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乐器协会网讯:据青海日报报道,,青海师大附中、湟川一分校、西宁七中、西宁十二中、虎台中学、大通六中等10所学校获赠价值120万元的1000把小号,这标志着青海“温暖之旅”爱心音乐推广工程管乐器捐赠项目正式启动。青海将通过这一项目,缓解学校音乐教育器材不足局面,提升学校音乐教育教学水平。

“温暖之旅”爱心音乐推广工程管乐器捐赠项目启动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7.12
7月11日,青海师大附中、湟川一分校、西宁七中、西宁十二中、虎台中学、大通六中等10所学校获赠价值120万元的1000把小号,这标志着我省“温暖之旅”爱心音乐推广工程管乐器捐赠项目正式启动。我省将通过这一项目,缓解学校音乐教育器材不足局面,提升学校音乐教育教学水平。

“温暖之旅”爱心音乐推广工程管乐器捐赠项目由中国民建青海省委员会和青海省教育厅共同举办,主要针对青海中小学音乐教育中存在的师资力量薄弱、音乐设备不足、乐器演奏实际操作少等问题实施。项目将面向全省各中小学,每年举行一次捐赠和系列培训活动。

民建青海省委文化艺术支部负责人说,作为在全省中小学实施的一项长期工程,这一项目将免费向全省中小学赠送乐器,减免学生学费,向各校派送既懂乐理又懂各类乐器实际演奏的音乐老师。举办方还力图总结出一套学生喜欢并能在短期内掌握基本乐器演奏的“兴趣体验式”教学方法运用于教学,推动青海省中小学音乐教育的普及推广。

受赠方青海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说,目前该校对学生艺术、体育素质的培养因受器材因素制约还处于初级阶段,乐器演奏第二课堂的开展还难以正常进行。这项活动的实施,必将有力提高学生学习音乐知识的兴趣,丰富学校第二课堂的内容,推进学校素质教育。”

“学校美育教育是教育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也是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这一项目向省内中小学捐赠管乐器,组织专家开展管乐队教学及中小学管乐师资培养,将提升学校音乐教育教学水平,推动学校艺术教育特色化、品牌化和规范化建设,为进一步推进青海省素质教育助力。”省教育厅副厅长赵海平说。

据了解,该项目近期将对这10所学校的学生开展暑期培训活动。到“十一”国庆节,还将举行西宁市千人学生小号合奏汇报表演,为国庆献礼。随后还要在十所学校招生,为每校建一个管乐队。

—-来源青海日报

编者按:面对我国幼儿园到大学近4.2亿的受教育人口,如何开展音乐艺术在内的国民审美教育,这是一个关乎国民艺术素质教育、大国文化复兴梦想的时代文化课题。器乐教育在国民审美教育中担当着何样的角色?发挥着怎样的社会作用?如何突破校内和社会音乐教育的体制和思维瓶颈?
5月8日,全国音乐教育跨界合作高峰论坛在江苏•黄桥——“中国提琴产业之都”的隆重召开,无疑成为2018北京国民音乐教育大会倒计时前的一次集中实战演练。图片 1拓宽延伸乐器产业链,跨界整合乐器制造与音乐教育资源,推进“乐器是家庭标配,音乐是生活刚需”战略目标。本次论坛汇聚重量级嘉宾,江苏省文化厅巡视员、江苏省文化产业协会理事长马宁,中央音乐学院教授、着名教育学家周海宏,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城镇集体经济部副主任康培莲,中国乐器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曾泽民、副理事长王松美,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郑莉,江苏省泰州市、泰兴市、黄桥镇党政领导班子成员,以及来自江苏、安徽周边省市的艺术院校、音乐家协会的领导、专家和院校教师等近100人莅临论坛现场。论坛嘉宾在文化观念的交流碰撞中,勾勒出我国普及音乐教育现状与未来图景。国民音乐教育市场缺口巨大中国经济总量世界排名第二,但国民素质教育市场缺口巨大。在《富强美善进程中的音乐事业》主旨发言中,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周海宏首先抛出鲜明的文化观点。目前,我国社会人口总量超过欧美发达国家人口总量,仅江苏省人口就与德国人口总量相当,广东省GDP总量已超过俄罗斯。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总量与综合实力排名第二的国家,但中国的文化艺术事业,特别是音乐事业非常落后。中国的文化和教育需求到底有多大?举例说明,我国有27万所中小学,1.5亿儿童人口,需要580万音乐教师,才能支撑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每个孩子一生学习一件乐器的战略构想,才能达到与欧美国家比肩的音乐文化教育水平。我国13.8亿人口每年看一场音乐会,全国每天需要举办4300场音乐会,共需30多万的演奏员参与,才能支撑每个国民一年听一场音乐会的文化构想。不难看出,我国文化艺术事业发展任务极为艰巨,我国国民音乐素质教育市场的缺口是如此巨大。“德国汉诺威51万人口的城市,剧场拥有量达到40多座,俄罗斯喀山有人口100万,该座城市有7座大剧院和13所音乐学校。“周海宏说,我国的音乐文化现实境况是,国内音乐厅门可罗雀,市民没有欣赏音乐会的习惯,文艺院团经营难,依靠国家经济输血,国民音乐教育管理者不重视中小学音乐教育,校内外音乐师资严重不足,大部分音乐学院毕业生就业难。一方面是国内社会音乐教育市场需求缺口巨大,一方面社会音乐艺术教育人才遭遇就业尴尬。“我国作为人口大国,基础教育没有辉煌的发展历史,我国的音乐教育定位处于紧缺薄弱状态。”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郑莉表示,国家提出美育教育全覆盖之时,师资紧缺确实成为艺术教育普及推广的现实瓶颈。来自江苏黄桥镇的经验启示,社会音乐教育发展可以通过乐器企业的经济和器材助力,与校内、校外艺术教育资源跨界重组,统筹规划师资培训,给予儿童素质教育滋养,助推我国普及音乐教育健康发展。从“琴韵小镇”看江苏文化教育心经在论坛前期,泰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桥镇党委书记
耿元进作为东道主,对行业领导及各界同仁莅临黄桥工作指导表示欢迎,并向与会嘉宾介绍“琴韵小镇”的蓝图规划与阶段性成果。江苏省教育厅副巡视员尹伟民认为,文化振兴、艺术振兴应从社教育入手,乡镇教师培养应受重视,艺术教育更应从娃娃抓起。据悉,江苏省泰州市已形成一校一评一特色的音乐普及推广模式,促进每个学校都有音乐教师,开展兼职老师培训工作。泰州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管文化介绍,通过创建学校音乐特色课程,组织学校艺术方面活动,结合互联网+,家庭、社会、学习音乐融合发展得到积极推动。黄桥镇人民政府副镇长丁春兵表示,当前,黄桥镇当地的学校和企业合作紧密,政府扶持,教师培训,从幼儿园到小学推动小提琴进课堂。10多年来,全镇中、小学校及社会艺术培训机构累计培训各类音乐艺术人群达11000多人次,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音乐教育服务联盟”示范基地。来自江苏阜宁县教育局蔡卫国的经验分享,阜宁艺术教育遵循三个保障:一是保障乐器设备到位,通过企业捐赠、家庭自备和教育装备投入,保障每个学生手中有一件乐器;二是课时要保障,音乐课要开足开全,同时要求器乐进课堂;三是提供音乐才能展示平台,通过文化艺术活动激发儿童学习的兴趣和热情。目前,阜宁县各类音乐艺术表演活动覆盖20万学生人次,包括家长在内的社会各界人士达到26万人次。需求侧发力,供给侧改革
建设国民音乐文化生活面对国内音乐艺术教育需求的巨大缺口,作为音乐教育职能部门,国内艺术院校、乐器行业协会、社会音乐培训结构当采取何样举措?周海宏教授提出,国民音乐教育必须从需求侧发力,供给侧改革,建设与大国相适应的音乐文化生活概念。所谓需求侧发力,即需要向国民大力宣传音乐教育的重要性,让国民树立“乐器是家庭的标配,音乐生活的刚需”的意识,让国民知晓音乐在人的成长中的重要作用。随着我国物质生活水平的提升,国民所有的感官体验都在同步提升,只有国民的听觉体验在下降。国民严重忽略了音乐对人的情绪和心境的重要作用。“我们应该向国民宣传:缺少艺术教育的生活幸福少,缺少艺术教育的人生成功难。国民不仅要拥有获得幸福条件的素质,更要有体验幸福感受的素质。”周海宏强调,当今社会,审美素养成为国民生存的核心竞争力。企业家的审美素养决定着产品的品质,全民审美素质低,成为社会文化发展的瓶颈,要想社会进步发展,不能没有美的力量。其次,供给侧改革。当前,专业艺术教育要打破明星意识,比赛教育,树立生存意识和职业意识,要推动国民音乐生活需求为导向的音乐教育的改革。教育者要让家长明白人口的金字塔层级结构,越往顶层人数越少,要正确引导学生的人生观。教育者不能再沿用以往的教育观念,学IT的就要成为比尔盖茨,学物理就要成为钱学森,学钢琴就要成为郎朗、李云迪。周海宏认为,音乐是幸福指数高、发展前景很大的行业,但音乐行业从业者是失落感最强的行业。多数从业者把音乐当理想和梦想,没有把音乐当做职业和行业,我们在音乐教育导向上有严重的定位错误。要解决师资培养和人才就业瓶颈,要从演奏型和教育型两个人才培育方向入手,教育型人才更要进行专业教育和业余教育的细分。当前,我国音乐教育应以岗位提升为主,以技能型人才培育为辅。艺术人才进入大学后,更应该拓展人才的音乐文化,培养人才面对未来工作知识和能力,拓宽人才的演奏曲目,针对中秋节、情人节、社区老年音乐会,举办特色节日音乐会,以培养人才面向社会需求的生存能力。首都师范大学郑莉教授最后表示,国家已在基础音乐教育标准上推出高中音乐教育的新标准,该标准中的演奏模块便是要求高中学生具有演奏学习的课程内容,国务院也提出助推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政策要求。关注幼儿园、中小学的器乐学习,乃至高中的艺术教育也被国家所重视。统筹国家艺术教育的全盘大局,从学龄前儿童到大学的“幼、小、中、高、大”的系统艺术教育,将真正助推我国音乐艺术教育向着系统化、标准化方向的健康发展。当前,中国从幼儿园到大学在读的学生总量为4.2亿人口,中小学在校生总量为2亿,面对如此庞大的学生群体要进行器乐学习,国家教育部已与16省签约,助力各省艺术审美教育的良性发展。结束语:沉淀本届跨界合作高峰论坛专家与院校机构代表的多元化主题内容,无论是河北秦川音乐集团分享的社会音乐教育教材、教学大纲的标准化,年度教学成果的量化评估,还是来自江苏、安徽省市院校结构代表在音乐信息化、社团化的管理经验,与会嘉宾深切感受到一线音乐教育的蓬勃发展和阶段性教育成果,以及互联网科技手段引发的教育模式的变革。着名小提琴家盛中国曾说:“让孩子学琴,主要目的不是造就小提琴家,而是造就人,音乐会使人成为一个感情丰富的人,一个有格调和品位的人,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我们相信,无论是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柯达伊音乐教学法,还是美国综合音乐教学法、达尔克罗兹体态律动教学法,音乐教育的最终结果是向人的本体传递美誉感和幸福感。乐器是学习音乐的工具,而非音乐学习的终点;教育是过程,而不是结果,音乐艺术教育应该从技术教育回归音乐教育的本位。中国乐器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曾泽民最终在《国民音乐教育大会的意义与实践探索》专题发言中表示,透过本次跨界合作高峰论坛,遴选优秀主题,对深化助推北京国民音乐教育大会具有积极的促进意义。需求侧发力,供给侧改革,跨界整合艺术教育、乐器制造、社会音乐培训社会资源,开辟国民音乐教育发展的创新坐标系,更是历史和时代赋予国民音乐教育大会的重要文化使命和社会责任。

“温暖之旅”爱心音乐推广工程管乐器捐赠项目由中国民建青海省委员会和青海省教育厅共同举办,主要针对青海中小学音乐教育中存在的师资力量薄弱、音乐设备不足、乐器演奏实践少等问题实施。项目将面向全省各中小学,每年举行一次捐赠和系列培训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