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王金石

原标题:景︱境•罗兵山水画展9月15日15:30在陈树人纪念馆开幕

在画家王金石的山水画题材中,湘西应该是他创作的根本,而湘西又是一处风貌独特和奇丽山川的桃源之地,在千百年的文化史上,她也有着自己的角色,这里的山与水早已酿成了美酒,让人迷念和沉醉,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或许只有生活在这里的人才会懂得湘西的本色,山里山外相距很远,无论是人还是树木山村,这里有别样的味道。山麓与村舍之间的风景,像雨后的云一样有诗意,安祥、野逸、真实相遇在湘西的大山深处,无尽的幽静,一直让这里的风情与世隔离。都市的世俗,无法沾染这里的山与水,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不知秦汉的人依然见在,这里虽然不够富足,甚至有些贫瘠,但千百年来,一直花开桃源深处拥有神秘而强悍的湘西,从来不缺故事,如今在画家王金石的画里,又一次呈现出不染世俗的湘西美好,一幅幅墨落人间的趣味,可谓洒满人间皆是情,重情理感美妙的地域,十八湾里的山路,隔山听音的农家土楼,泼辣山妹子的武陵源,这里山麓清幽、烟火四起、廊亭水流、云行万里的景色无处不在,可能是因为这方山水和这方人文养育出坚毅霸憨的性格和朴素善良的人群,具有诱人的芳香。论及景与画,文与画,历代无数的才人骚客放逐于沅水,行迹浪留武陵山脉。屈原的楚歌,王昌龄的诗句,米芾的法书,传递在文字与图像绘事中。我们还可以从昔日沈从文的文学作品里理解和参透这方水土的别样与朴质,那水浪激流放排的号子声,码头小镇豆腐店的丫头们热情似火,街边的土特产的流动摊位,还有行色各异的赶路人,包括这大山里的性格,一同交汇在沈从文的字里行间,或许也只是这湘西人特有的乡情,近乎于有些低落有些原生态,那些年代,无论是江南园林,还是太行山脉,在沈从文年轻的生命时光时,在一个战争硝烟的岁月里,多少人因此改变,故乡的深情与牵挂,但人可改变,景难移,那山那水和那一群人,借助于时间的隧道,我们同样可以去品评画家王金石笔下的水墨湘西。

图片 1

湘西是什么?谁也没法说清楚。王金石的笔触早已植入了这大山的深处,那里的一树一石、一桥一舍、一溪一岗,转眼间,纸上烟云供养,像沉醉其中的风与情,画山泼水,勾树染云,看似普通的画法,在这里也未必会造妙出你心里的那份宁静与安慰,读画之间,最要紧的不是你读出画者有多么地功量和能力,也不是为了画如真实而描绘,却是那山水的气质和语言的独特,虚实相生,一景一画一勾一染,却能自如。一幅好画,是与经验与审美与心境去感觉去欣赏,从中得到快慰和感受,是心灵的对应。王金石的山水写生作品,不只是再现湘西奇异山川的景观,确是一幅幅世外桃源,让人向往不已。画好湘西,一直是王金石的心结,从出生到成长,总与这块土地联系在一起,他们彼此熟悉,青春的记忆和梦想也洒落在曾经生活的地方,人情世故,无法忘却,这也正是他如此重视的原动力。每年的教学写生课目,他大多与学生们在湘西度过,那里的一枝一叶,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总关情,乡村山野,都已在他身后留下了美好的印迹,加深了对这片地域的情义,而以情入画,自古至今,是永恒的命题。

总策划:陈永锵

看那淡淡施墨,树木房舍田埂山色,远近浓谈各有分别,温润之气在叠加中呈现,这种印象在他的作品《湘西吉苗河》里体现,施墨之意,语言明细,山色秋壑染尽纸上。另一幅《山乡平畴》,水田在画面中占有一定的份额,远山极目,烟岚灵动,层层相映,宽阔而丰厚,虽然说画不可尽然,但自然山川与妙造自然之间有一定的主观意识的因素,如实地表达自然的真实,绘画是不可能做到的,哪怕是有很好摄影的手段也不会尽善尽美,而绘画的意在于似与不似之间,绘画的真实是相对的,那田野山庄,从不同的角度看都会很美,但画面说呈现的自然之妙一定是作者心境与景观之间的妙造集合,化眼前于神奇,于境界,既可是朴素,又可进精微致广大,在心手之间,也在品格之中,这自然成为画家再造山川的动力。

学术主持:李伟铭

画家石涛在妙造自然的过程中,有深刻的论述:得乾坤之理者山川之质也,得笔墨之法者山川之饰也。得到天地间自然规律即真理的人即得到了山川的内在本质,得到笔墨技法的人得到了表现山川的技巧与形式。知其饰而非理,其理危矣,知其质而非法,其法微矣。知道绘画的形式技巧而轻视排拆理论修养,其思想内涵浅陋。知其本质,而轻视笔墨技巧,那技巧法则就会微弱欠缺,没有表现力。是故古人知其微危,必获于一,一有不明则万物障,一无不明则万物齐,所以古人知道这两方面都很重要,必求获于统一,一方面不明白,则对万事万物的认识就会有障碍,一切都完全明白了则对万物的认识全面齐备。画之理,笔之法,不过天地之质与饰也。绘画的思想理论,笔墨的技法形式。不以山以水去看待,更注主观意志体悟,是精神之表达。王金石在他的湘西写生作品里,也同样体味到石涛画论中的对山水画格物致之的理想追求,这正是当代绘画,尤其中国本土水墨艺术的精神气质的现实表达,是一种中国人的文化传承的心性放逐与提升。

主办单位:广东省中国画学会、越秀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陈树人纪念馆

或许王金石心里的湘西和笔墨的湘西还在不断地充实,还可继续深入继续精彩。

协办单位:广东省政协书画艺术交流促进会、广州市政协书画院、广东人文艺术研究会
、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广东省流动博物馆、广东省关爱艺术家公益促进会、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

王金石 山乡平畴 50cm68cm 纸本设色 2002

承办单位:艺美堂

王金石 袁家界乌龙寨 50cm68cm 纸本水墨 2012

展览地点:陈树人纪念馆(广州市越秀区署前路10号)

王金石 薄暮 50cm68cm 纸本设色 2012

开幕时间:2018年9月15日15:30

展览时间:2018年9月15日—25日

媒体支持单位:新浪网、雅昌艺术网、张雄艺术网、大洋网、金羊网、《中国艺术家年鉴》、《中国书画》杂志、《品逸》杂志、《画友周刊》、《东方艺术•国画》杂志、
《西湖画丛》、《当代岭南》《水墨品质》杂志、《水墨记》微杂志、《广州日报•粤商会》、羊城晚报报业集团《艺术周刊》、澳门《美术纵横》杂志、020艺术观察

图片 2

罗兵,1970年出生于湖南衡阳,自署惺贤、天尧、点戊山房。1989年考入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2005年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画研究生毕业,师从李劲堃教授。现为文化部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政协书画艺术交流促进会理事、广东人文艺术研究会会员、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

图片 3

蜀地行系列之三

33cm×45cm

纸本水墨

不类物象
意象灿然——读罗兵山水画

文︱陆虹

人和自然的关系,是山水画家内心最至深的关系。罗兵的山水,关照这一永恒的内容,在他水墨交融的气象中,他早已在找寻境像之外的心灵体验了。那就是一个现代山水画家面对古人、造化、自我三者的交集而生发的笔墨意识。也是带有浓郁个人气质的可贵的笔墨探索。

图片 4

山水意象系列之一

180cm×96cm

纸本水墨

罗兵的幸运在于他一直身处学院,经历过传统水墨的长期训练,怀有对传统深厚的情感。又深得岭南画派黎雄才、梁世雄等先生的影响,画面扑面而来的是自然磅礴、沉雄的气势。而导师李劲堃的传授,使得罗兵的绘画有着与众不同的现代气质。那是他面对时空流逝、面对先贤传承做的文化选择,罗兵用笔墨的精微感知他内心的从容、精进与困惑。

图片 5

山色

45cm×33cm

纸本水墨

在笔墨里表现出对自我价值判断的追寻,也作为一个在场者,描绘出他对绘画背后精神层面的追求。在他的绘画里也有“用笔草草,近观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灿然”的绘画品格,看得出在他与自然地对话过程中,罗兵去感受去体验了,但是他更愿意记述的是自我的一个心境。所以,他的画,元气淋漓,水与墨之间的层次千变万化,浓墨合着淡墨,淡墨合着更淡的墨,层层交叠,是远山、是雾霭、是云水,是罗兵无数个心境交织的意境。

图片 6

山水意象系列之二

180cm×96cm

纸本水墨

应该说,罗兵是富有诗性情怀的画家。在他的淡墨、浓墨萦绕的氛围里,他主观的情绪是由里向外发的。并不是一种对景写生的状态,而是强调天地四时气节变化的时空归纳的心灵体验,是境外生象的境界升华。这在他的《山水意象》系列、《青城山道中》等作品都有所表现。山水画造境的目的和生成过程要合乎自然,并且在表现意象的同时折射出人的内心,就是所谓的“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对于这样的理解,罗兵是有所实践的。

图片 7

山水意象系列之三

180cm×96cm

纸本水墨

写生,是很多山水画家与自然对话的方式。可以说,写生是一种接续传统的方式,在这个接续传统的过程中,会得到很多经验和体会。师造化和师古人之间是一个相互的印证,自然中掺合着古人的东西,但师造化时同时将它转换成自我观看的语言。通过对自然山川的游历,然后再品读古人的画册,这便是学习的过程。

图片 8

蜀地行系列之一

33cm×45cm

纸本水墨

罗兵可以说,一直是这样做的。2015年初的湖南衡山写生,他便是通过个人观看的感受,深入生活的感觉,从中挖掘出各种可能和外延来扩充我个人笔墨语言表现的纬度。因为可能通过观看、通过在场状态的描述,找到很多新鲜的东西,从而打破以往的图式经验。所以在这张批写生稿中,我们看到了活泼泼的东西。看到笔墨语言与眼前山林雾霭交织的生动。

图片 9

靖西写生

33cm×45cm

纸本水墨

罗兵绘画的气息是空灵旷达的,那种荒洪中有着最原始的雄强,又有着萧散深远冷峻的意象的画面,总是仿佛让人身临其境,聆听到自己真实的声音。其实这就是中国画的魅力,中国画山水精神的延展。应该说罗兵一路是从董源、巨然,李成、范宽,马远、李唐,元四家那里走来,是从传统的深处走来,他才能从容运用古人的笔墨,并品味出传统笔墨的最微妙的韵味。从心灵的状态和思想的高度中,走向自我的艺术创作,这当然是从心底里流淌出来的。

图片 10

蜀地行系列之二

33cm×45cm

纸本水墨

应该说罗兵是在这种状态下完成了对古人的追忆,在这里完成了对造化的感受。真正画画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错综复杂的。古人、造化、个人是内在的一种心源,它是不断流变的,不断地在交替。对古人安宁、静雅的气息的追求是一贯的,但表现自我情绪的方式依然是笔墨自由性情使然的表达。

图片 11

夏荫图

45cm×33cm×3

纸本水墨

罗兵“与古为徒”,但并不简单地只用古人的技法表现自然。古人留下来的传统有很多,如果认为古人留下的传统就是程式、样式等表面的技法,那只是一个中国画的空壳。中国画之所以能够成为这个世界上源远流长、生命不竭的绘画语言,就在于它是从内心升发出来的一种语言方式。罗兵和古人的笔墨有一种很内在的默契。

图片 12

疏林秋色图

45cm×33cm×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