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讲堂”是由文化部主办的对外文化传播项目。从2015年起通过文化讲座及学术交流等活动,加强中国与世界各国在思想文化领域的交流、对话和互鉴。作为中华文化讲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院长骆芃芃赴欧洲举行关于“中国篆刻艺术与当代中国人的人文追求”的讲演。

  新华社华沙4月7日专电(记者石中玉)波兰华沙大学7日举办主题为《方寸之间的大千世界——从中国篆刻看中国人的人文追求》的“中华文化讲堂”活动,让波兰民众领略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了解篆刻艺术的历史与传承。

2014年9月27日,首个全球孔子学院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致信祝贺全球孔子学院建立十周年。

4月3日至4月14日,骆芃芃分别于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欧洲时报维也纳中国文化中心、华沙大学、雅盖隆大学孔子学院以及奥洛姆茨市和布拉格市举办了《中国篆刻艺术,镌刻中国人文精神》、《带你走进中国篆刻艺术》、《从中国篆刻看中国人的人文追求》等主题讲座。讲座从当代中国文人身边的篆刻艺术说起,关注篆刻艺术当下的存续状态以及对中国人精神生活的影响和作用,介绍了篆刻艺术自起源至今的漫长历史、重要的艺术价值及在现代生活中的应用等。讲座现场,还与众多爱好篆刻、书法的观众进行了良好的互动。

  这次讲座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院长骆芃芃主讲,华沙大学东方学院汉学系主任玛乌戈热塔·雷利加及华沙大学汉学系和美术系的学生们参加了活动。

此前,习近平主席在出席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时强调,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善于创新;推进人类各种文明交流交融、互学互鉴,是让世界变得更加美丽、各国人民生活得更加美好的必由之路。

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加强中国和世界各国在思想和文化领域的交流,让世界上更多的人认知和喜爱中国篆刻艺术是此次欧洲之行的宗旨。此次活动将篆刻艺术带入国际交流的层面,为拓展篆刻艺术发展空间、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加强中外文化交流起到了积极作用。

  骆芃芃图文并茂地介绍了已传承3000多年的篆刻艺术。她说,篆刻艺术是中国国粹之一,在中国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也是中国人修身养性的一种途径。

这一天,中国人民大学举办孔子学院十周年专题展。遍布亚、非、欧、美四洲十国的十三家海外孔子学院展现了中国人民大学为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和跨文化交流做出的努力。

  骆芃芃还在现场展示了自己的篆刻作品,并把一副拓印放大的篆刻作品赠送给华沙大学汉学系。

从2001年9月在校园里竖立起全国高校第一座孔子塑像,到发起举办世界汉学大会、率先在博鳌举办公共外交与跨文化交流分论坛,中国人民大学以一种自觉选择实施了一系列战略举措。

  “我觉得今天的演讲特别有趣,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机会,”华沙大学汉学系学生会主席马尔钦说,“我们对中国书法了解较多,但从来没机会接触篆刻这类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感谢骆教授今天的演讲。”

汉学:中国与世界对话的讲台

  据介绍,“中华文化讲堂”是由中国文化部外联局主办的对外文化传播项目,从2015年起通过文化讲座及学术交流等活动,加强中国与世界各国在思想文化领域的交流、对话和互鉴。讲堂内容涉及哲学、文化遗产、文学、艺术、中医等。这次讲座是“中华文化讲堂”活动首次来到波兰。

“东方有必要与西方相会,西方也有必要与东方相会。”在9月7日闭幕的第四届世界汉学大会上,德国国家科学院院士阿冯斯·腊碧士教授评价,汉学的使命就是要促进各国文明能够更好地相互理解,最终能够更好地理解自身。

图片 1

作为一个植根于中国、发展在海外,以中国人和中国文化为研究对象的学科,汉学在世界范围内营构着中国图像,并以此影响到世界各国对中国文化观念的认识乃至国家政策的制订。对于全球化背景下的“当今世界”和快速发展中的“当代中国”,汉学无疑是提升中西对话能力,从他者反思自我的重要平台。

2007年,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发起举办第一届世界汉学大会。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中国内地首次举办的高水平、高规格的汉学大会,选址在人民大学明德堂。在主办方的解读中,天下太平的基础在于推己及人的精神境界和内在的和谐,才有望“明明德于天下”。

从第一届主题“文明对话与和谐世界”到第二届主题
“汉学与跨文化交流”,再到第三届主题“汉学与当今世界”,世界汉学大会始终追随着整体文化和社会形势变化。当各国学者呼吁
“人类空前需要寻求解救世界危机药方”的时候,第四届汉学大会以纵深的视角透视“东学西学·四百年”。

“二百年河东,二百年河西,未来康庄”。如果从利玛窦1582年入华算起,具有世界史意义的汉学已有四百余年的历史。这四百年,正如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会长许嘉璐所指,17、18世纪一段是基本单向的“以欧释中”时期,19、20世纪一段是点滴双向的“崇欧抑中”时期,现在则是文化多元时代,需要清晰分辨多元文化之间的种种关系,共同寻求人类真正崇高的价值。

如果从1814年法兰西学院设立第一个汉学教席算起,学院式、专业化的汉学也已经走过二百年的历程。这二百年,西方对中国的视角已经从传教士亲历东方的记忆与感叹,集中于史家经典、文学著作、哲学思想的研究,拓展为全面的“中国研究”。

“我们必须面对真实的中国,这才是最好的应对之法。我们既不能完全按照中国的条件来接受中国,亦不能强迫中国遵行他者(或者其他权力)之道。也就是说,要避免将中国视为某种我们所希望或惧怕的象征。与一个真实的中国打交道,要求我们付出辛苦的努力,在我们自己的国家与中国之间,寻求利益或观念的共同点,并在这一基础之上不断协商、合作。”美国学者罗斯·特里尔在第四届世界汉学大会上作了题为“外国人的危险:将中国视为某种象征”的发言。

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威胁论、中国主义等名词进入大众视野。中国如何和平发展,如何构建中国形象,如何以“中国智慧”应对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新汉学”与“大汉学”的发展就是希望为此提供一个思路、开辟一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