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讯《一本好书》第二季首期《红岩》重温革命英雄的热血信仰后,10月14日晚8点腾讯视频新鲜上线的第二期节目再出重磅,由李成儒、谢孟伟、钉铛等实力派演员联袂呈现,陈晓楠携手许子东、史航合作点评的《骆驼祥子》正式亮相。节目播出后,《一本好书》第二季豆瓣开分9.5,延续了第一季以来的超高口碑。

图片 1

《一本好书》谢孟伟现场剧照

《一本好书》带你“新”读经典

一本好书回归老舍初心 “祥子”让当代青年看到自己

中国娱乐网讯
10月7日,《一本好书》第二季以《红岩》一书迎来开篇,在致敬英雄的革命故事里收获观众们的一片好评,这是我心里最好的综艺节目。《红岩》中让我看到了人性的懦弱、自私、犹疑,从中更见英雄的从容和伟大。简直就像一面镜子微博网友留言道。

祥子心里委屈却难以名状

《航海王:狂热行动》中国巨幕海报

《骆驼祥子》的改编版本众多,电影、电视剧、话剧、歌剧,题材可谓相当丰富,也成就了诸多经典作品。《一本好书》上溯到老舍先生最初的创作意图,即一个普通人力车夫坚信凭借自己的个人奋斗,会逐渐过上理想的生活,这一点也让祥子成为了“我们”中的一员,所以老舍先生才认为祥子有其“伟大”的一面。

为何《一本好书》总能把一些经典书籍带到大众之中?因为打破书籍与读者之间的那堵墙,始终是《一本好书》的目的所在。关正文导演就在采访里表示,读书这件事不止是为了获取知识,其核心价值更在于汲取全人类的智慧和经验的精华,通过多元认知激发独立思考,实现滋养个体生命成长的目的。

本次改编中,除了勤劳质朴,节目组还敏锐地剥离出了“利己的”这一此前常被忽视的角色特点。祥子不想别人,不管别人,他只想着自己的钱与将来的成功。而正是这不管不顾的冲劲给他自己挖下了一个大坑,随着丢车、被逼婚、遭勒索钱财等打击接连来袭,祥子个人悲剧产生的原因也激发观众热烈讨论。有网友就认为,祥子错失了刘四爷和虎妞这两位创业过程中的“天使投资人”,单打独斗最终独木难支;还有观众留言:“祥子对外部世界的不关注导致他低估了兵痞的危险,拒绝了吴妈的理财建议,也来自其相对短浅的眼界和较为保守的性格。”所以,书中老舍先生才以“体面的、要强的、好梦想的、利己的、个人的、健壮的、伟大的祥子”给这个充满个人主义形象的祥子下定义。

第二期《一本好书》的书目,仍是来自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经典著作。告别《红岩》群像式英雄的叙事之后,第二期的《一本好书》开始落点于个人的视角,以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北京为背景,讲述一个底层小人物奋力为生活拼搏,却最终希望破灭的故事。相信说到这里,已经有不少人猜到这不就是老舍先生笔下的《骆驼祥子》吗?

虎妞新解人设逆风翻盘 “职场女性”勇敢追爱

安妮和唐纳开启航海世博会

作为《骆驼祥子》中一直以相对负面形象出现的女主角,“虎妞”通常被视作祥子向上进取的阻力和障碍,是导致祥子走向堕落的外在原因之一。不过《一本好书》对于虎妞人设回归当下则是此前各版本改编中没有尝试过的。

老舍曾与诺贝尔擦肩,《骆驼祥子》却永远活在读者心中

“虎妞”大胆求爱“祥子”

被称为人民艺术家的老舍先生,在国内享有的盛誉已无需多言。不仅如此,他的作品还被译为多种文字,走出了祖国的大门。英文版的《骆驼祥子》一度登上美国年度畅销排行榜不说,还曾受到当年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的青睐。曾担任17次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的谢尔埃斯普马克就曾表示,如果不是因为老舍先生的逝世,他很有可能成为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

这一次就将虎妞的人设定义为“精明能干的女高管”,在女性主义风起云涌的当下,网友们认为虎妞的“倒追”是勇敢追爱的表现。

作为中国当代大师级小说家,老舍先生的文学成就是公认的,谈中国话剧史,绕不开他;讲中国现代文学史,绝对离不开他。就像这《骆驼祥子》之所以能在读者心中长盛不衰,也是因为老舍先生深厚的功力。哪怕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洋车夫,你也能透过老舍的笔墨,看清他脸上的褶皱,手心的茧子与内心的惆怅。

虎妞文学形象的逆风翻盘无疑是这一版改编的一大创新,也是观众有史以来第一次不从贞操观的角度先入为主,与祥子一起鄙视、怨恨虎妞。这恐怕是当年老舍都不曾意识到的虎妞新解。而与祥子希望通过个人奋斗实现梦想一样,虎妞同样以独特的“追求”方式想要实现对爱情、事业、爱情的梦想,这也让《一本好书》的改编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草帽一伙向航海世博会进发

祥子“自律”属性引发观众共情 突破局限拒绝甩锅时代

《骆驼祥子》的经典性,使得外界对它的解读从未间断。描述上世纪20年代军阀混乱时期人力车夫的悲惨命运,用祥子来象征旧社会劳苦大众,是对《骆驼祥子》主旨最普遍的一种解析。除此之外呢?一贯勤劳与要强的祥子,不安于卑贱的社会地位,一心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做一个独立的劳动者。他相信靠着个人奋斗,一步步终能达到自己理想的彼岸。从进入北平,再到一路打拼,老舍先生是带着个人主义视角去描写祥子的个人奋斗与成长。他对祥子的一切变化都刻画得入情入理,用一双犀利之眼去体察人、描写人、关怀人,而这,也恰恰是作品真正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