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中国好舞蹈》每期观众都能看到海清、郭富城、金星三位导师与艺术总监方俊端坐在台下,在他们身旁,有一位“屹立不倒”的主持人——华少。但据记者了解,金星当时并不是针对华少,而是提醒选手不要拿苦难煽情。
《中国好舞蹈》每期观众都能看到海清、郭富城、金星三位导师与艺术总监方俊端坐在台下,在他们身旁,有一位“屹立不倒”的主持人——华少。平均每次录像8小时,华少就得全程站8小时,不仅体力上遭遇了新的挑战,一不小心还会与导师产生分歧。
首期节目中,曾一度半边瘫痪的学员于书博在舞台上起舞,用美丽而坚韧的舞姿给自己送上了一份生日大礼,也鼓舞了许多观众。可节目播出后,这个片段却引发了一些网友的反感,认为节目组煽情过猛,没能专注于舞蹈,反而在挖掘故事上费了太多功夫。这不仅让于书博感到委屈,主持人华少也跟着躺枪。近日,一则经过剪辑的《中国好舞蹈》现场视频流出,题为“金星发飙拒绝消费苦难,华少尴尬遭打断”。一时间,人们怀疑金星已从快人快语蜕变到现场戏霸,大家也为华少的尴尬处境鸣不平。但据记者了解,金星当时并不是针对华少,而是提醒选手不要拿苦难煽情。

《中国好舞蹈》每期观众都能看到海清、郭富城、金星三位导师与艺术总监方俊端坐在台下,在他们身旁,有一位“屹立不倒”的主持人——华少。平均每次录像8小时,华少就得全程站8小时,不仅体力上遭遇了新的挑战,一不小心还会与导师产生分歧。经过几次录制,连华少自己都感慨:“做这个节目的主持人特别不容易!”金星:华少是个好主持首期节目中,曾一度半边瘫痪的学员于书博在舞台上重新起舞,用美丽而坚韧的舞姿给自己送上了一份生日大礼,也鼓舞了许多观众。可节目播出后,这个片段却引发了一些网友的反感,认为节目组煽情过猛,没能专注于舞蹈,反而在挖掘故事上费了太多功夫。这不仅让于书博感到委屈,主持人华少也跟着躺枪。近日,就有一则经过剪辑的现场视频流出,题为“金星发飙拒绝消费苦难,华少尴尬遭打断”。视频中,华少询问于书博的康复过程,却遭到金星的无情打断:“书博不说了,我不喜欢拿别人的伤疤揭来揭去、摁来摁去的,消费别人的苦难,讨厌死了!”华少一脸尴尬,表情相当不自在,海清还插口道:“华少要哭了。”这段视频在网络一经传播引发广泛关注,“华少金星为选手互掐”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记者详细了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当天在节目录制现场,华少按照往常开始对学员于书博进行简单地提问,但由于于书博的讲述太过漫长,金星忍不住开口打断,因为在金星看来,舞蹈才是节目的核心主题,学员背后的故事不是评委应该关注的重点。当时身为主持人华少还为金星的率真叫好,
“为金星老师鼓掌好吗,我喜欢这样直率的表达。”但目前网络上传播的视频经过了重新剪辑,让外界误以为是金星打断了华少的提问,才招致关于俩人微妙关系的猜测。事实上,导师金星曾在多个场合表达对华少的赞赏,
“华少非常好,进入状态很快。目前国内的男主持人当中,我觉得他是能够让节目、合作人,还有选手都觉得很舒服的一个人。而且他又不乏幽默,不是那种‘干巴巴的’,很正统的主持人。他不无聊,很‘好玩儿’。”而对于现场打断于书博的讲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导师金星也表示:“那个也是我的个人情绪,我和华少之间没问题的,有想法我就会当场说,都是针对当时发生的事情。”而对于华少而言,他只是在尽到一个主持人的职责,正如他在节目现场所说,“我并不觉得我刚刚在消费书博,我认为当她愿意讲的时候,我应该让她的故事和能量去感染同样遇到困难的人。”作为节目主持人,华少认为自己的职责就是让学员在台上短短的时间里,最大程度地表达自己,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他们的人生经历,“我仍然愿意为所有真诚的学员,给他们说话的权利和表达的机会。”12

拿“港普”萌翻你 郭富城邀选手参加演唱会
首次担任内地综艺节目评委,普通话对于郭富城而言着实是个巨大的挑战,节目现场也因此闹了不少笑话。香港人说普通话,一般平卷舌不分,j、q、x和z、c、s这几个音也很难分辨清楚,因此在节目录制现场,郭天王会把“转折”说成“卷舌”,把“原住民
”说成“原句民”,把“肢体语言”说成“肌体语言”。虽然现场笑话频出,但是这口蹩脚的“普通话”却让不少观众看到了天王可爱的另一面:“原来郭天王也会卖萌啊!”
对于自己的“港普”,郭富城也坦陈讲得很吃力,但他还是希望能够尽量去表达,好在其他导师偶尔也会客串一下翻译,帮助一下郭天王,这也让郭富城感激不尽,“我说得不好的时候,大家会很疼我,把我的意思翻译出来。”“港普”成了郭富城的利器,有人希望他能把这个发扬光大,但是郭富城不这样认为,因为他觉得肯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有一些人是希望可以听到你讲得很清楚,有一些人可能不介意,但是我没有想那么复杂,我希望用我自己那么多年的经验,真的可以找到一个好的舞者出来”。
郭富城说,自己也曾经是一个舞者,知道舞者的苦,“舞者的生存环境和酬劳到现在依然是非常低的,某种程度上舞者是绿叶,但我真的希望舞者能够变成主角。我想这些东西也不是我们一下子能够改变的,所以我会尽量给他们多一点机会”。为此,郭富城在播出的两期节目中邀请了三个选手上自己的演唱会。郭富城说自己不是随便说说,而是真的会兑现这个承诺,因为他的舞蹈团队中确实需要新鲜血液,就是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时间和诚意,“票已经开出来,收不回来了。”
变身“好站士”华少一期节目连站八小时
每期《中国好舞蹈》,观众都能看到海清、郭富城、金星三位导师与艺术总监方俊端坐在台下,在他们身旁,有一位“屹立不倒”的主持人—华少,几乎整期节目从头站到尾。在记者探班的时候,华少依然站在舞台上谈笑风生。而对于“好站士”这个称号,华少自己都感慨:“做这个节目的主持人特别不容易!”华少透露,他其实并非站一期节目的一个多小时,而是至少八个小时,因为经过几次录制他发现,每次节目至少录八个小时。
除了体力上的要求,华少说作为一个主持人没有一双狠辣的眼睛可不行,一边要看舞蹈,一边还得盯着导师的一举一动,给跳舞时看不见导师反应的学员以暗示。为了做好这一点,华少可谓是将“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练到了极致,场上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有一组小学员跳完舞,三位导师和方俊表情各异,却一个都没逃过华少的眼睛:“方俊先生脸上是非常自豪的表情。郭富城先生一脸欣喜,金星老师面带笑容地看。唯有海清老师一直没有笑容,完全没有笑容。深锁眉头,甚至有点在思考。”看着看着,华少还总结出了一套判断导师心情的诀窍:“根据我的观察导师,导师们如果看一个学员表演的时候,慢慢地往后靠,这学员就比较危险。”华少每次都会根据导师的反应,决定说些什么话。可有的时候他也会因为要观察导师,错过了学员的舞蹈而遗憾不已。
虽然很辛苦,但是华少说录像趣事也不少,特别是在郭富城“港普”的影响下,华少越来越难以掌控自己的节奏了。有一次,他想要让学员大声说出自己的选择,却一个口误,说成了“大森(声)说”。
娱乐味太浓?舞蹈节目要循序渐进
《中国好舞蹈》播出两期后,虽然获得了不少口碑,却也让冲着舞蹈来的观众感到不满足,认为真正令他们着迷的舞蹈并不多,反而是舞蹈之外,导师和学员之间的互动占据了大部分时间。比如台湾省的舞者简瑞萍的表演,舞蹈只有短短的一分三十秒,一场突如其来的求婚和临时起意的虚拟婚礼却长达十分钟左右。有观众忍不住吐槽:“干脆别做《中国好舞蹈》了,改做相亲节目算了。”而在导师点评的部分,一些对舞蹈专业的评论没能进入正片,反而郭富城令人捧腹的港普、海清一惊一乍的感叹在频频调动着观众的情绪。眼看着专业性被削弱,娱乐性渐成王道,一些网友坐不住了,纷纷请愿提升节目的专业水准。
对此,《中国好舞蹈》总导演徐向东表示,由于节目在一个全新的平台上播出,同时段竞争又异常激烈,首期播出不得已先来些老百姓能看明白的通俗易懂的舞蹈,或者是很嗨的、有趣的现场对话:“从第二集开始舞蹈会往难度、深度发展,这个要循序渐进,不可心急。”他认为,舞蹈类节目相比唱歌类节目,欣赏门槛就比较高,如果一开始就格外专业,会“吓跑”一些不理解舞蹈的观众,若从娱乐性切入,一点点引导观众接受并喜爱上这个节目,舞蹈也将潜移默化地深入人心。特派记者
刘礼智(本报上海5月2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