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文化周刊:这9个年轻教师分别来自不同性质的高校,其专业上的定位应该是不一样的,不担心这样的差别可能影响到展出效果吗?

2016年4月1日下午,“靳尚谊:中国油画的基本现状及未来”讲座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这一天对于中央美术学院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98周年校庆,而靳尚谊先生是央美的老院长,由他来为年轻的央美学子进行传道解惑显得特别有意义。

现阶段应重点发展现代主义

讲座由靳先生的学生、造型学院副教授袁元主持。袁元表示,靳先生是我国美术界集创作、教学和学术带头人于一身的艺术大家,经历过新中国的解放、文革以及改革开放后的飞速发展时代,靳先生面对复杂的社会文化环境,却总能在艺术上不为现象所惑,不为潮流所动,并敏锐地找到自己的方向,冷静前行。“靳先生有着极清晰的艺术直觉和严谨的理性思维,他总能把握艺术的要领,用艺术的逻辑持续精准发力,在当下多元而复杂的艺术环境中,我们的学生特别是学习造型艺术的人,都很需要像靳先生这样的大家来教诲,从而理清思路、找准自己努力的方向。”

油画乱的表现在哪里呢?比如画照片问题。现在电脑与图像非常发达,照片也从早期的黑白到现在色彩十分丰富、敏锐。虽然照片的原理与油画是一样的,但是它再好也没有肉眼看到的丰富。大家画的造型很准确细致,风格差别不大,但全是照片的味儿。再比如搞装置艺术,所有专业都可以搞装置,对绘画形成冲击,因为画画费了半天劲,还不见得画满意,而弄个装置好像就是创新了……有很多令人尴尬的事情,学生也没有方向,无所适从。

最后关于基础部学生选择专业方向的困惑,靳先生给出的是一个非常简洁有力的答案——按兴趣选择专业。靳先生认为一个人的提高不能靠金钱利诱,也不能由舆论或他人观点所左右,关键就是兴趣,兴趣体现了我们的个人价值所在。在个人的艺术发展道路上,标准可以定最好的,尽自己的努力在现有的基础上提高一点就够了,也不要期望自己能做到最好,因为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局限性,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局限性。

靳尚谊: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中国油画面临的困境要从“二战”后的1960年至1990年代观念艺术出现说起。因为没有具体标准,只要有观念性,什么都可以做。于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影像艺术等都出现了,中国人也以最快的速度接受了。对于中国油画来说,传统的东西包括写实也好、具象也好,发展得不太好,按照常规路径是下一步进入现代主义,但中国是跳过这个阶段直接进入了后现代。这与观念艺术的影响不无关系。

图片 1

靳尚谊:关于油画怎么往前走,我认为,现阶段应该重点地发展现代主义的东西。因为现代主义的油画与设计关系密切,而设计与当代中国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从九十年代末开始,观念艺术出现,装置、行为艺术盛行,摄影和计算机普及,这些都威胁到了油画的发展,但是要明确的是,这只是威胁而不是替代。

当然不只油画界,国画界也有争论,比如一派是中西融合,一派是拉开距离,两派很激烈。前段时间我们基金会就召开了一个研讨会,主题是“中国画的本体语言及前景”,你把画种的特点研究好,让大家明白标准了,就放手让它发展好了。其实最终具有该画种语言特点的创新,是水平问题,不是新旧之论。现在用不着太多争论,应该是安安静静做学问的时候了。激进是做不了学问的。

靳先生在改革开放后前往欧洲考察、美国探亲,他在欧美的美术馆博物馆大量观看原作,发现自己的体积没有到位。在美国一个画廊,他为后来的代表作《塔吉克新娘》做了一个试验:画一个头像,把面一层一层推过来,用古典画法使边线很清楚,但是一点一点地转过去,这样一来,画面发生了很大变化,厚度就出来了。回国后又画了两张人体习作,最后创作了《塔吉克新娘》,在国内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被评论家称为新古典主义,其实就是解决了体积问题。从80年代开始,靳先生对于油画的追求一直在变化,从古典到油画和水墨的结合再到近期的平面和线,但基础一直没有放松,“我一生都在研究油画的基本问题。”

第二点期望是要重视道德修养、文化修养,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全面的人。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这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从事文化艺术不能急躁,要甘于寂寞,多看自己的缺点,这是起码的道德修养。加强文化修养,就是多看、多思考、多研究各种优秀的艺术作品。眼界高了,鉴别能力强了,能看到自己的缺点了,再加上努力,假以时日自然就能画好。以我的经验来说,这些年我去国外看油画,从传统到现代的都看,尤其看那些原来没见过的,看了之后明白了自己的差距在哪里。当年我还阅读了西方19世纪的小说、戏剧,用唱盘听当时的交响乐、歌剧选曲等等,这里面有很多共同的东西。可以说,那个年代出版的东西虽不多,但全是经典,为我打下了好的基础。当然,提高道德修养、文化修养是贯穿一生的功课。决不能为了某个功利性目的,有了点名气就抛之脑后。一定要明白,新旧并不直接等同于好坏,创新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文化必须继承,科技必须创新——靳尚谊

所以说,对于青年艺术家我有两点期望:一是重视专业基础的研究和学习。现在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提倡创新、反对基础”特别需要警惕。从艺术角度讲,基础决定水平,而艺术上的创造是个性、风格的反映,这是不能教、因人而异的。因此,艺术的标准与科学技术的标准是不同的,近些年对于个人创造的价值越来越重视,科技创新也因此多起来了,但文化方面还没跟上,关键在于艺术的标准不清晰。上世纪50年代时出版界、艺术界等对于好东西的标准都是清楚的,那时能出版的画作几乎都成为后来的经典。但后来庸俗的东西一多,人们逐渐辨别不出好坏了。比如在美术教育领域,“文革”前我的所有老师对于画面的格调和品位是极其重视的。现在很多课堂上似乎都不讲这些了,就讲个性。但是个性与风格是平等的。这人是这种个性,那人是那种个性,你能说谁的个性不好吗?风格也一样,你能说古典的不好、现代主义的就好吗?加强基础学习,这里的专业基础指的是全面的,一张素描画得好不好,原因很多,不仅有画得准不准的造型问题,还包括构图以及整体性、生动性等问题,这里是有技术标准的。

从九十年代末开始,观念艺术出现,装置、行为艺术盛行,摄影和计算机普及,这些都威胁到了油画的发展,但是要明确的是,这只是威胁而不是替代。根据靳先生的观察,欧美博物馆的陈列已经在开始改变,装置艺术品变少或者成为历史陈列,而且照片并不能替代绘画,因为两者的效果不同,他也批判了现在某些画家画照片的创作方法。靳先生认为,只要有社会需要,油画就不会消亡。中国的艺术市场虽然现在不稳定,但是他对前景看好。在商业社会,油画就是商品,但是不能为了钱去画画,单纯为了钱肯定画不好。

对青年艺术家的两点期望

靳尚谊;中国油画;讲座;油画;先生

因此,除了每个人资助8万元人民币外,我们还提出了严格的要求。比如考察前,每人制定详细计划,考察过程要有针对性,3个月后回国不仅要撰写论文,还要落实到自己的创作上予以检验。一方面,这9人都是经过各校推荐和艺委会考察选拔的,另一方面,在创作期间,我们艺委会的专家还专程去他们的工作室交流指导,以此保证计划执行到位和作品最终的质量。事实表明,他们都比较用功,尤其是深入的实地考察为我们国内的研究尤其是油画研究提供了很好的一手材料。接下来,就是要办一个展览,请大家看看实际的效果。

靳先生把中国油画的发展过程分为四个阶段,一是20世纪上半叶,为引进阶段;二是建国到文革结束的向苏联学习的阶段;三是改革开放到90年代末;四是90年代末至今。在后面两个时期,中国油画的发展状况比较复杂。文革后,一代人信仰破灭,思维方式难以转变,把政治上的路线斗争转移到学术斗争上来,出现批判写实主义的思潮。但靳先生在这种复杂多变的环境下始终坚持自己的理念:素描和色彩的基本原则是永远不变的,变的是风格。他表示,自己在六十年代基本解决了素描问题,直到文革后才解决了色彩问题。

靳尚谊

靳先生首先提到中国画和油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画种,由于西方在工业化上的主导地位,油画成为西方乃至全世界最重要的通行画种,但是他认为中国画更加重要。靳先生的学习过程是和中国画相比较来研究油画的,因为他认为风格和流派是不重要的,但是画种的特点十分重要,我们要明白画种的基础是什么、基本语言的魅力在哪儿。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美术界特别强调风格和个性,强调创新,但他认为油画大的创新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油画发展到现在基本形式和风格都已经具备。现在学油画要创新就是把自己的特点在画面上表现出来,个性和风格是自然流露出来的,不是老师教的,老师能教的是基本功和规律性的东西。油画和中国画相比,是一个写实的画种。因此,靳先生说,“写实的画种要是不会写实,就没有水平。风格不重要,风格是差别,而基础决定的是水平。艺术没有先进落后之分,每个时期的高峰我们都得承认,因为它是文化,文化必须继承,科技必须创新。文革对中国的创伤很大,我们是在一片文化废墟上成长的,前些年经济发展很快,人们急于赚钱,急于成名,很浮躁,老想走捷径,而现在中国经济处于一个新的调整时期,艺术家都得重新定位。”

(责任编辑:霍玲新_CZ41)

油画前景良好,文化必须继承

我不久前参加了央美举办的中国设计40年研讨会,设计这40年来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因为标准清楚。现代设计的标准有两个,好看、好用。原来的设计追求好用,好看尚未提上日程,因为那时较贫穷,而现在既要好用还要好看,这是一种自然形成的格式。但我想说的是,油画实际上是设计的龙头,设计的美的标准,造型的美和色彩的美,都是从油画中得来的。西方的设计专业就是按“建筑+油画”来安排教学的。但是在中国,现代主义发展得并不好,包括野兽派、立体主义、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主义等在内,强调的就是风格突出。但现代主义要发展好,首先基础就得好。比如素描就是油画的写实基础,必须重视。与中国画是写意的不一样,油画是写实的画种,两者的艺术语言不一样,其所形成的抽象美也不一样。前者从线和笔墨中来,后者由素描真实的体积和空间形成美感,其色彩是光源色,由光照的颜色形成色调,是一种和谐的美。这两种美,即造型的美和色彩的美辐射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就包括建筑,在建筑上也需要油画的标准,这是油画的基础标准,是从写实中提炼出来的。基础搞不好,什么流派也不成。

靳先生提出中国的油画发展路线不是按照西方的发展顺序在走,写实的还没有画好,就跳过了现代主义,直接到了观念艺术,因为观念艺术比较好搞。文革使得中国跳过了我们最需要的现代主义,直接进入了后现代主义,我们学艺术的人必须把现代主义这门课补上。靳先生认为观念艺术创新的唯一标准就是新的观念,而现代主义研究是的形式美,元素从写实中来,这对于设计极其重要,对于艺术家的发展也极其重要。我们要讲究艺术形式的统一性,社会的发展速度越快,就越需要有规则,良好的基本功才能让你的艺术风格统一,现在所提倡的“工匠精神“,就是手艺,就是基本功。科技需要创新,文化必须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