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彩君的《走过四季》油画展在美术馆举行,对一个喜欢作画的人来说,能够举办个人画展,而且是在这样的精致大气的美术馆,这应该是莫大的荣誉,就如音乐家举办个唱、文学家举办作品展一样。

摘要:文/李大钧画家王克举出道早。在由于十年动乱而耽搁、几代艺术家难得一会的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展上,他的油画《大海潮》(1984年,90×180厘米)即获得了优秀奖,对于那时的青年画家而言,这是一个显耀的荣誉,当时王克…

因为她的《似水流年》,我对我的这位平时来往并不很多的老同事有了新的了解和认识。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因为你不了解,所以你往往认识不到别人故事的生动和精彩。这让我进一步想到,有些事是因为你欣赏他的人进而欣赏他的事,有些人则是因为你钦佩于他的事进而欣赏他的人。

文/李大钧

有的人画画是为了谋生,有的人画画是为了追求,有的人画画则是为了性情。这是一位小资情调的为性情而作画的女人。从她的风景画中,你感受到的是一种平淡和从容,即便是寒冷的冬日,从画面中喷涌出来的也不是萧瑟和寒冷,而是那无边的质朴和宁静。这让你相信:与其说那是油画艺术的雕琢,还不如说是心智心情的感悟。

画家王克举出道早。在由于十年动乱而耽搁、几代艺术家难得一会的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展上,他的油画《大海潮》(1984年,90×180厘米)即获得了优秀奖,对于那时的青年画家而言,这是一个显耀的荣誉,当时王克举与妻子闫平在山东艺术学院任教。美术界在思想的碰撞中经历了85美术新潮,王克举1987年考入了中央美术学院助教进修班,艺术之路开启得顺畅,对于这一代艺术家而言,幸运地加入了大时代的春曲,正如他早年的一幅作品《汛》,弄潮儿们赶上了。

我并不懂画,我也无法对她的油画作艺术上的评判,但欣赏着她那些几乎是生活实景一样的画面,品味着那一种质朴恬淡的怀旧情绪,好像有一种东西在柔柔地抵达你的心灵。那片金黄的树叶,那条清澈的小河,那个质朴的老街,那些山野的小径总让你感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地方。

是什么打动了第六届全国美展的评委们?我知道那里面有吴冠中等一批有火眼金睛的老画家。今天看这幅有着12位穿着鲜艳服装的海岸少女的作品,鲜活的色彩和青春的气息,有形式感的错列造型,使它在当时以土棕色调为主的作品群里格外醒目,谈论王克举的色彩和形式主义,或许就应从这幅作品谈起。

就如她的不显山显水的为人,当你品读她的风景画的时候,你也很少会激荡起澎湃的涛、汹涌的潮,但,一定会有一缕清风,轻轻地滑过你的心尖,荡起细细的涟漪,在阳光下漾开珍珠般的波光。

1997年,王克举有了绘画事业的重大转折。这年秋季,他开始从风景画入手研究绘画语言的表现,研究从自然造型到画面形式的转换。

但,《胡杨颂》却是一个例外。空阔的画面上,那一团像火焰一样的胡杨在熊熊燃烧,整个画面中喷薄着生命的激情,昭宣着一种顽强、一种坚韧、一种执著,似乎有一个刚毅坚定的声音在苍茫寰宇回响。这让我想到了李清照,那位以婉约细腻著称的词人,突然间竟然爆发出风休住,九万里风鹏正举的呐喊。

2007年,中国美术馆和位于798艺术区的“山艺术馆”同时举办了《生长的风景—王克举》油画展,王克举对于新风景画上创作在学术和艺术市场上得到的回应和赞扬。

当我们离开美术馆的时候,我的心中跳出了一句话:四季已走过,但,四季已留在我们的心中。

2017年,王克举的创作和艺术活动从年初到年尾,延续不断。中国美术馆的首届学术邀请展,邀请了王克举和闫平举办了双个展。关于风景油画、写意油画、当代艺术的各种邀请展、联展此起彼伏,王克举每是参展主力。尤其可贵的是,他2017年的新作竟有百幅之多,在画画这件事上,画家乐此不疲,每出新意,这是一个进入壮年的艺术家最好的状态。

宁波市总公会副主席 鲁焕清

近20年来,评论王克举的文章很多,各位资深的美术评论家、策展人把许多研究、肯定、赞扬的文字写给了王克举。为此势象空间专门编辑了王克举的一本评论专辑,有心的读者可从这本书里了解到全面的王克举。

王克举的创作,人们常以新风景、意象、形式美、现场写生而论,这确实是王克举的基本要素。但从画面语言的观看中,其实王克举恰恰以摆脱、突破原有的风格体系为目标。他既不是再现风景,也不是提炼、美化风景和情绪感情的主观注入,而是转化风景、再造风景。他介入现场的收获是,创造了画画的氛围、条件,而与现场是对话、回应、冲突关系。从1830年代开始,欧洲风景画画家的作品风格和理论阐释,延续了很多年,对风景画的讨论是艺术史的主线之一。其实,天地的自然造化本是杰作,并不是风景画家美化了这风景,他们只是大自然的追逐、讴歌者而已,当代艺术家早已并不限于这个目标了。景象、意象、心象之说,是传统美学家的思维定式,形式美和形式主义艺术已被那些功成名就的艺术家画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