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张雄艺术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zhangx@zxart.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张雄艺术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霍克尼对空间的观察力强,尤其是对光和影的效果把握更加敏感。“以前,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毕加索对音乐毫无兴趣,”他说,“他是个乐盲。但他却能极度准确地把握绘画中的明暗对照。他从图像里看到的音符比任何人能听见的都多。”

如果你也对这个世界存在的真实面貌深深着迷,那么你可能就会像霍克尼一样沉醉于用绘画去描述。他描绘这个世界的乡间树木、花草小径,世间万物瞬息万变也稍纵即逝,但不变的是霍克尼保持的对这个世界“无法把握”的好奇,让他一直痴迷于不断地描述。
他不仅仅是个艺术家,也是一个艺术思想家,一面是看到这个世界却无法把握世界的样貌,另一面又不断地去还原这个世界,这个还原的过程,还不仅仅停留于绘画层面,霍克尼在年轻时就用油画连通声音和图像,也在探索摄影和绘画之间的联系,直到不惑之年还涉及舞台背景设计,深入八十年代中国的他,也将东西方绘画中的异同运用到自己的画作中,包括现阶段他拿起iPhone、iPad等进行作画时,常人眼里就能轻易感受到霍克尼对艺术的真知灼见与其旺盛的创造力。与其说是无法把握,倒不如说是这位艺术思想家霍克尼在探索更为新鲜的世界面貌。

当地人都说韩湘宁是大理最酷的老头。一个七十几岁的人,顶着一个莫西干头,开着一辆哈雷摩托,在大理的路上呼啸而过,任谁看了一眼都会牢牢记住。有时他会在微博朋友圈发摩托车照片,别人就说,摆酷!他开始还“狡辩”,这不是摆酷,是为了实用,结果被好朋友呛声戏言:“你不是摆酷是什么?你都摆了一辈子,就不要客气了。”但是对他来说实在有点委屈。因为他从没有刻意扮酷,那些在别人眼里很酷的东西,都只是他的随性而为而已。

时隔34年,大卫·霍克尼再次造访中国。曾于1981年接待过霍克尼的央美教授邵大箴感慨,“我们初见时还都只有40多岁,今日再见已是白发老人家”。不过,在艺术创作上,这位不断更新自己但画面又颇有识别力的老头并不觉得自己老,“画画的时候,觉得自己只有30岁”。

睁眼看这个世界,却无法把握世界的样貌

2005年,荒井良二拿到了瑞典政府颁赠的林格伦纪念文学奖。在说获奖感言的时他却不敢常理出牌,说:“我突然想唱歌,可以吗?”瑞典人说:“可以。你唱吧。”于是,他就真的唱了一首歌。荒井良二就是这样一位有趣而又随性的大叔。

大卫·霍克尼是现今世界上最重要且最负盛名的艺术家之一。在霍克尼的艺术生涯中,他的作品横跨了各种媒材,从绘画到风格独特的照片拼贴作品,从录像装置到歌剧舞台设计均有涉猎,并以独特的视角颠覆了对西方绘画的认知,深深影响。

这位英国艺术教父,却成名于美国,他爱美国西海岸,有阳光、色彩、空间和人,他在洛杉矶也找到了一种崭新观看和呈现世界的方式。无论是借鉴东方艺术还是他制作的照片拼贴作品,这些都是他观看世界的新方式,直到后阶段创作巨型绘画,优雅别致、独具个性,写实又稚拙,同时也充满了想象力,具有强烈的辨识度。一直在创新的他,虽然题材总是似曾相识,但却创作出了风景艺术新样式,重要的是他试图引导观众用新的方式看世界,把自己对生活的热爱也传递出去。

9频道影像《四季-冬》,2010

霍克尼个性好奇,对什么都爱尝试。他还爱对人吹嘘自己很有常识。“我在洛杉矶的时候,总是在床边备一双拖鞋。因为我听说,地震的时候,你弄伤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一脚踩到地板上的碎玻璃。我的车库门上有个手动开关。上一次遭遇大地震的时候,整个贝弗利山停了一天的电,没人能把车开出车库,除了我。”此外,他的车里也总备着应急补给:一瓶水和一包烟。

独特视角审视新世界面貌

荒井良二说:我画画的时候,一直在努力扔掉“心里的那个大人”。天马行空,无拘无束,不要被常识和不断积累的经验束缚,把“内心的那个孩子”拽出来。虽然他的都是一些异想天开的故事,有时甚至没有情节,只是一段旋律,但却紧紧地抓住了孩子们的心。

霍克尼此次展览仍引起文艺青年广泛关注,就这一点而言,798艺术区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年轻文化消费者,他们构成了最有行动力的,出于兴趣、新奇感和明星效应的围观群体。而近几年,霍克尼
在他73岁高龄的时候拥有了第一台iPad,竟以艺术挑战科技的前沿,运用iPad进行创作,颠覆对于笔触和线条的习惯性表达。

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张雄艺术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zhangx@zxart.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张雄艺术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大卫·霍克尼被称为“最著名的英国在世画家”,撇开这些不说,大卫·霍克尼更像是一个老顽童,他钻研透视、乐于接受新鲜事物。年轻的时候,霍克尼用宝丽来相机拍照做拼贴,现今他用ipad绘画。都说人老了保守,都说英国人保守,可是这个英国老爷子,绝对是例外!
他不担心随着年龄增长而带来的灵感流逝与能力衰退,是个勇于探险的“冒险家”。

大卫·霍克尼在展览现场,被“粉丝”热烈追捧。

霍克尼摄影拼贴作品

在黄永玉的画作与文字中,也洋溢着童稚、喜悦、奔放、快乐的精神。对动物的幽默,是其作品中最迷人的部分。一幅浓墨淡雅的水墨画,配一句字字珠玑的短句。比如他说鹦鹉,“鸟是好鸟,就是话多”,此调侃也;比如他说狗,“狗和人,你讲句公道话,谁真诚”,此叹世也;比如他说猪,“人自己减肥却怕我瘦”,此讽喻也……如果黄永玉先生开微博或发朋友圈,哈哈党们可以转发到手软。

张雄艺术网讯佩斯北京将荣幸地带来大卫·霍克尼的个展《春至》。“一票难求、人挤人”的场面让霍克尼红透了京城艺术圈。50余件作品细腻地描绘了位于英国东约克郡的沃德盖特地区的风景。

标签: 大卫霍克尼 英国艺术教父 东西方艺术 绘画 张雄艺术网讯
被称为“最出名的英国在世画家”大卫·霍克尼个展《春至》将于4月18日在佩斯北京亮相,展期至6月6日。已年近八十岁的他,时隔34年重访中国,将他眼中的东西方艺术一一呈现。

在别人眼里,他是备受尊重的艺术大师,在朋友眼里,他是不知不扣的段子手。他,童稚、奔放,他就是黄永玉。50岁考驾照,60岁随手画了一张猴票暴涨30万倍,80岁上时尚杂志封面,90岁开个展,91岁撩到林青霞,93岁飙法拉利,黄永玉活成了现实版的老顽童。

一名艺术爱好者在大卫·霍克尼作品前拍照。

如今,80岁高龄的霍克尼仍然在性格与创作中带着青春的躁动。iPhone和各种绘图软件都是他的新宠,每当他完成一幅画,就会直接用电子邮件发给朋友们共享。想想看,一位80岁戴着眼镜的老人,每天游戏般地与朋友分享他的快乐,据说天气好的时候,每个朋友在早餐前就能收到6幅他的原创画作,那是一份怎样的“盛宴”!

霍克尼保持了一个艺术家非常自然真实的状态,而且他绘画的内容也给人很轻松的感觉。由于中国绘画的观看方式与西方绘画观看方式完全不同,早在30多年前,霍克尼就受到中国绘画的启发,认识到西方绘画“焦点透视”的缺陷。欣赏中国绘画长卷时候那种“移步换景”的观看方式,能极大地解放观看者的眼睛,获得咫尺千里的视觉体验。这种“再现”方式亦被霍克尼运用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中。

黄永玉在画坛素有“鬼才”之号,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段子手。比如给酒鬼酒题词,“不可不醉,不可太醉”!如搞写一段子:“有人丢了只鹦鹉,很焦急,怕鹦鹉把他曾花时间教它的说出来,左思右想后,决定登报发表声明:本人的政治观点与丢失的鹦鹉完全不同”。

版权声明:凡本网站标明“来源:张雄艺术网专稿”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使用和改编,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zhangx@zxart.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张雄艺术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