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78年至今,何益萍在江西省鄱阳县赣剧团已干了34年,而这也是她活跃在乡间大地的34年。每年,她总有8个月在乡下辗转演出,坐大篷车、吃大锅饭、睡大通铺成了生活常态。农村演出条件简陋,演出道具、设备需随团携带,而崎岖坎坷的乡间小路,一遇上阴雨就寸步难行。每次,都是她和团员们手提肩挑去赴演。一次在一个乡村演出,戏演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电,台下的观众却不愿离去,他们喊:“点蜡烛演,我们就是想看你们演戏!”就这样,台口点上一排蜡烛,观众又把手电筒的光柱照向舞台,在烛光中完成了演出。偏远小村她也去,且不计报酬,从无怨言,因为她坚信“村民的需要就是第一需要”。

为了让演出更加贴近农村实际,剧团在剧目选择上尊重农民的喜好,在原有《武家坡》《薛刚反唐》等传统戏的基础上,还专门创作出了适合百姓口味的“农村版”,加入了《冯家沟》《山娃》等新编排的剧目,让群众在看戏的过程中感受到孝老爱亲、邻里和睦、尊师重教等传统美德,寓教于乐,推进了农村精神文明建设。

     
华灯初上,走过气势恢弘的新建已数年的鄱阳赣剧院,广场上大妈们在暄闹的流行音乐中热情地跳着广场舞,我却私下在想,什么时候能在这里欣赏到那激越高昂的赣剧饶河调呢?再看到名家胡瑞华、张星斗、涂九香等一批老一辈艺术泰斗们的作品呢?

何益萍近照

多年来,壶关县上党梆子剧团作为当地戏剧演出市场的一棵“常青树”而远近闻名。在剧团的发展历程中,有一位老党员、剧团掌舵人杨利祥默默地奉献着。他带领剧团量体裁衣,探索城乡演出的新途径、新办法,丰富演出内容和形式;凭着精湛的演艺,剧团不仅在上党地区,甚至在河南、河北一带农村都享有极高的声誉,其很多演出都是“回头戏”,一年演出订单安排得满满当当。近10年来,他们每年下乡演出都在350场以上,共计3500余场,其中免费演出180多场。每到一处,他们卖力的表演都会赢得观众的喝彩。

402com永利平台,     
近期剧团人在辛勤排演节目时人心浮动,演了几十年戏编制没了。我不了解情况,不能妄发议论。但请这些艺术家们放下包袱去精心排练新品、佳品,相信有关部门能妥善解决问题,做好你们的事,为广大富裕后的乡民奉献一台台精彩的演出。

  在赣鄱乡村,一提到何益萍的名字,戏迷们就竖起大拇指,因为她明丽欢快、甜润高亢的饶河调格外好听;因为她是曹芳儿、春柳、詹夫人的扮演者,一个个“接地气、贴民心”的艺术形象深入人心;因为她是“农民自己的戏班子”的团长,常年下乡演出,植根农村、服务农民。

责任编辑:梁冰清

     
因为喜爱,所以结识了一批当代赣剧表演艺术家,老中青都有。闲暇时分受他们的邀请常去看他们的排练。在东门口老旧破败的剧场挥汗如雨,一招一式,一字一音,真正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去年当家花旦晚间排练中暑就晕倒在台上,让剧团人和戏迷心惊肉跳。无论哪行哪业想出彩都不易,都必须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深为他们的敬业精神折服。

  “团为农民转,戏为农民演,还戏于民”的何益萍和她的团队,用真诚、真心、真情打动着广大农民朋友,这也为剧团赢得了广袤的农村演艺市场。全年演出400多场,观众达200多万人次,全年演艺收入过200万元,赣剧团在何益萍的带领下真正走出了一条“以送戏下乡来发展剧团,以壮大剧团来发展赣剧”的繁荣之路。

“剧团就是靠演戏生存的,哪里有观众,哪里就是市场,广大农村就是巨大的演出市场。”杨利祥说,剧团要生存发展,不能“等、靠、要”,必须寻找自己的出路。要坚持走基层路线,扎根乡村,服务老百姓才是发展的根本所在。

     
江西省鄱阳县赣剧团成立于1953年,是赣剧事业的正规军。风风雨雨几十年来,一直扎在农村服务于基层,年演出400多场,观众近百万。无怨无悔传播赣剧饶河文化。在打造精品剧目上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陶侃》《朱笔血泪》《苍海魂》《湖畔钟声》《老屋风情》等均在江西省艺术节获演出一,二,三等奖。《詹天佑》在第七届中国艺术节获“文化新剧目奖”“文化表演奖”。《碧血黄花》在江西省艺术节获“玉茗花”大奖及七个单项奖。在2016年“汤显祖精品折子戏大赛”中剧团获得一金二银,九人同时获十奖的优秀成绩。16年10月剧团晋京参加“南方戏曲演出季”,赣剧饶河戏《下河东》一剧受到了领导,专家和首都观众的一致好评。不相信眼前是一个县级的剧团精彩演出。赣剧饶河戏名片蜚声国内外。被老百姓亲切称为“自己的戏班子”。

  身为一名基层文化工作者,何益萍时刻思考的依然是如何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需求,依然铭记着作为一名艺术家的职业操守。无论身为名角的她,还是出任团长的她,从来没有大牌演员的傲慢和神气十足的“官架子”。她定下了“不媚俗、不敷衍、不打折、不罢演”的演出原则,从不因戏酬低、时间短、地点偏而放弃下乡演出;当团内其他角色生病或有事请假时,她会亲自顶替出演;团里赴外演出经常要装台、卸台、扛箱子,这些重体力活她也抢着干。长年累月的奔波劳碌、风餐露宿,她从没有半句怨言,还经常鼓励同事们:“我们经济收入的确不高,物质生活不富有,甚至可以说清贫,但是我们的工作有人喜欢,每次都给农民送去精神食粮,能给偏远农村带去快乐,这难道不是精神上的富翁?”

2004年杨利祥退休后,他对戏剧事业的那份执著和眷恋始终不减。

402com永利平台 1

  为了满足农村观众越来越高的艺术要求,何益萍锐意革新,在历史剧《月照三清》中大胆融入现代舞蹈动作,唱腔中又融入鄱湖渔歌的煽情表现手法,令观众耳目一新;她精雕细琢,用心创作出了一批切中时代脉搏、拨动农民心弦的艺术精品。付出迎来了收获,何益萍连续五届被评为“玉茗花”表演一、二等奖,在“农民艺术节”被评为表演一等奖,她还荣登《中国江西戏剧家名人录》,成为“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上饶市文联副主席、江西省剧协副主席……何益萍成名了,而光环下的何益萍,依然质朴、真诚、淡泊、宁静。

剧团每一名演员都身兼多项才艺,在唱传统上党梆子戏曲的基础上,还根据演出地点的实际和当地人民的文化需求,尝试创作、演出了一些适合年轻观众的小戏小品类及歌舞类节目和其它综艺娱乐类节目,深受群众喜爱。

     
专门去了解了一下,鄱阳县有民间地方剧团一一草台班了十余个,农忙时辛勤耕作,得空时脱下汗衫穿上戏服走上江南各地舞台,丰富了人们的精神生活。

402com永利平台 2

庄户剧团的当家人杨利祥

我是赣剧戏迷,超级粉的哪种。曾祖父是民国时期的草根艺人,生活所迫走街串巷演戏,三伏天演戏中暑逝于曾祖母的怀中;祖父年轻时演花旦,扮相俊美,深受乡民喜爱,解放后弃艺从耕,闲暇时分常在田间地头唱上一段,惹得乡民放下手中活计驻足聆听。我自小对戏曲有超乎寻常的喜爱,总忆起祖父把我挺在脖子上看戏的场景,边吃着祖父买的油炸品边看戏台上的历史烟云。鄱阳是中国戏曲之乡,各式各样的老式戏台遍布乡间,随着新农村建设又涌现出一批布局合理功能齐全的新戏台,足见基层民间对文化的渴望、对赣剧的喜爱。

  “有理想、有抱负、有担当的文艺工作者,应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坚定信仰者、积极传播者和模范践行者。”何益萍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她的倡导下,剧团坚持“色情的不演、迷信的不演、不利于稳定的不演”的三不演原则。同时,还积极配合当地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精心创作出《鄱阳龙船歌》《多子女的苦恼》《“三个代表”暖人心》等一大批现代赣剧,为村民义务演出。

剧团不景气时,杨利祥大胆改革,将剧团化大为小,降低成本,再发展壮大。因为落子戏是地方小剧种,观众不多,为了适应市场需求,他提出将壶关落子剧团更名为壶关县上党梆子剧团。由落子改为梆子,戏路宽了,走的地方也多了,小小剧团涉足晋、冀、豫3省6市巡回演出。

南岭村与河南省交界,是壶关县最偏远的一个村。“县剧团每年都要跑60多公里到村里演戏,俺们不出家门就能看演出,他们可真是咱老百姓的庄户剧团啊!”今年80岁的李玉和老人是村里年龄最大的“老戏迷”,每当提起壶关县上党梆子剧团的演出时,老人总会竖起大拇指夸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