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淝水之战

54. 淝水之战

公元
383年,前秦苻坚统一北方后,强征各族人民,组成90万大军,挥师南下,企图灭东晋。面对前秦的强大攻势,东晋宰相谢安从容部署,他命令弟谢石为征讨大都督,负责全面指挥,其侄谢玄为前锋都督,其子辅国将军从军出征。晋军不过8万,但士气旺盛。

十一月 ,谢玄遣部将刘牢之率精兵5000夜渡洛涧,大破秦军前哨
,斩梁成等秦将。洛涧大捷,晋军士气大振,水陆兼程,直逼淝水(今安徽瓦埠湖一段)东岸。苻坚登寿阳城,见晋军严整,又望八公山上草木,以为皆是晋兵。谢玄针对秦军士兵厌战,苻坚恃众轻敌又急于决战,派使者对秦军说:“如果你军移阵少退,让出一片空地,晋军渡过淝水就可以决战。”秦将多数反对后退,但苻坚想在晋军渡河时,出兵攻击取胜,故同意退兵。

苻坚下令秦军后退,不料一退而不可遏止。晋军乘势抢渡淝水,猛烈进攻。苻坚的弟弟——前锋大将苻融见势不妙,赶到后面整顿部队,死于乱军之中。秦军失了大将,全线崩溃,谢玄等乘胜追击,歼敌十之七八。苻坚中箭负伤,单骑逃到淮北。后回洛阳,收集残兵,仅乘十多万。淝水之战是中国历史上一次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

公元4世纪下半期,前秦皇帝苻坚统一了北方黄河流域。符坚因此踌躇满志,欲图一举荡平偏安江南的东晋,统一南北。公元383年5月,苻坚征集了80多万大军,南下攻打东晋.东晋王朝派谢石为大将,谢玄为先锋,带领8万精兵迎战.

两种截然不同的自信,决定了一场战役双方的胜负归属。

秦军前锋苻融攻占寿阳(今安徽寿县)后,苻坚亲自率领八千名骑兵抵达这座城池。他认为东晋兵力不足,不堪一击,就派一个名叫朱序的人去向谢石劝降。没想到朱序原来是东晋的官员,他见到谢石后,报告了秦军的布防、兵力情况,并建议晋军在前秦后续大军未到达之前袭击洛涧。谢石、谢玄派名将刘牢之率领精兵五千人,先对洛涧的秦军发起突然袭击,打败了守在洛涧的秦军。

公元383年的淝水岸边,充斥着马蹄的蹬踏声、兵甲的撞击声。这是一支浩荡南下的军队,他们来自一个氐族人建立的政权——前秦。在先后灭掉盘踞北方的几个割据小国,统一黄河流域之后,前秦皇帝苻坚信心满满,率步兵60万,骑兵27万,一路旌旗蔽日,斗折蛇行,兵锋直指踞守江南的东晋王朝。在这位少数民族统治者眼中,东晋王朝已是气若游丝,不堪一击,拿下东晋,进而一统天下,如“疾风之扫落叶”,只在呼吸之间。早在出师之前,朝中有大臣曾劝符坚不要仓促出兵,因为东晋踞长江之险,民心齐整,不如修整军备,固守国力,乘机攻伐,而苻坚却骄狂的宣称:“以吾之众旅,投鞭于江,足断其流”,不仅如此,在大军南下之前,他就已经准备让东晋皇帝司马昌明做他的尚书左仆射,东晋的重臣谢安、桓冲也给安了个吏部尚书和侍中的头衔,甚至连他们的官邸都建好了。高踞马背上的苻坚,穿行在马蹄腾踏起的漫漫黄尘中,那份志在必得的自信清晰可见。

洛涧大捷,大大鼓舞了晋军的士气。谢石、谢玄亲自指挥大军,乘胜前进,直到淝水东岸,把人马驻扎在八公山边,和驻扎寿阳的秦军隔岸对峙。

图片 1

苻坚得知洛涧兵败,晋兵正向寿阳而来,大惊失色,马上和苻融登上寿阳城头,亲自观察淝水对岸晋军动静。当时正是隆冬时节,又是阴天,远远望去,淝水上空灰蒙蒙的一片。苻坚在城楼上一眼望去,只见对岸晋军一座座的营帐排列得整整齐齐,手持刀枪的晋兵来往巡逻,阵容严整威武。再往远处看,对面八公山上,隐隐约约不知道有多少晋兵。其实,八公山上并没有晋兵,不过是苻坚心虚眼花,把八公山上的草木都看作是晋兵了。随着一阵西北风呼啸而过,山上晃动的草木,就像无数士兵在运动。苻坚顿时面如土色,惊恐地回过头来对苻融说:“晋兵是一支劲敌,怎么能说它是弱兵呢?”

就在前秦举全国之兵一路南下的同时,东晋政权面对的已然是一触及溃的危局。和来势汹汹的近百万敌军想比,东晋的军事力量只有区区8万“北府兵”,实在不可同日而语。然而,就在举国上下一片无望的哀声中,丞相谢安却处变不惊,坚决主战,他力排众议,任命其弟谢石为征讨大都督,侄子谢玄为先锋,虽然在兵力上与前秦军队相差悬殊,但谢安却“镇以和静,御以长算”,8万北府兵,虽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精挑细选,历经过七年严格训练,足可以一当十。在对各路将领面授机宜交待过战略部署之后,这位“东山再起”声震朝野的丞相接下来便呼朋引伴,游山水下围棋去了。彼时,长江对岸已是战鼓喧天,而谢安却充耳不闻,在黑白博弈的棋盘上,谢安轻捋长须,把一份平静的自信深藏在对阵攻防的每一枚棋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