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实事求是,长期以来,针对戏剧理论、评论的不景气现状,刘厚生始终心怀忧虑。“戏剧界的评论第一是少,从事评论的人少,剧评的数量也不够,而且从事评论工作,其中还有一些苦衷。戏曲本不景气,再去批评,可能是火上浇油。”刘厚生说,比如有很多地方剧团,特别是一些偏远地区的县剧团,他们生存艰难,对于他们的一些剧作,即便有问题,大家都有些不忍,不能过分苛求,这造成了大家在说真话方面有点困难,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但刘厚生同时强调,从长远来看,还是要敢于说真话,理论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践。好戏多了,批评的声音就自然不会畏首畏尾。

  颁奖活动结束后,以“戏剧理论建设与当代戏剧传承发展”为主题的研讨会也同期举行,与会专家围绕戏剧理论如何促进院团剧目建设及人才培养、当代戏剧评论得与失等论题展开了深入研讨。

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则征引莱辛任汉堡民族剧院艺术顾问时发表《汉堡剧评》的例子,莱辛独立思考的理论锐气和倡导革新的精神,以及他那纵横捭阖的才气和犀利深刻的笔锋,至今仍然感动着戏剧人,影响着戏剧界。对此,季国平表示,戏剧批评需要批评家主体意识的张扬。批评家不是创作者的附庸和门客,理论评论工作者要有甘坐冷板凳、胸怀大舞台的定力。尽管理论评论是幕后英雄,但影响着台前的戏剧创作和激情表演。尽管戏剧批评看似枯燥抽象,却需要立足于广阔的现实语境和深远的历史背景,有着无穷的思辨魅力。尽管理论评论工作是小众的,却要具备丰厚的理论修养、广博的人文知识、坚实的学术水准、敏锐的批评眼光,凭借艺术思维的独到魅力和戏剧批评的有力表达,去深刻地影响戏剧创作。

  对于戏剧界近些年出现的一些不良现象,刘厚生从不避讳,而是切中要害,一针见血,这也让他成为圈里人人敬重的评论家。

  本届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从今年4月开始征稿,共收到来自23个省区市的55家单位报送的文章158篇。其中有对当代戏剧创作现状、热点和难点的关注及积极建议;也有对戏剧创作成就的概括,对存在问题的分析;还有对优秀剧目的具体评述,对戏剧家的个案解析,彰显出理论与创作实践相结合的鲜明风格。

恶俗的根源究竟在哪里?在中国剧协副主席、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看来,深究根源,不外乎在文化领域中过分强调经济规律和商业价值观,以谋取经济利益作为艺术创作的驱动力,用经济指标、市场业绩取代文化艺术原本的价值意义。而具体到戏剧艺术的创作演出,如此这般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主流戏剧在市场利益驱动下高尚精神缺失、价值取向扭曲、责任意识淡漠,娱乐戏剧则以迎合大众的名义刻意低俗,以取悦大众的名义追求无聊,美其名曰“为紧张生活减压”,其实是为谋取票房利益不择手段,全然不顾在文化意义上对观众也对自己应负的责任。于是在娱乐戏剧中掺杂着诸如制作低成本投入、低艺术质量、低道德水准的“三低剧目”也就不足为奇了。因此,在娱乐之风大行其道的文化消费时代,在娱乐产品制作、演出、传播机制中逐渐建立“娱乐道德”意识十分必要。

  91岁的老人,身体弯成了将近90度,曾经1米80的挺拔个子,如今看上去不足1米70。与厚生老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每回见到他,都给记者留下这样的印象。可腰虽弯,厚生老的“骨头”却还是一如从前,每当谈起他所钟情的戏剧问题,话匣子一开,他依然如故,敢说真话,不偏不倚。而这也正符合一名优秀共产党员所应具备的一个最基本的特质:实事求是。

  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创办于1997年,每两年一届,旨在促进戏剧理论评论工作健康开展,培养和推出戏剧理论评论人才,营造戏剧理论批评的健康氛围。

7月29日,中国剧协组织首都戏剧界代表召开座谈会,刘厚生、季国平、王晓鹰、王蕴明、孙毓敏、崔伟等参加会议,针对文艺界存在的恶俗现象,围绕倡导正确创作方向、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展开深入讨论。

  对此,刘厚生却心存些许“遗憾”。在他看来,自己组织工作做得多,艺术实践却太少,以致于他对落在自己头上的许多荣誉都自言“愧不敢当”。而事实上,正是刘厚生在戏剧领域的组织得力,才助力中国戏剧迎来了一次又一次发展机会。这也是一名优秀共产党员敢于解放思想、兼容并包的精神体现。

  由中国文联、中国剧协联合主办的第五届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11月1日晚在江苏张家港揭晓。孙惠柱的《中国戏曲与现代文化》等9篇文章获得本届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刘厚生的《地方戏曲忧思录》获特别奖;杨云峰的《戏曲现代戏叙事模式的转变与叙事主体的回归——简论陈彦“西京三部曲”的价值走向》等10篇文章获得提名奖。10家单位获最佳组织奖。季国平等中国剧协和有关方面负责人出席活动并为获奖作者和单位颁奖。

图片 1

  “戏曲界一直是跟人民大众密切接触的,戏曲要利民,最要紧的一点必须拿出好戏。”刘厚生告诉记者,无论是国家院团还是地方剧团,一定要拿出好戏,不要总是瞄着城市,满足一些老观众、老戏迷的要求,更要走到田间地头,服务基层群众,要有组织地来做,不要唯利是图。

谈到当下戏剧界理论批评的现状,中国剧协研究部主任崔伟说,近年来,戏剧艺术家努力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创作出一大批讴歌时代精神,弘扬民族精神,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思想内容积极,人物形象生动,艺术形式多样的优秀作品,创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为辉煌的舞台盛况。与戏剧舞台的繁荣丰富相比,戏剧批评和理论建设则显得相对冷落,发力缺乏力度、发声缺乏影响业已成为戏剧批评的窘况。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批评声音的薄弱,批评力量的乏力,批评威信的不振,批评队伍的流失,批评阵地的缺乏,则是造成戏剧批评未能更有力发挥其应有作用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