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春爱笑,不善言谈,好像所有的话都装进了他的摄影作品里,但在温和、平淡之中却蕴含着另一种激情。

王玉文

于无声处有大美

六、七届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现任中国工业摄影协会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辽宁省文联副主席,辽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国家一级摄影师。1986年摄影作品《矿工》获辽宁省政府文艺创作奖,并入选日本国举办的第46届国际影展。1987年摄影作品获美国波特兰市长奖。1991年随中国摄影家代表团访问芬兰。同时,在芬兰第二大城市坦贝雷举办〈王郁文、李瑞雨摄影作品展〉。1993年在日本扎晃举办〈王郁文摄影作品展〉。2000年摄影作品《冬天的河》发表于《中国摄影》杂志,并入编1957—2000《中国摄影》精选作品集。2006年由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王郁文摄影作品集《影像背后》。2006年举办王郁文工业摄影展览及创作研讨会。中摄协顾问吕厚民、中摄协主席邵华、中摄协副主席朱宪民、中摄协副秘书长谢海龙、辽宁省委宣传副部长郭兴文出席并讲话。2006年摄影作品集《影像背后》获2006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凤凰卫视杯”中国摄影家优秀画册奖。2006年荣获首届中国(青海)“三江源”国际摄影艺术节优秀策展人奖。2007年三十幅反映东北老工业的摄影作品在上海国际影展展出。2008年系列作品《东北老工业记忆》入选新华社策展的中国十位摄影家作品联展〈观看中国〉,在日本展出。2011年中央电视台〈见证亲历〉栏目制作系列专题〈为中国肖像二、〉《工业摄影家王玉文》,在中央电视台九頻道及数字頻道播出。2011年朱宪民王玉文摄影作品联展《工人农民》在云南、广东展出。2011年在新华社举办王玉文朱宪民《工人农民》典藏展2011年王玉文摄影工业作品展《时代印记》在辽宁美术馆展出。2011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组委会授予王玉文中国摄影杰出成就奖。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第九、第十届作品组评委。第七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评委。第二十二届、第二十三届中国摄影艺术展览评委。第一届、第二届中国摄影大师资格评委会委员。2012年由中国摄影家协会、辽宁省文联举办了《时代印记》王玉文工业摄影作品展。

《东北浪跷人》、《闹正月》是史春的代表作,取材于辽宁西部山区,正是这两组专题摄影,令他获得了辽宁摄影金像奖、辽宁省第十一届群星奖金奖、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优秀摄影师奖、秧歌舞中华全国摄影大展金质收藏作品等诸多奖项。然而,获奖的背后却是他长期的坚守。每年正月十五我都赶过去,就像回家过年,这种淳朴和真情,让他穿越了十年,忘却了艰辛,为我们呈现出一幅幅朝阳山区浪跷人的生命瞬间影像。他使用玛米亚胶片机,以拍摄全家福肖像的方式拍摄山里土得掉渣的老秧歌,66的画幅暗含着与肖像相关的隐喻,影像游走在现实和超现实之间,炕头上努力画脸的农妇,场院边闭目鼓腮吹喇叭的老人,刚刚从父辈身上的背靠边上下来的,不知所措的背孩

他说,我更喜欢那热闹之后的片刻宁静。用镜头与他们直面相视,触摸心灵,倾听梦吟。他们心中有梦,宣泄无遗。没有因为舞动、缤纷、喧嚣的表象化而流于肤浅,而是回归自然,千百年流转。全家福式的剖白来的真切。就像曼雷所说的那样,与其拍一种物体,不如拍一种观念,与其拍一种观念,不如拍一种梦幻。高矮比肩,相视无语,白雪红唇,亦庄亦谐,强烈的对比、反差让影像有了力量,有了时代象征意义。在这不起眼的小山村里,男女老少极尽天兵天将之能事,爆发一年的辛苦、快乐与烦恼。舞了,美了,梦了,甜了,渐归平静。茫然,惆怅,兴奋,向往,期待,写在脸上,经过史春镜头的透视,解读大红大绿下的大魂大魄之美。

摄影,与其说贵在发现,不如说贵在寻常。经典摄影作品,往往平中见奇,在寻常之中彰显其独特价值。在史春看来,本真,无须雕凿。原生,致纯,让影像回归相机记录的原始本能。纪实摄影,是平面化的立体,主客体的照应,历史与社会的回声。历史不仅仅是那些显而易见的轰轰烈烈,还应有平凡的、缓慢变化着的日常生活,它应该是平凡生活与伟大潮流的结合。而人类自下而上方式与社会存在方式的变化,是最不可缺少记录的。摄影的使命不仅要记录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也应记录日常生活的现实存在,优秀的摄影师就是要把不起眼的平凡事化为不朽的视觉图象,成为历史的切片,而浪跷人因村里的青年人大量进城务工,也终将成为渐渐消失的生活图景。史春这种带有抢救式的拍摄,使得历史切片变得立体、丰富而又兼具历史和现实意义。

脚踏热土扎实有根

史春,为人谦和低调,在摄影上更是追求一种简单的状态。他认为,无论是胶片还是数码,都是一种表达的工具而已,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在他的内心深处,始终坚持:摄影创作就是在新鲜活泼的时代空气中作深呼吸。路,要一步一步地走;作品,要一幅一幅地拍。用平常之心,拍平凡之事,不盲目追求视觉冲击,一味地强烈吸引眼球,而是追求在平等的凝视中,获得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坚毅与力量。凝视,是一种有思想的关注,是可以说话的影像,是有意味的细节,可以用心去感受,与照片直接对话。

史春,1968年生人,20岁时就获得了世界大学生摄影比赛金奖,之后又先后获得全国第十三届群星奖优秀奖、辽宁省第十一届群星奖金奖、辽宁摄影金像奖创作银奖、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优秀摄影师、全国摄影艺术展览纪录类优秀作品奖、第三届大理国际影会金翅鸟国际评委会特别奖、第六届中国原生态国际摄影大展文化保护奖等诸多奖项。和许多年青人一样,面对荣誉,他曾经兴奋过,骄傲过,但很快他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自己的摄影道路究竟应该怎样走,他在为自己寻找属于自己内心的方向。其实,对于每个摄影人来说这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也是由自然、自发到自觉、自在的必由之路。在摄影这条路上,他也曾广泛涉猎,贵州、云南、新疆、青海到处跑,拿着相机到处转,不止一次地震撼于云海、梯田、名山、大川,感动于当地人的艰辛、坚韧。可时间一长,他发现,异地的风光景色、风土人情虽然令自己兴奋,感到新鲜,可当这种陌生感带来的冲动渐渐消退之后,他的内心深处总是空空的。原来,自己的摄影创作水土不服,没有踏踏实实地站在脚下这片黑土地上。这是宝藏,是富矿,是我们的根。值得庆幸的是,这个过程不算太长,他觉悟得还算是。于是,他开始把镜头对准了自己生活的这片热土,对准了身边熟悉的人们,以专题式的拍摄、创作、积累、挖掘。于是,从他的作品中,我们读到一种社会见证,或欢愉,或困惑,或苦涩,或希冀,找到了时代潮流的呼应和个性化的解读方式。

《中国摄影》杂志刊发了他的一组照片,视觉焦点就是寻些矿区有意义的人的生命。黑白影调,不动声色,在凝视下观照人的内心世界,凝重中的一丝亮色,细微地写实饱含表现意味。这就是他的风格;借助具象的镜语,却又超载具象,去探索深层潜藏的多种本因。注重从对象的自然流露之中捕捉有意义的瞬间,把具体生活升华为典型的艺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