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静意,淡淡的美,一切都沉浸在一片静谧之中。

摘要

图片 1

兰福贵的漆画作品《清荷》,宁静的湖面,绽放出数枝清荷,错落有致,极富层次感。三两只蜻蜓湖面嬉戏,逗留其上,清晨的第一缕光亮照在湖面上,在青翠的荷叶上反射出几许明艳。深邃的湖面,在晨光的映照下,有种寒塘渡鹤影的宁静与娇美。

漆艺是一门古老的绘画艺术,具有工艺和材质上的优势,这是其他画种无法达到的。传统中国画人物造型以线描为主要表现形式,以概括、简练、生动为特点。应用传统中国人物画造型特点结合漆艺这一优势,是创作出具有中国艺术特点的漆艺人物画的关键。选择以惠安女为题材,更是充分发挥了福建的漆艺和地域优势,是福建当代漆艺人物画创作的一个重要的研究方向。

汤志义《沉默是金

其《清荷》的创作是美的,兰福贵以漆黑为背景,刻划出了清晨宁静深邃之感,仿佛只要有一缕薄薄的光芒就能打破这难得的平静,以晕金的技法描模出清荷之清之静,不再以荷花之灿烂为景,只以崭露于湖面的荷叶为美,一种淡淡的诗意,幽幽的静谧就在霞光中氤氲出来,别有生趣。

关键词:漆艺;中国人物画;题材

艺术品市场一直在寻找新的价值洼地,继古代书画之后,此轮近现代书画一路看涨的行情便是最好例证。而漆画,作为独具中国色彩的古老而年轻的艺术形式,其独特的艺术价值、文化价值已无须赘言,漆画的收藏价值不言而喻。然而,由于诸种原因,在当前尚未足够成熟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漆画的市场表现正如它所呈现出的神秘的艺术美感一样,低调而蓄敛。

兰福贵的漆画作品注重画面意境的构造,其作品承载着一种宁静悠远古朴的韵味,在其中,安静祥和,心无杂物,仿佛能与观者的心灵进行对话似的。意境之外,大到整个画面布局,小到一根线条,一笔一画都恰到好处。

现代人物画创作与漆艺的结合,是大美术背景下的一种绘画多元化形式的呈现,是传统漆艺和传统人物画发展到一定时代的产物。漆艺独特的材质美和表现语言,丰富了人物画作品的视觉效果,增强了艺术表现力。由于二者的结合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因而必须不断地完善与充实。在此笔者根据漆画人物的创作思路,浅谈漆艺的人物画创作。

独特的艺术语言

其《古迹,千手观音》为宗教题材,兰福贵旨在刻划出一种古色古香的历史沧桑感,巧用承载着传统文化的大漆,塑造了一种历史的深邃凝重和古朴之美。人物造型为观者常见的千手观音,然在造型人物的身姿、面部的刻划方面,兰福贵技艺可谓是清丽精细的。千手指指不同,造型别致;在人物面部形态上,兰福贵则作了稍微的改变,丰满的面部增添了宗教人物安详宁静的气息。

一、人物画创作题材选择1.主题选择的根据美术反映现实美,现实中美的事物或事物的美,是美术的有力根据或根源。现实的社会生活是美术创作的唯一源泉,而现实生活中美的事物的美,我们称之为现实美。美术反映现实美是它的主要目的之一
[1]
。反映现实美是美术工作者的任务,也决定了作品的社会价值和意义。人物画创作应通过人物描绘来表现某种明确的主题。在笔者看来,应该选定一个积极向上的题材。借助对该题材的艺术再现,赋予人物画作品更加深刻的社会含义,这种含义应该是社会发展所倡导的,能够体现人性之美,能够令人振奋,并代表着广大人民的美好意愿。这对于促进社会进步,宏扬正气,增强社会稳定团结有着重要意义。这类作品我们习惯称之为“主旋律”创作。创作动机更多地来自一种社会的责任感。创作这类“主旋律”作品的作者大多都身处,或向往一个安定团结的社会,热爱生活,充满激情,并且有良好的文化修养,是同时代最广泛群众意愿的代表。反映现实美主要是反映“人性之美”,包括一切美好的、感人的内在之美。在我们的生活中时常会出现一些令人难忘的动人场景,这些让人震撼并能让人产生共鸣的场景背后所显现出来的正是可贵的“人性之美”。也正是这“人性之美”激发了艺术家的创作欲望。发现人性美、彰显人性美也正是我们艺术工作者所应该完成的一种责任。这也是笔者之所以坚持“人物画”创作的重要原因。合适的题材可能使作品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选题也是人物画创作过程比较重要的一个步骤。在题材选择中笔者首先想到的是尽可能表现自己较熟悉的,能够具有较强视觉冲击力并能很好揭示美的内涵,并有较强的地域代表性的题材
[2]
。因此,笔者把目光锁定在福建的惠安女题材上。惠安女外表服饰极具风格化,具有很强的地方特色和视觉美感。当然仅仅是外在的美感是不够的。惠安女不单是外在美,其勤劳纯朴的品质也体现着我国传统女性的内在美,这种内在品质和外表美感的完美结合,造就众多画家的“惠女情结”。惠安女题材理所当然地成为福建乃至全国许多人物画家的至爱题材。翻开现代人物画册,有关惠安女的作品随处可见。仅福建画家翁振新教授创作的“惠安女”系列就不乏精品之作。2、同一题材的不同方向太多相同题材的作品容易引起观众的“视觉疲劳”。若没有新亮点就很难在同类题材创作中脱颖而出,这也是惠安女题材创作一大尴尬。几次的崇武采风,每次感觉都不同。初到时所见的惠安女或行走、或劳作、都是一幅生动画面。于是速写、拍照忙着记录。打算整理后创作一些作品。然而在惠安女题材形态上的大量雷同和表现手法上难以突破给惠女创作泼了一盘冷水。后来几次去崇武采风笔者更多的是带着体验生活,感受生活的心态,期望能深入她们的生活中并从中寻找新的突破点。这样可以不用来去匆匆走马观花,尽量深入接触。笔者发现有个普遍而现实的问题让惠安女们一直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这个问题就是丈夫和亲人们的出海捕鱼的巨大风险让惠女变得异常坚强与宽容。在漫长的等待中她们只能在心底默默为亲人祈愿,这种精神上的压力让她们变得更加吃苦耐劳,也许惠女们正是通过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来缓解内心的焦虑,或是通过高强度的劳动来表现自己对于亲人平安后的感激之情。他们心里的祈愿承载着对亲人们的祝福和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期望。于是笔者找到表现惠安女题材的另一面,也是较难表现的内心活动,这种内心活动比场面劳动更能让人产生遐想、更富意义。于是一幅表现人物内心精神世界的创作《为同一个梦想》诞生了。画中的惠女们相拥而立,凝视远方。她们双手合一默默祝福,这种祝福已经超越了惠女们对于亲人的祝福。惠女们也已不是生活中的惠女了,她们是美丽善良的象征。她们更像是女神,女神的祝愿代表着所有人的共同梦想。二、传统中国人物画造型与漆艺结合的优势

漆画作为独立画种的历史始于1984
年第六届全国美展,至今不过27年。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漆画作者仅几百余位,其中真正顶尖的漆画艺术家则屈指可数。在当代中国艺坛,漆画显得年轻而羸弱。另一方面,由于漆画媒材的独特性,漆画家创作一幅作品的周期往往短则数月,长则一年半载,极大限制了漆画“产量”的提升。可见,无论创作群体还是作品总量,比之国画和油画两大传统板块,漆画的版图实在太狭小了,这无疑大大影响了其在艺术品市场的影响力。

漆画之作,装饰性的人物效果类似于舞台上的人物形象。舞台上的人物形象来源于生活,却又是不同于生活的、意象化的人物类型。他们有独特的道德理想之美,性格鲜明之美和变形传神之美。丹纳在《艺术哲学》上说:“艺术品的目的是表现基本的或显著的特征。”在创作过程中,兰福贵突出、渲染造型人物的主要方面,而把人物性格中与其对立的其他方面加以淡化。

1、漆艺的产生和发展漆艺在我国有七千多年的历史。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应用漆涂料的国家之一,几千年的漆工艺发展为我国以及周边国家的漆艺发展做出突出贡献。漆画就是在深厚的传统漆工艺基础上由一些画家结合绘画与漆工艺所发展起来的即古老又年轻的画种。近些年漆画创作队伍不断壮大,让我们看到了漆画的强盛生命力和无限发展空间。漆画在继承传统漆工艺的基础上,根据美术创作的需要不断丰富和发展了漆的表现力。在工艺和绘画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结合,使漆画在同样强调绘画艺术性的前提下,比其它画种更具有丰富的材质肌理和独特美感。形成了漆画区别于其它画种的艺术风貌。2、漆艺的优势漆艺的优势在于材料之美、工艺之美和艺术美三个方面,它们是相互联系的。“漆黑”这个词,道出了漆最为本质的美学特征,它既是黑的极致,又是对漆的赞美。中国当代艺术家称“漆的黑是世界上最黑最美的黑”,也有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两样好东西,一是宣纸的白,一是黑漆的黑。”在实践中,漆匠们发现把铁的氧化物加进去,“漆黑”变得更加纯正、更加深沉、更加静谧、更加高贵
[3]
。漆画应该是一种典型的综合材料绘画。为了达到特殊视觉效果,漆画的主要材料漆几乎可以与任何一种辅材完美结合。与油画、中国画和丙稀等颜料相比,大漆调制的色彩更加稳重,有种华贵而深邃的神秘气息,其表面质感的丰富则充分显示材质优势。大漆材料在色泽和稳定性上是任何一种涂料都以媲美的,大漆做为主材料还可根据使用条件和制作工艺的不同产生各种独特的肌理和质感。同时金银泊、蛋壳、贝壳等漆画常用的辅助材料结合漆工艺制作还能产生有别于其它画种的质感效果。传统漆工艺和现代漆技法是一个继承和探索的关系,在这过程中笔者已经感受到漆材料的优势和魅力。对于漆材料的应用充满信心。一幅作品的成功与否最主要是作品中表现出的情感和艺术观,其中材料和技巧只是一种媒介和手段。漆画的创作也是如此。只是特殊的漆材料给作品增加了一些其它画种所没有的独特机理和质感。传统漆工艺精堪绝伦,制作效果美仑美奂让人惊叹。但这仅是“材质之美、工艺之美”,在现代漆画美术创作中,若是技法应用恰当可丰富画面的视觉效果,增加作品的可看性。但若是过于强调材质和工艺之美,则会削弱了创作的绘画性。强调作品的工艺性或是突出作品的绘画性正是传统漆工艺作品与现代漆画作品的区别所在。这点许多漆画家皆有共识。“漆画是画,漆材料和工艺手段仅仅是一种媒材与绘画的创意无关。”
[4]
只要能最好地表现画的内涵,漆材料工艺的随意应用都是合理的。要懂传统漆工艺的制作,却不能墨守陈规。需要时甚至可以反传统工艺制作。利用一些特殊效果来强化主题。若是过多地追求工艺细节的完美则可能会影响到整幅创作的艺术品味。这里引用李伦的一句关于漆的名言“漆与艺乃自然物性互动之使然,有机合一,故:漆者性也,艺者语也。众观当今好漆者俞众,但,懂漆者几何?艺从何起?居漆着自视为懂漆有之,而携艺者漠视漆性更有甚之。究其原因,均未感悟漆性之奥妙也!以愚之见:有漆无性者是为死漆,有艺无语者视为哑漆,有漆无艺者视为枯漆,有艺无漆者视为盲漆。”[5]3传统中国画人物造型的优势传统中国画人物造型是在几千年辉煌的中国文化的大背景下,根据东方人的审美标准和艺术品味所形成的一种以形写神的线描造型艺术。其特征是线条简洁、概括和生动,表现素雅和神似,强调本质和精神。与西方写实油画所强调的光感和色彩的形式有着显著差异。按照艺术品味而言,中国线描造型的优势不言而喻。在人物画创作中,线描的疏密和虚实,线条的粗细与墨色的浓淡让传统中国画造型有了丰富的变化和节奏。做到单纯而不单调。艺术大师吴冠中提到“质朴,荒漠,苍凉,宁静各具美之品味”
[6]
。在惠安女题材创作,笔者选择以漆材料的厚重和深邃感来追求画面的单纯效果,来表现劳动人民的朴实。在以往的美术创作中大家经常会把很多肌理效果和表现手法运用在同一幅创作中。总想完成的每一幅作品都充分体现自已的特点和实力。这类融合了大量不同技法的作品更像是一盘“大杂烩”。可能观众会对画面局部所显现的丰富内容和精彩质感赞不绝口,却很难给观众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丰富的内容让观众忽略了重点使作品缺少个性。技法简单的作品若能表现精到,反而会形成强列的形式美感,更容易打动观众的心,使人印象深刻。于是采用漆工艺中最简单的色彩和技法,如大面积的漆黑和蛋壳白更能表现一种深邃厚重,单纯明快的艺术效果。更好地表现惠安女纯朴美好的品质。在色调上基本利用漆本色以追求纯朴感。而这些都与传统中国画造型观念不谋而合。在漆艺和中国人物画造型的结合提供了条件。4、地域优势地域优势主要指环境气候和材料因素的限制,某些地方创作题材和制作材料具有一定的优势。漆画制作是受环境气候影响较大的一个画种,由于传统大漆的干燥需要一定的温度、湿度和制作工艺的复杂以及漆工艺文化传承等因素影响,使漆工艺制作具有一定的区域性。所以在材料资源丰富,气候条件合适和漆工艺传统积累丰厚的地区发展漆画会更有优势。由于福建省地理位置的原因让福建成为最适合制作漆艺的地区之一。在漆画材料来源上,福建省拥有全国仅剩无几的天然漆加工厂,福州联建生漆厂每年都生产大量大漆销往国内外,而且福建还有许多民间老漆匠都掌握了生漆的提炼技术,他们提炼的大漆广泛应用于民间家具上。福建仙游一些对外出口的漆器生产企业从日本引进先进的大漆提炼工艺和制作技术用在漆器的生产上,这些为福建漆画在材料上提供丰富选择。在漆工艺制作方面,福州的漆艺家更是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许多漆艺家都掌握着一些别人难以企及的“独门技艺”。他们大多在国营漆器厂或工艺美术部门工作过,现在基本都是国家级大师。这些漆艺家在创作中一丝不苟,在传授漆艺培养下一代上更是毫不吝啬,为漆艺的传承和发展煞费苦心,他们的艺术修养和人品都堪称模范,他们的作品无不体现了漆艺的无限美感。在福州就有王和举、郑益坤、唐明修、汪天亮和郑修铃等前辈。近些年全国性的漆画展览中福建涌现了一批非常优秀的人物漆画作品。体现漆材质美的同时更强调作品的画味和装饰味,这些作品体现了每位作者的艺术追求以及灵活应用漆工艺的能力。这些作品的成功大大提升了福建漆画在全国漆画中的领先地位,为福建的漆画创作营造良好的氛围。这也是笔者坚持漆画创作的一个因素。惠安女在外形和精神内涵上高度统一体现了中国的女性美。她们的美丽和善良已深入人心,成为福建乃至全国无数画家创作的焦点。作为福建本土画家似乎没有理由“舍近求远”,更应利用这个地域优势,结合我国传统的人物画造型特点,应用传统的漆工艺创作出真正能体现中国文化和地方特色的优秀漆画人物作品。为弘扬和发展我国优秀文化,为文艺建设做贡献,这也是笔者目前正在研究创作的一个方向。作品《海西春潮》正是这一课题研究的又一成果。参考文献:

图片 2

在兰福贵的工作室里,笔者看到其创作中的惠安女题材作品《迎着风儿》。作品已呈现出大致的轮廓,细节方面仍在不断的完善。

[1] 王宏建 ,袁宝林.美术概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2]
唐勇力.古远回声:工笔人物教学讲座[M].石家庄:河北美术出版社,2002[3]
乔十光.漆艺[M].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0[4] 王
琥.崇尚经典[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04[5]
厦门2007中国漆画展暨厦门国际漆画邀请展作品集[M].福州:福建美术出版社,2007[6]
吴冠中.移步换形[M].北京:中国旅游出版社,2001 作者简介: 郑
频,男,福建仙游人。 闽江学院艺术系讲师。Abstract:Lacquer is an
ancient art of painting, it have the advantage technology and materials,
which is other kinds of painting unable to meet. Traditional Chinese
painting to line drawing characters as the main form of expression. In
general, concise and lively characterized. Applic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figure painting style characterized by combining the advantages
of lacquer art is to create art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key
figure Lacquer. Huian women to choose as a theme, but also give full
play to the Fujian Lacquer and geographical advantages. Fujian lacquer
contemporary creative arts as an important figure of the research.

佘国华《延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