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们 ↑↑↑点击上面关注我们吧

《舞林争霸》总决赛在即,扬言要退赛的热门选手刘福洋再一次让该节目搏出位了。
其实从登上《舞林争霸》的那一刻起,刘福洋就是一枚巨大的定时炸弹,随时会被引爆。
早期的炫舞环节,还未开跳的刘福洋便引起了导师金星与方俊之间的激烈争执。方俊的“真情表白”引来金星质问其给评委压力,方俊则反驳自己有表达观点的权利,并做了一个“挑衅”的手势。金星当场甩脸而去,愤然离场。
尽管此事以方俊向金星道歉收尾,但《舞林争霸》一路走来,同为东北老乡的金星都似耗上了刘福洋。为了他,金星又和杨丽萍掐起了架。由刘福洋编舞的《凌晨时分》被金星批“没变化,不新鲜,不是爵士舞,不符合规则”,坚持不给通过。杨丽萍安慰道:“我们在座的几位都不能评判你们是否是好舞者。”引来金星一句大吼:“我们拿工资就是为了评判他们!”杨丽萍气得拍桌叫起:“我就是喜欢这段舞,怎么了?”双方你来我往,争得面红耳赤,台上的刘福洋蹲下身来几度哽咽。
无独有偶,与前女友朱洁静的一段舞再次被金星诟病“情感哪里去了”,“只会托举”,“编舞太烂”,“只想表现自己”。对于质疑,刘福洋诚恳回应:缺乏“交流”只是为了体现“错过”的主题,却又被金星反击说“台上台下都用力过猛”。
刘福洋9岁考入沈阳音乐学院附属舞蹈学校,14岁进入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17岁主演第一部舞剧,并凭借此得了到舞蹈界的最高奖项——文华奖。他参演了近20部舞剧,被圈内人称为“千面小生”。现在,28岁的他已是国家一级演员、浙江省歌舞剧院舞蹈团团长。
近日,他发了条微博自述心境:”如果有梦想,就是希望能为所有喜欢我守护我的天使们,干干净净地跳一支舞,那里没有争吵、没有计较、没有投票,没有任何不走心的需要,只有你心甘情愿地看,我心甘情愿地跳。这才是舞蹈,这才是可以用来沟通的桥。希望能过桥的不单是米线,还有舞蹈,什么最重要,什么就用钱永远买不到。”
刘福洋:他们吵架,莫名其妙!
《申》报:你在《舞林争霸》遭受了颇多争议,导师们屡次针对你、质疑你,节目组说你不按点参加常规排练。哪个是主要原因,让你最终决定退赛?
刘福洋:我来到这里,第一是想展现我的舞蹈,跳了那么多年,我需要一个平台更好地展现自己;第二,对于我们歌舞团而言也是一种宣传;第三,还可以为我的青春留下一笔记忆。但我发现,每期节目的重头戏都在对我的质疑和踩压上,这就与我的初衷相差一些了。
记得金星老师与方俊老师互相吵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像做梦一样,莫名其妙。而且在艺术上,我有自己的把握方向,他们没有同意我。不过最主要的还是时间关系。参加《舞林争霸》,我就要把精力全放在上面,可团里还需要我去上课、去训练。我无法做出很好的时间调配。
《申》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刘福洋:接下来我自己有三部舞台剧要参演。其实《舞林争霸》节目组还在和我商洽,我也在考虑总决赛要不要回归。
一切还是看时间够不够。

这次的VCR外景可谓《舞林争霸》开赛以来最“给力”的。经过斗舞阶段的一番厮杀,脱颖而出的10位舞者将在澳门观光塔接受4位复活舞者的挑战。来澳首日,他们便登上了“澳门之巅”——58楼观光厅,进行VCR拍摄。站在距离地面228米的高空向下望去,着实有种“一览众山小”的风发意气。再经历2轮考验,他们之中就将诞生中国首位“舞林霸主”,而在这之前,他们已将美妙的舞姿留在了澳门塔顶。只见唐诗逸和其他几名舞者身吊威亚,在透明玻璃板上空漫步起舞,吸引了周遭不少游人的目光。
观光塔脚下是波光粼粼的南湾湖,湖色清冽,宽广静谧。就在这南湾湖畔,4位复活舞者迎风起舞,向位于塔顶的10人发出了挑战宣言。就好像湖之阔达与塔之巍峨难分伯仲,他们仰望却不绝望,期待用实力与之“换位”,再次向霸主的宝座发起冲击。
人气爆棚心态稳
换位赛之前,《舞林争霸》开通了舞者复活通道,网友们可以投票给已经离开的舞者,让他们重新回到舞台上。短短几日间,沙呷俊楠、段婧婷、倪旺、黄潇和千千就获得了上万网友的支持,以爆棚的人气重返舞台。
“冷美人”段婧婷在斗舞阶段第一轮就遗憾离开,让她很不甘心:“我觉得自己下的太早了,心里不太舒服。”暂别《舞林争霸》后,段婧婷一边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一边上课、排练,继续与舞蹈相伴。能够“复活”她很吃惊,不过她也高兴能有机会再去好好跳一支舞,向观众展现现代芭蕾艺术。
戏称自己是“最佳男配角”的黄潇离开后,许多网友都十分惋惜,他的生死一舞令人印象深刻,灿烂的笑容也感染了观众。“我一回去学生就各种欢呼,领导也来表示慰问。我以前以为大家不会关注我,但网上有那么多人支持我,觉得挺风光的。”黄潇坦言没想过会复活,但能再有一次炫舞的机会,他也不想放过。他说自己在这段solo中准备了最好的东西,至于想挑战谁,他仍在纠结。
而这次的“人气王”沙呷俊楠则顶替了已经退赛的刘福洋,直接晋升为“被挑战者”。但他本人却不觉得幸运,反而更愿意以“挑战者”的身份再次登台。他对自己当初的生死一舞一直耿耿于怀:“我从来没跳过那么差,那次没跳出我自己。”
导师喜好各不同
来到换位赛的舞者都实力相当,导师心中却各有一把秤,审视舞者的眼光不尽相同。金星抱着“欣赏为主”的轻松心态看待这次换位赛。“舞者们的能力都没问题,就看这次谁的表现更好,哪个舞蹈作品更好。”金星说自己最想看到舞者一路走来的变化,在这点上张傲月和唐诗逸的表现都让她非常满意。相比之下,备受瞩目的朱洁静却没能给她惊喜:“朱洁静是个好演员,但她变化不大,风格都一个样。”而对于前来“踢馆”的舞者,金星十分看好黄潇和段婧婷,希望他们能够跳出最好的状态。
澳门也算是陈小春的“半个主场”,但他表示自己不会说太多,还是想让舞者们多多展示。在小春眼中,霸主不止一个,肖杰、朱洁静、张傲月、唐诗逸、杨帅和王润都是他心目中的霸主人选。他特别赞赏了王润对音乐节拍的掌握,觉得她很精准。杨丽萍虽然对刘福洋的退赛很遗憾,但沙呷能够回归让她很高兴。她觉得舞台上每一位舞者都非常出色,她不想以“法官”的角色去审判他们:“我们要对舞者们好,他们是晚辈,我们应该给他们希望和美好,这比胜利更重要,要荣辱不惊。”朱洁静、肖杰,一位是歌舞团首席,一位曾获得过街舞的世界冠军,二人可谓是强强联手。舞台上一张沙发,跳出了两个人的一生。从青年到中年再到老年,不同阶段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体现。而五位导师却都不买账,陈小春称在这样一个高水准的舞台上,呈现这样的舞蹈是“不尊重导师”;金星更是直言,“两个人,谁都不想给票。”最终肖杰从形象上更符合角色扮演险胜,将朱洁静又一次推上了PK台。
唐诗逸、杨帅本场的表演,则摒弃了之前华丽的外表,一身简单利落的白衬衫,返璞归真回归了舞者最本质的一面。以《天空》为背景的一支现代舞,大获好评。杨丽萍称赞为“最完美的一支舞蹈”。金星更是犀利点评:“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好技术承载的好舞者,是本场最好看的双人舞。”
网络票选一直遥遥领先的骆文博却没有出现在十强换位赛的舞台上,有点让人不解。由于本场比赛节目组到澳门进行录制,骆文博却在比赛前几天遗失了港澳通行证,无法来到录制现场而无缘比赛,不禁让网友们大呼剧情实在是太“狗血”。
“一对一PK”应该本着以强对弱的原则挑选PK对象,而四位复活舞者却期待与高手过招。一向以“冷面美人”著称的段婧婷,依然为大家带来一段干净利落的现代芭蕾,优雅的线条、精准的节奏令人赞叹,而她的对手朱洁静也是有备而来,将传统的背景音乐配上自己的声音,这样的创新导师们却不买账,认为“画蛇添足”。

在舞林争霸斗舞第二场节目中,杨丽萍与金星对骆文博与刘福洋的爵士舞做出了完全相反的评价,杨丽萍力挺这对金童玉女跳出了自己理解的舞蹈风格,可金星却坚持认为在这个舞台上就要符合规则,抽到爵士就该跳爵士。场面一度火药味十足,杨丽萍更是史无前例地“大发雷霆”。

骆文博与刘福洋的爵士舞视频

“当时我发火是因为金老师一直在催我给票、做出评判。他们都不认同的东西,我很赞赏。我们都没有错,但她不能干扰我,谁都不能强迫我。”不过杨丽萍也表示,那次的冲突只是一次偶然,她与金星在私底下都非常尊重对方。

杨丽萍与金星争论视频

舞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