在美术界的地位。此次展览,首次将《转战陕北》原作与17件珍贵的创作手稿一并展出,结合艺术家马改户对《转战陕北》创作情况的回顾文章,帮助观众真实还原艺术家主题创作的历史情境。

石鲁,原名冯亚衍。因崇拜清初大画家石涛和现代革命家、文学家鲁迅而改名石鲁。15岁考入成都东方美术专科学校图画系,系统学习传统绘画,临习石涛、八大山人的山水花鸟,摹写扬州画派及吴昌硕等人的绘画作品,为后来的国画创作打下了基础,抗战爆发,投身革命行列,是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培养出来的革命文艺家中杰出代表之一,在多个艺术领域皆有建树,其在山水、人物、花鸟、书法、印章、诗词、文学、艺术理论等方面独创一格,作品个性鲜明,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前瞻性。

石鲁,原名冯亚衍。因崇拜清初大画家石涛和现代革命家、文学家鲁迅而改名“石鲁”。15岁考入成都东方美术专科学校图画系,系统学习传统绘画,临习石涛、八大山人的山水花鸟,摹写扬州画派及吴昌硕等人的绘画作品,为后来的国画创作打下了基础,抗战爆发,投身革命行列,是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培养出来的革命文艺家中杰出代表之一,在多个艺术领域皆有建树,其在山水、人物、花鸟、书法、印章、诗词、文学、艺术理论等方面独创一格,作品个性鲜明,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前瞻性。

正当石鲁创作旺盛之际,他创作的电影剧本《刘志丹》被批为反党事件。他遭到批判,受到强大的压抑,他得了精神分裂症。1970年后,石鲁重拾画笔在艺术风格和笔墨表现上变得更加精到,境界体悟也更加深远。劲健、险峻、跳跃,如金石崩裂般的笔法,是其后期艺术的精髓。此次展览将首次完整呈现石鲁在文革后期,精神失常期间创作的作品8件。

《宝塔葵花》 石鲁 1961年 134.593厘米 纸本设色 沈阳故宫博物院藏

一些研究者认为,在近当代美术史上,石鲁从石涛之艺术与鲁迅之文学、风骨中,杂取养份化为“自我”,石鲁作为长安画派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其艺术的思想性,时代性,创新性,本土性对中国当今的艺术创作极具现实意义,甚至可以这样说,石鲁拥有的,就是当今缺少的,石鲁坚守的,就是当今失去的。

石鲁的山水画惊心动魄,高亢激昂。华山天险、黄河咆啸,表现得淋漓尽致。挺拔的松柏,冷峻的兰梅,用笔犀利,如刀刻刃勒,墨色酣畅,痛快沉着。有人总结说他的画是“野、怪、乱、黑”,石鲁写打油诗反驳:

据国家博物馆公开的资料介绍,艺道长青石鲁百年艺术展将以革命史诗、时代礼赞、长安新画、风神兼彩四个单元反映石鲁先生与时代紧密相关的艺术创作。每个单元之中又设2-3个小专题。作品选择着眼于20世纪下半叶中国社会史与美术史上的一系列重大变化所形成的语境与情境,呈现石鲁在艺术创作各个阶段中的创作思想与主题、创作样式与技法,以及经典作品创作过程中的速写、手稿和创作草稿,以求清晰地反映石鲁艺术在时代背景下作品题材的变化及其历程演绎中所形成的独特风格。

石鲁

人骂我野我更野,搜尽平凡创奇迹。

《转战陕北》 石鲁 1959年 233216厘米 纸本设色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据国家博物馆公开的资料介绍,今天开幕的“艺道长青——石鲁百年艺术展”以“革命史诗”、“时代礼赞”、“长安新画”、“风神兼彩”四个单元反映石鲁先生与时代紧密相关的艺术创作。每个单元之中又设2-3个小专题。作品选择着眼于20世纪下半叶中国社会史与美术史上的一系列重大变化所形成的语境与情境,呈现石鲁在艺术创作各个阶段中的创作思想与主题、创作样式与技法,以及经典作品创作过程中的速写、手稿和创作草稿,以求清晰地反映石鲁艺术在时代背景下作品题材的变化及其历程演绎中所形成的独特风格。

人责我怪我何怪,不屑为奴偏自裁。

策展人郑艳介绍说,革命史诗讲述了1940年代石鲁在延安的工作经历,此时的石鲁是一位充满理想的美术工作者,在延安他做了很多版画创作,还接触了油画等多种艺术形式。延安岁月对他的艺术发展也提供了持续的吸引力和力量。

规模最大的石鲁个展

人谓我乱不为乱,无法之法法更严。

新中国成立后,石鲁先生在西北从事美术工作时,进行了大量的主题创作,其创作素材很多都来自于在延安的经历,他的成名作《转战陕北》等创作都诞生于此时。国家博物馆也首次将《转战陕北》和17件这一时期的创作组画一起展示,以让观众了解经典艺术作品的诞生和背后的故事。

这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石鲁个展,也是石鲁艺术最完整的呈现。“石鲁是一个和时代结合得非常紧密的艺术家,因此在展览设计上,为突出时代对石鲁艺术的塑造,我们就将展览分为四个章节,革命史诗、时代礼赞、长安新画、风神兼彩。”此次策展人郑艳介绍到。

人笑我黑不太黑,黑到惊心动魂魄。

《变工队陕北农村生活小景》 石鲁 1950年春 画心:90.461.2厘米 纸本设色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展览现场

野怪乱黑何足论,你有嘴舌我有心。

第二章节时代礼赞表现了新中国成立后的新时代、新气象、新风貌,石鲁也秉承从生活入手,深入到宝成铁路等地,和建设者同吃同住为劳动人民画像。这一时期,他的绘画放映了时代的特点。而且在1950年代,石鲁有一个很特殊的经历,他作为国际博览会中国馆总体设计者,到了埃及和印度。走出国门后的石鲁发现,要想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立足,首先要坚守自己的民族艺术传统,由此他开始修正早期艺术中强调以西画改造中国画的观念,开始向传统吸取营养。这一章节将展示石鲁在域外求索的写生创作,以及回国后经过思考,向传统吸取营养的作品。

展览现场

生活为我出新意,我为生活传精神。

《王同志來了》 石鲁 1953年 120100厘米 纸本设色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展览现场

石鲁的一生,也正如他自己所言:“我想画家的立意,就是为时代代言。此次展览囊括了石鲁先生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山区修梯田》、《延河饮马》、《击鼓夜战》、《华山松》、《春满秦岭》等大型主题画作,还有特意向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借展的《山雨欲来》、《华山松》2件重量级作品,它们是30年来首次回国展览。

第三章节长安新画展示了石鲁作为西北美术界的开拓者和组织者,也是陕西美协创作室的灵魂人物,在1960年代,石鲁组织了西安美协中国画研究室的习作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后,《人民日报》发布题为长安新画的社论,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并在全国巡展,这个事件被认为是长安画派的崛起,他所提出的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也成为后来长安画派的指导思想,长安画派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在北方诞生的画派,以西北的自然风味和人情为载体,将浪漫主义和阳刚的雄伟美学向结合,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的代表画派之一。这一章节除了展现了石鲁和长安画派的其他画家表现西北地方风格的创作外,还表现了随着巡展走遍全国的石鲁对于其他绘画风格的尝试。

策展人郑艳介绍说,“革命史诗”讲述了1940年代石鲁在延安的工作经历,此时的石鲁是一位充满理想的美术工作者,在延安他做了很多版画创作,还接触了油画等多种艺术形式。延安岁月对他的艺术发展也提供了持续的吸引力和力量。

除了画作,石鲁先生在多艺术领域皆有建树,其山水、人物、花鸟、书法、印章、诗词、文学、艺术理论等方面独创一格,此展通过全方位的作品呈现,观众可以完整地认识这位20世纪中国艺术史的代表人物。

《种瓜得瓜》 石鲁 1961年 5140.5厘米 纸本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新中国成立后,石鲁先生在西北从事美术工作时,进行了大量的主题创作,其创作素材很多都来自于在延安的经历,他的成名作《转战陕北》等创作都诞生于此时。“这个章节的亮点,就是我们首次把《转战陕北》原作与17件珍贵的创作手稿一并展出,结合艺术家马改户对《转战陕北》创作情况的回顾文章,帮助观众真实还原艺术家主题创作的诞生过程以及背后所付出的努力。”

《转战陕北》 石鲁 1959年 233×216厘米 纸本设色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春满秦岭》 石鲁 1962年 画心:195.568.5厘米 纸本设色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转战陕北》 石鲁 1959年 233×216厘米 纸本设色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种瓜得瓜》 石鲁 1961年 51×40.5厘米 纸本设色 中国美术馆藏

到了1970年代,虽然身处特殊年代,但石鲁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艺术追求。虽然没有再创作大型主题创作,但他的风格和笔墨却非常精到,特别在结合了书法、金石入画后,达到了艺术上自然畅神的阶段。他进入了自己的画语录,尤其能表现自己的特点,而且晚年他也经常强调自己的艺术是艺为人民,尤其在去世前,他依旧认为,要为人民创作。

展览现场

《宝塔葵花》 石鲁 1961年 134.5×93厘米 纸本设色 沈阳故宫博物院藏

《龟蛇图》 石鲁 1970年 画心:33.859.7厘米 纸本墨笔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此外,“《东渡》作为石鲁一生中创作的最大幅作品,虽然原作已不知所踪,但此次展览我们有幸借来了《东渡》的线描稿和我们家里收藏的速写稿,非常详细地展示了《东渡》的创作历程,这也是研究石鲁艺术非常宝贵的资料。”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石鲁的女儿石丹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