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莺是近年来活跃于当代艺术界的多媒体艺术家,作品涉足新媒体、影像、装置、摄影、绘画、雕塑等多种当代艺术媒介,她用新的语言和编码揭示了当代社会人与整体环境的全新关系,主观编织出一种“虚拟的现实镜像”。通过对互联网时代沟通模式的反思,和对数字技术的运用,她试图将虚拟形态转换为一种可以触摸和感知的实体,延伸到现实空间之中,实现一种虚拟和现实深度融合的混合空间,在自我与环境、真实与虚构、时间与空间的多重关系中发现新的可能性,营造出介乎现实与梦境之间的沉浸式体验。

图片 1

林科作品《星际旅行》。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图片 2

图片 3

如果你看过林科的作品,一定会被那种奇妙的诗性和内敛的浪漫感打动。他擅长从计算机软件和互联网中提取创作素材,以非常规方式将互联网和应用软件从常规功能和目的中解放出来。80后的他出生于浙江,200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比起按部就班的命题创作,林科更偏爱美丽的意外。他在谈自己的创作时说:“我总是在等某个有意思的错误出现,因为完全按照自己的想象做出来的东西过于完整跟无趣”。这种自发的愚钝感反而赋予他的作品一种谦逊的智慧。他曾获得OCAT皮埃尔€€于贝尔奖和AAC艺术中国年度青年艺术家大奖。最近,他与其他22位青年艺术家重返母校中国美术学院,参加新媒体艺术中心的邀请展《在场:以新媒体艺术的名义》。而七月份,我们将会在克利夫兰当代艺术三年展上看到他新的作品。

艺术家黄莺

图片 4

《“《反馈》”》,5通道高清录像,2018。图片版权归天线空间所有。

沉浸式新媒体艺术带你走进内心深处

最近,艺术家黄莺& 在峰 和他们的新媒体团队 Y&H
源作携手央视打造了一场全息投影和舞蹈表演的浸入式新媒体作品,在这个大型跨界合作项目的一系列作品中,进一步探索不断具体化的虚拟性。期间,艺网大拿也对艺术家黄莺进行了一次专访,以此为契机,了解艺术家电影、绘画、新媒介等方面的创作,以及关于虚拟性转换的探讨。开始专访内容前,不妨先进入她的“十三场梦境”

与林科一样同样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李明也是“双飞工作室”成员。细腻敏感、观察敏锐的他喜欢从身边的人事、图像和声音出发进行影像及装置创作。2017年,李明的作品《心渲染间》荣获
“HUGO
BOSS亚洲新锐艺术家大奖”€€€€他探访了有80年历史的五星级酒店上海大厦,用30多块荧屏呈现自己的系列创作,并利用外滩美术馆的回形空间打造出如影像旋涡般的观看体验。评委会主席、上海外滩美术馆馆长2017年这样评价他的创作:“他的作品巧妙地将行为、录像和声音融为一体,构成了最具深意、超前的当代视觉创造之一。他的艺术创作丰富了媒介的领域,并产生了一种独特的敏感性。”。最近李明办了自己的第二次个展《1703》,他将“1703”这个数字赋予不同的时间、空间上的意义,“任何一组随机数字脱离了上下文之后都充满含义……如果关于1703的时间记录不能被某一套意义的框架归类时,1703的工作就是将这些不同时间素材以某种结构重新书写。”。《1703》正在在上海天线空间展出。

黄莺安安静静画了十年油画,她原本可以原地打转,一成不变,参展、收藏、上拍……一切走的稳稳妥妥。可内心那个叫“追问”的基因,一直躁动不安,疯狂呐喊,于是乎她放弃惶恐,勇往直前。一场场关于新媒体、关于装置、关于影像、关于摄影、关于雕塑的多媒介艺术之旅随即开启。

以下内容

《可承受的》,2007-2010。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十三场梦境》是黄莺近期完成的一件沉浸式新媒体艺术作品,绚烂的光影将展厅全部包围,透明的全息膜使得900平米的展厅变得尤为通透,一内一外的影像交织叠宕,如梦亦如幻,走进这场“梦境”,你也许略有恍惚,它像极了你变换多端的内心,此处有你喜爱的神迷心醉,也有你纠结的跌宕起伏,艺术与计算机就此天衣无缝的生长合作。

艺网=YW 黄莺=H

曾连续获得三影堂年度摄影师奖品奖的陈哲,带着女生心底独有的私密情感去呈现和记录事物。为她在国际上赢得关注与荣誉的重要作品《蜜蜂&可承受的》,是她从2007年起持续进行的“私摄影”创作,探寻了自伤者的内心世界,作品名称来自一部电影里的台词:“世界上唯一不可承受的事情,就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可承受的”。她的另一个长期项目《向晚六章》则将摄影、视频、装置、实物和文字以哲学化和诗化的形式交织起来,解读神秘莫测的黄昏对于人精神世界的影响。毕业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她,现常居北京。陈哲的摄影创作往往以个体际遇及其精神世界为出发点,也喜欢围绕特定主题的文献档案研究展开。最近她的个展《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度过》正在OCAT西安馆进行。

图片 5《十三场梦境》沉浸式新媒体艺术体验空间图片 6《十三场梦境》沉浸式新媒体艺术体验空间

YW:前段时间您去南美洲参加巴西库里蒂巴国际双年展,对于南美洲,以及那里的文化与艺术,你有何感受呢?

王新一的数字艺术作品。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情感是未来与艺术的终极链接

H:参加这次巴西库里蒂巴国际双年展是一次特别的经历。双年展在奥斯卡·尼迈耶美术馆举办,这座美术馆由巴西殿堂级建筑大师尼迈耶设计的,造型非常大胆独特,像一只眼睛。

数字艺术家王新一是生活在二次元世界里的创作者€€€€日本动漫和游戏文化是她的创作启蒙,二者定义了她的审美和思维方式。她以近乎痴迷的方式追随、构建着虚拟世界。王新一大学学习的是中国传统绘画,毕业后自学了一些设计软件、3D渲染以及丝网版画。她的作品以3D肖像为主,以录像+装置形式呈现,她也为音乐作品进行视觉设计,同时也设计衍生服饰。2017年,王新一获得由中国、德国和韩国三家艺术机构联合发起的“三个屋子”项目提名,该项目通过展览、驻留等项目及活动来支持年轻一代新晋媒体艺术家。最近她的新作《粼麟苑》参加了华为与UCCA当代艺术中心联合推出的展览《眼界大开€€溯像》。

作为观者,当我们沉醉在新媒体艺术强大的视觉冲击力、极佳的互动体验、强烈的临场感时,殊不知,这背后也曾乌云繁密。由于新媒体艺术不像绘画、雕塑那么具体,很多人认为它没有情感,只是科技的产物,起初,在艺术圈它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招人待见。可黄莺不这么认为,她内心笃定,数字技术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表达方式,新媒体艺术总有一天会天广地阔。作为艺术家,她能做的便是不断围绕情感展开系列创作,在她心里,无论事物如何变化,无论用何种艺术形式沟通交流,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一切艺术创作的根基与源头。人心有温度,作品才会有热度。纵使孤独前行的路上惆怅、忧虑,但跨越过去定是风和日丽。艺术家需要独特不凡,活好自己,活出自己,自然会有志同道合的人寻你的作品,追你的足迹。

图片 7

《马国权》片段。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图片 8《幻想速度》今日美术馆·未来馆

▲ 奥斯卡·尼迈耶美术馆 | 图片致谢黄莺工作室

马海蛟是位“用图像作诗”的艺术家,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实验影像工作室,现居北京。他的毕业作品《马国权》参加了2016年举办的上海双年展,并被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收藏。日常性以及情感的真实性是他关注的主题。今年他的摄影作品《马国权:1989-2016》入围第10届三影堂摄影奖。围绕马国权这个真实人物€€€€艺术家本人老家的亲戚€€€€展开的创作体现了艺术家高度敏感的观察力,和超越年龄的成熟与感性。最近他在国内的首次个展《快乐区域》正在北京Tabula
Rasa画廊进行,展出他过去五年间的部分创作及持续数年拍摄的影像作品《风景计划》。

沉迷于虚拟与现实之间的灰色地带

我的参展作品是三联屏影像,期望在共时层面营造某种时空的差异性,要在“眼睛之屋”里一个单独的空间中呈现,虽然展览之前对于投影方式给布展方都做了详细的说明,巴西这个遥远的国度还是吸引喜爱旅行的我亲自去布展。旅行的魅力在于走出去,在一段时间内置换了你所处的空间,看到不一样的风景。我总是想走得远一点,没想到这次的巴西之旅真是够远,经历了三十多小时的旅程。

《不杀之恩》在UCCA当代艺术中心展出。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这些年,令黄莺不断思考、不断深究的一件事儿就是探寻在真实空间将虚拟世界不断具体化,她试图在作品中将虚拟形态转换为一种可以触摸和感知的实体,延伸到现实环境之中,营造一种虚拟与真实的空间错位。从《仙镜》到《你是如此温柔》,从《无象》到《十三场梦境》,黄莺一次次用作品将虚拟具象而生。而虚拟与现实之间的那个灰色地带,正是黄莺自救、自省、自律的黄金夹层,这里没有谎言,也没有堕落,这个地带如炼狱般,它不像人间的人那么傻乎乎,也没有地狱的人那么苦哈哈,它清醒的处在这两者之间,希望在精神世界和真实世界的碰撞中找到某种本质的东西。

图片 9

陈陈陈是活跃于艺术、音乐和舞台表演等领域的亚文化青年。2017年,他的装置+影像作品《不杀之恩》参加了北京UCCA当代艺术中心展览《例外状态》,这件构思奇巧、辛辣直白的作品探讨了“虚拟死亡”这个主题,让观者反思,所谓的社会文明契约究竟在何种程度上是有效的。2012年他制作的互动电脑游戏《可能宝宝》供玩家制造出了200多个与艺术家本人的虚拟后代,这些图像发展为此次个展中的电脑游戏《Find
chenchenchen and Kill
Him》,探讨了中国特有的家族父权、自恋及暴力主题。而去年,陈陈陈推出了由此发展出的首个个展。曾学过艺术和哲学的他,在“贫困科幻”和“成功学”概念总领之下创作作品,以录像、剧场、绘画、装置、行为和音乐等多种形式呈现。最近陈陈陈打造的浸入式装置艺术《龙宫》在上海时装周亮相。他参加的展览《闲散者的广场》将于4月22日在北京蜂巢艺术中心开幕。

图片 10旅行途中的黄莺

▲ 2017 库里蒂巴双年展 无象 现场 | 图片致谢黄莺工作室

《时间篝火》展览现场。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旅行是创作的重要源泉

2010年我曾经站在欧洲大陆最西端,葡萄牙的罗卡角看着茫茫的大西洋,想象当年恩里克王子探寻未知世界的野心与梦想,而今在南半球大陆这片土地上却有两亿人说着葡萄牙语。

在新生代艺术家中,张文心很低调。最初从事摄影的她,两年前开始正式创作影响艺术€€€€运用录像、电脑动画、摄影、装置等多种创作媒介,与写作及音乐结合,建构以过程为导向的知觉体验,时间与超验是她关注的主题。她的创作往往源起于自己的个人经历,将其延展为隐喻性、边缘化的故事,探索真实与虚幻的关系,以揭示更为宏大的主题。去年张文心在武汉剩余空间举办了个展《时间篝火》,呈现摄影以外她结合影像、动画、喷绘、装置、音乐等多种媒介进行的数字艺术探索。4月20日她参与的沉浸式新媒体艺术体验展《曝光》在广州K11购物艺术中心开幕,这是由新媒体艺术平台OUTPUT邀请来自国际新媒体艺术领域的新锐艺术家们共同呈现的一场多重体验交叠的数字艺术展览。以视觉和听觉为主导,通过创造一种更加体验性的方式来理解“光”,光线、图像、投影,在空间和观众身体上的分布不断发生动态变化,构筑起一场未来主义的体验。

置换一个空间,看一段别样的风景,旅行,是黄莺短期置空自己的一个极为有效的方法,她曾经站在欧洲大陆最西端,葡萄牙的罗卡角看着茫茫的大西洋,想象当年恩里克王子探寻未知世界的野心与梦想;也曾到伦敦近距离接触英伦艺术大咖达米安·赫斯特、安东尼·葛姆雷、翠西·艾敏,感受真实与想象的距离;走走逛逛,拍拍看看,南非克鲁格野生动物保护区、东京的根津美术馆、壮美的伊瓜苏瀑布、圣保罗现代美术馆……她都一一驻足,时时记录。记录风景更记录自己内心的情感变化,于黄莺而言,人生像是旅程,而她的作品恰是旅程中最美的时间印记。

图片 11

《物体 No.3》, 2014, 尼龙绳,机械装置。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图片 12《无象》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图片 13《数字之心》未来的异想·今日未来馆@武汉站

▲ 2017 库里蒂巴双年展 无象 现场 | 图片致谢黄莺工作室

学院出身的娜布其出生于乌兰察布,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现生活于北京。她的雕塑作品与空间的关系及处理空间的关系让人着迷,它们或是一个具象的物,或是空间缩影般抽象的存在,将现实空间与想象空间并置比较,带给观者奇妙的近乎文学阅读的体验。娜布其的雕塑创作受到了Br€€ncu€€i、Giacometti等现代主义大师的影响,她的作品一方面与空间形成复杂的或共生或斗争的关系,一方面蕴藏了她的个体记忆和情绪,富有难能可贵的饱满情感。2017年,娜布其参加DawanArt巴黎驻留项目,并进行主题为“停留与占领”的展示。这个项目延续了她对主体与空间关系的探讨,引申为对城市风景的探索。今年我们将能在第12届上海双年展上看到她带来的作品。

绘画、影像、装置、新媒体恰如其分的与数字科技、互联网、人工智能相遇,艺术想象中的样子便在黄莺的作品里绽放。她的作品里有你度过的春夏秋冬,更有你体验过的喜怒哀乐。体验感是黄莺想要带给你的礼物,期待你记住她,新媒体艺术家–黄莺。

在库里蒂巴处处可见欧洲文化的影响和渗透,参观巴拉那州博物馆了解了巴西不同的地域、族群、社会样态混合并存背后这段殖民历史,我们决定去伊瓜苏瀑布,也许只有回归最原始的自然之中,才能感受巴西文化艺术最深层的基因和血脉。

Credits:

图片 14

更多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前往 i-D 网站

▲ 黄莺在奥斯卡·尼迈耶美术馆 | 图片致谢黄莺工作室

微博 :i-DChina

在壮美的伊瓜苏瀑布我曾发微信写了这么一句话:未知与陌生的距离。陌生是可以接近和消除的,无论是从空间上还是心理上,未知则是我们共同面临的处境。布展这些天我几乎走遍了“眼睛”的每一个空间,尼迈耶的建筑是我了解巴西艺术的开始,在圣保罗伊比普埃拉公园现代美术馆看巴西当代艺术展,再遇尼迈耶的作品,我从中感受到一种强烈的逃离感,他用混凝土使建筑失重,当我们“逃离”北京来到遥远的巴西,却发现尼迈耶早就准备“逃离”地球。

微信: iD中文官网

YW:曾经在电影学院读书的经历,给你现在创作带来怎样的启发或影响呢?

H:我从小就喜欢看电影,喜欢呆在电影院做梦,逃离现实,在那个个性受到压抑的年代,电影给予了我自由幻想的空间,也使我习惯于在真实与虚构之间自由游弋。我最早是学画画的,在电影学院学的是图片摄影,经历了严谨的摄影技术训练,受到现实主义摄影大师布勒松、马克吕布、寇德卡等人的影响,养成了生活中和眼睛观察同步、随时随手拍摄的习惯。

图片 15

▲ 仙镜No.7 2011 摄影 700x330cm | 图片致谢黄莺工作室

之后剧组的工作经历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性格跟电影圈是有一定距离的。因为做电影需要群体协作,跟很多人打交道,而我不想被别人当成棋子或螺丝钉,就想一个人独立工作,完全自主地把想法表达出来。画画刚好是这样一种状态,所以就回来安安静静地画了十年左右。

图片 16

▲ 无象之象 No.2 2016 油画 180x170cm | 图片致谢黄莺工作室

绘画是对过去那种生活方式的缅怀和向往,也是我们过往美术教育的惯性,是自我修炼和积累的过程。目前创作选择的材料和媒介,都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一旦摆脱了物质上的束缚,思想才会欢快地奔跑,而电影则是我最初进入的一扇门。

图片 17

▲ 你是如此温柔You are so tender 2014 | 图片致谢黄莺工作室

数字技术和影像技术是我最近用得比较多的技术手段,所以作品中自然带有由这些技术演绎而产生的元素,这些元素并非我创造的,原始素材来自于我在日常和旅行时拍摄、录制的摄影及影像,通过数字技术自然生长的结果。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上的,我更愿意以艺术的方式提问,让自己融入到作品的生长过程之中,不再试图完全控制作品,更愿意跟着作品本身的节奏,看着它的发展状态,能够产生出怎样新的可能性。

图片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