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范仲淹《岳阳楼记》

79.范仲淹《岳阳楼记》

范仲淹(公元989—1052年),北宋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字希文,苏州吴县(今苏州吴中区)人,死后谥“文正”,称“范文正公”。他两岁丧父,和母亲随着任小官吏继父四处迁徙。26岁登进士第。因敢于直言强谏,屡遭贬斥,久不被重用。庆历元年(1041年),任陕西经略安抚副使,采取屯田固守策略,巩固边防,使西夏不敢进犯,当时边塞流行着“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之语。庆历三年(1043年),任参知政事,提出十项政治改革方案,为守旧派所不容,外放任邓州、杭州、青州等地知州。写《岳阳楼记》时他正在邓州做知州。岳阳楼的前身,是三国时吴国都督鲁肃的阅兵台。唐玄宗开元四年(716年),在阅兵台旧址建了一座楼阁,取名岳阳楼。李白、杜甫、白居易、陆游等著名诗人都曾在这里留下脍炙人口的诗作。庆历六年(1046年)九月,范仲淹写下著名的《岳阳楼记》。其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他一生行为准则。他矢志不渝地追求自己的人生理想和政治主张,深受当世和后人称道。

千古名篇《岳阳楼记》,文以楼显,楼以文传,自此之后,岳阳楼名冠天下。但《岳阳楼记》究竟如何创作而成,正史并没有明确的记载,致使众说纷纭,谜团重重。

问题:范仲淹一生都未去过岳阳,为何能在《岳阳楼记》中将四周景物描写得如此的酣畅淋漓?

图片 1

回答:

是滕子京托名“范仲淹”而作?

谢仙师邀请。特意又温习了下《岳阳楼记》,以表对范老先生敬意。

湘籍青年作家张一一撰文指出,《岳阳楼记》作者并非范仲淹,而是滕子京。一时引发热议。

记得当年老师说过,范文正公并未到过岳阳。一岳阳同学说,她也没在岳阳见过文正公。我后来也有查证,应属实。无独有偶,黄霑写《上海滩》前,亦未曾见过黄浦江。
图片 2

张一一认为,在写《岳阳楼记》之前和之后,范仲淹一生从不曾到过岳阳楼,仅凭传说中滕子京寄过去的一幅《洞庭晚秋图》和前人有关岳阳楼的一些诗文记载等二手三手材料,“范仲淹断没有如此通神的手段可以闭门造车,写出如此脍炙人口的千古雄文”。

范文正公到底是怎么写的《岳阳楼记》?

张一一文章也揭露了这样一个事实,范仲淹“托名”《岳阳楼记》的情形,其实类似于现在看到的许多署名名人所作的序言、评论和推荐之类,“大多是出版社和书商这边找托儿以名人的口吻写好,发给所谓名人确认下,如没有什么原则性问题,只需奉上几条烟几瓶酒一个丰厚红包之类,名人便会慨然应允署上自己的大名,这已成业内潜规则”。

受好友之托写岳阳楼

文开篇即提“滕子京谪守巴陵郡”。滕、范为同科进士,关系非同一般。当时滕子京被贬(谪)至岳阳,掌太守。“太守”自秦朝下来官越来越小,滕大人这也就一县长。此时范公也同样仕途不顺。受好友所托,刚正不阿的文正公,为了滕子京政绩前途两肋插笔,大破荤戒,写了《岳阳楼记》。
图片 3

张一一文章还指出,署名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发表后没几日,同年秋,滕子京便被调任时有“小汴京”之称的徽州做知府,“这就不难看出《岳阳楼记》的公关作用,滕子京最想表达的其实就是‘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

名画成就名篇

可我们范文正公并没到过岳阳……怎么写?这事滕子京比谁都积极😂,便送来一副洞庭湖晚秋图。“范兄,你就照葫芦吹出一篇岳阳楼记,我信你!”老范果不负所望,就凭这幅画,自己又天马行空+妙笔生花,硬是干出了千古名篇《岳阳楼记》。

开篇一段只是序(不忘夸好友)。接下来不惜重墨描述洞庭湖色,可谓洋洋洒洒,气势磅礴,酣畅淋漓……但,老范并没描写楼哇,只“狡猾”地提了句“前人之述备矣”。什么意思?“岳阳楼自唐建成,无数文人墨客慕名,可谓风骚至极。我今天就不寻旧习了吧。”他说自己不稀罕写楼了(你倒是写啊)😂,如此优雅、高格调地逃过了这一关。

文学有个手法叫烘托/衬托。老范逮着周边景色使劲地写啊写(不然他写啥?)。浩浩汤汤,波澜壮阔,气贯长虹,更衬托了岳阳楼的盛况。很神秘,这是一悬念,留给各位看官用心感受😂。

图片 4

关于《岳阳楼记》的作者之争,张一一主要还是依据一些史料进行推测的。他还在文中旁征博引司马光的《涑水纪闻》,指出滕子京之所以被贬到巴陵郡,是因为此前贪污巨额公款;而重修岳阳楼,也不过是搞“形象工程”和抓收入的一种方略。可是司马光却又是范仲淹和滕子京的政敌,这就颇令人玩味了。

逆流而上得正源

文正公思维: 一群美女衣袂飘飘,我就偏穿短裤。范仲淹完全没有按照滕子京的初衷办事,压根就没写岳阳楼,哪怕一个感叹:
好美!好美!好美!要知滕子京重修的是楼,无关洞庭湖色。楼才是体现他政绩的!滕子京:
这不是跑偏了么?

最后一段,重点来了。以“嗟夫”开头,提醒大家注意了:
高逼格开始了😂。提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崇高境界。发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心声。无论身在朝堂,还是委身江湖,我老范都忧国忧民,心系天下。很感人!于朝廷,这是政治观;于我们,也是人生观。范公一篇《岳阳楼记》可谓赚尽朝廷和民间……

最后一句点睛:“微斯人,吾谁与归?”
——谁与我同道?范公和滕子京同榜进士、同为社稷、同期被贬、同为好友,天下尽知。滕子京明明就是同道之人,都为滕子京破戒了。结尾一句老范才真正为滕子京点赞。吹了那么多高风亮节最后引到滕子京身上了,同时升华和慰藉了自己和滕子京。

图片 5

图片 6

高明的范文正公

文正公高明在以退为进,打破前人旧章。本该写岳阳楼,他只写洞庭景;本是写洞庭景,他却絮叨感悟;本该颂政绩,他却一门心思忧国忧民…

如此深谙老子之道的范文正公,加上妙笔生花,又岂会被一个小小的岳阳楼难住?😊

回答: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句千古名句,影响了古往今来的多少读书人,同时也成了以天下为己任的一切有志之士的座右铭。

范仲淹在忧什么、伤什么、虑什么?让我们抽丝剥茧,看看是怎么回事。

图片 7

是模仿之作?

一、应好友的请求

庆历五年(公元1045年),他被罢免参知政事的职务,后来谪守邓州。一系列的排挤和打击,使他远离了中央朝廷,既无法为国家管理政务,也无法为人民服务,虽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却难免心情沉重、郁郁寡欢。

庆历六年(公元1046年)九月,他的好友滕子京派人送来一封书信,并随信附呈《洞庭晚秋图》,以及唐宋名人吟咏的诗词歌赋等,请他为刚刚落成的岳阳楼写一篇记。

图片 8

明朝文学家孙绪在《沙溪集》中写道:“范文正公《岳阳楼记》,或谓其用赋体,殆未深考耳。此是学吕温《虢州三堂记》,体制如出一轴。”孙绪认为《虢州三堂记》也是分为春天、夏天、秋天、冬天来写,最后来个总结,而范仲淹是先来个总结,再分成春天和秋天来写,最后再发表议论。

二、与滕子京的交情

庆历二年(公元1042年),宋军在西北遭遇定川砦大败,朝廷派驰援泾州。当时的泾州知府滕子京,出色地动员泾州军民为宋军提供军需物资,为泾州保卫战的胜利立下大功。

第二年(公元1043年),他被调回京师任参知政事,推荐滕子京知庆州。没想到,不久就有人告发滕子京在泾州一役中滥用公用钱,贪污公款。

这事,他很清楚,滕子京的公用钱,主要用于战争之后犒劳羌族首领和士兵的酒宴,这种做法在当时是得到朝廷允许和鼓励的。

图片 9

除此之外,还用这部分钱馈赠给了一些试图在西北边疆建功立业的游侠、游士,当时他们也是宋军西北前线的得力助手。

宋仁宗听说这件事后,就将贬为权知凤翔府,又派太常博士燕度审理此案。经查,并没有贪污公款,也就没继续追查。

然而,抹黑滕子京只是为了“隔山打牛”,要打的正是推行新政的始作俑者。所以,以王拱辰为首的一批人岂会善罢甘休,竟然以罢朝威胁。

宋仁宗不堪忍受臣僚之间无休止的争闹,为了息事宁人,就将滕子京免去天章阁待制的官位,将其贬到岳州(今湖南岳阳)这个又穷又小的地方任郡守。

这就是开篇一句“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的来龙去脉。

图片 10

唐人吕温又叫吕衡州,作品《凌烟阁勋臣颂》等传诵一时。滕子京的《求记书》中有一段话:“及登楼,而恨向之作者所得仅毫末尔。惟有吕衡州诗云‘襟带三千里,尽在岳阳楼’,此粗标其大致。”滕子京说也就只有吕衡州的这两句诗写得不错,把岳阳楼的大体面貌写出来了。

三、借题发挥,说不敢说的话

这篇记,仅仅是记述一座建筑的风物而已吗?显然不是,而是寄托了诸多情感、暗喻在文中。

在邓州漫长的日日夜夜,他认真思索了自己的从政经历,特别是认真梳理了改革的前前后后,失望、怀疑、矛盾、悲愤……各种情绪“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他的心此起彼伏、汹涌澎湃,迫切需要一种寄托和宣泄。

图片 11

接到好友的来信后,他惊喜于自己无意中获得了一个释放心中悲郁与诉求的契机,这篇文章可任由他发挥,八百里洞庭湖可任由他遨游,还不会授人以柄。

于是,借“阴风怒号,浊浪排空”,“薄暮冥冥,虎啸猿啼”,诉说推行新政的道路布满荆棘和坎坷;借“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抒发对小人得志、忠良见弃的悲愤。而那句千古绝唱更是他对于新政失败的感慨和担忧!

图片 12

那么范仲淹在收信看到这句话之后,极有可能会把吕衡州的诗找出来看一看,从而得到了灵感。

结语

因此可以说,他忧的是滕子京的横遭牵连,伤的是自己宦海沉浮,虑的是推行新政,前途渺茫,但归根结底还是改革。

可以说,没有“庆历新政”,就不可能有荡气回肠、千古传唱的《岳阳楼记》。

图片 13

如果要问,为何短短三百余字,就写出了如此感人肺腑的“上忧邦国、下忧黎民”的华章?那是因为,范仲淹的忧伤,你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