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被忽略的作曲家—-黄自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9.01

我听到黄自(1904-1938)清唱剧《长恨歌》的心情,比听到门德尔松遗作《基督》残片的录音还要激动。后者是我最喜欢的作曲家,但前者是中国的作曲家。我们自己这么美妙的作品,却是第一次在北京的音乐厅里听到。

说是清唱剧,实际上《长恨歌》是一首康塔塔的规模,原词有十个乐章,而黄自只完成了其中七个,演奏下来二十多分钟。黄自的曲谱是没有管弦乐伴奏的,有的乐章配以钢琴等独奏乐器。而这次演出的《长恨歌》是作曲家邹野编配的管弦乐版。第一首合唱像海顿清唱剧《四季》的春天合唱,暖和的、生机葱郁,中间反复奇怪的下滑乐句,让我知道这是一部现代音乐;第二首伴随低回俯仰的男声、女声二重唱,合唱有种圣咏韵味,带着门德尔松常用的旋律尾音;从第三首开始则越来越阴郁不祥,大概在第四或第五首,出现极有趣的循环涌起的进行曲,由于伴音的行进而裹挟着可怕的预感;一首绝望的女声咏叹调之后,是更浑厚的、充满伴音、战战兢兢下降的合唱悲歌,辅以男声独唱,这个乐章浸透着潮湿、阴森的景色引起的悲郁之情。整曲充满远多于其精巧规格的乐思,美妙太多,而黄自绝无写惊世骇俗之作的野心,故没有抓住每一乐思渲染、炫耀,而是克制甚至简略地保存了其灵感天然的精致,恰与绝句、律诗神似。

这部作品体现的黄自作曲技巧堪称全面、精湛,巴赫式的复调功底扎实,又熟悉晚期浪漫派和现代音乐。他所传达的悲的意境,又是完全中国的,并无先例。最关键的是,他仍用最简洁可唱的旋律直抵表达的核心。我认为在这一点上,他有堪比舒伯特的天才。

邹野配的管弦乐恰当得体。我没听过清唱版,但我觉得这并不丰厚、夺目的管弦乐部分,恰好烘托悲意。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合唱团的声音纯净、层次清晰,有着覆盖般的引领效果,而澳门青年交响乐团尽管下半场颇多纰漏,上半场的辅助工作还算圆满完成。

然而如此一篇本土作曲家的佳作,竟罕被听到,这不能不说是遗憾。那些音乐中的民族国家,除了一两位作曲家有世界声誉并被广为演奏,大多作曲家的曲目只能在自己的国土上经常听到。就如克劳斯、贝瓦尔德、拉松和艾特伯格之于瑞典,加德和两个尼尔森之于丹麦。如果优秀的作曲家不被本国热爱,其作品不视为经典,不被本国的乐团经常演奏,那么又有谁知道,谁会去演奏呢?纪念马勒逝世百年的今年,中国各大乐团都在尽心竭力排马勒。在北京,他的有些交响乐由四个不同乐团上演了四次,这不能不说是乐团实力和音乐观念的进步,但却无意地衬托出去年江文也先生诞辰百年的冷清。对于这位饱经磨难的作曲天才,在北京只举办了一次所谓的研讨会,在家乡厦门举办了一次音乐会,而无声无息。这实在令人难过。

黄自早慧,他在美国师从现代作曲大家欣德米特学习时,就写下管弦乐序曲《怀旧》,说明他已能把握大型器乐作品。然而回国后,除未完成的《长恨歌》,他只写了一些歌曲。或许他认为有词的音乐在祖国最能为人接受,也最能实现迫切之需。在仅仅34年的生命中,他还分配出大量时间从事教育、编写教材,《长恨歌》的创作动因亦有合唱教学之需。说到此我想起肖斯塔科维奇在回忆录中谈到鲍罗丁,说假使有这等才华的人生在德奥,必定一首接一首地写交响乐,而鲍罗丁不但要研究化学,还参加大量社会活动,几乎无暇在自家钢琴上试奏构思;接着老肖感叹,这就是俄罗斯的知识分子。而我想说,黄自就是民国的知识分子。然而也正因如此,尽管写《长恨歌》有针砭时弊之意,他的创作仍是个人的。这本是他的艺术长存之源,却在祖国成为至今仍被忽略的肇因。

402com永利平台,如果说无伴奏的《长恨歌》有不适宜惯常音乐会演出之处,我认为邹野改编的版本是适宜演出的,这样的作品应该成为中国乐团的保留曲目。还有更多的宝藏值得挖掘,或许我们不是没有天才,不乏先驱,也不缺失传统,只是缺少基于真实体认的文化自信力。

—-来自凤凰网

   
是近代有重大影响的作曲家,教育家,理论家。在歌曲创作教学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培养出优秀的学生,如陈田鹤,刘雪庵,江定仙,贺绿汀等优秀的音乐人才。

清唱剧《戚继光》:丰富校园合唱的新尝试

时间:2015年10月09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傅显舟

  清唱剧是一种西方音乐表演体裁,以宗教、史诗故事为题材,以简装合唱、独唱与乐队为舞台表演形式,引进国内较晚。作曲家黄自1932年在上海为反对日本侵华,以安禄山叛乱进逼长安,李隆基与杨玉环爱情悲剧的史实为题材,创作《长恨歌》(韦瀚章作词),成为国内第一部清唱剧,此后少有作曲家触及,优秀作品更是凤毛麟角。

  历经岁月变迁,戚继光“抗倭”的歌曲一直传唱在我国东南沿海,戚继光的故事也一直是国内中小学抗日历史教材首选。近日,河南理工大学音乐学院原创大型交响清唱剧《戚继光》在郑州艺术中心和河南理工大学上演。由洛季超作曲、王培元编剧、居其宏任总导演,河南省交响乐团演奏,居蕴指挥。

  台上管弦齐鸣,序曲奏响,合唱飘出,歌声昂扬。村妇打扮的女高音出场,一曲独唱,控诉倭寇侵犯家园,烧杀掠抢。紧接倭寇头子倭酋出台,独唱一曲,唱的是垂涎华夏地大物博,歌声贪婪凶残。饰演戚继光的男中音出场,横刀立马,独唱一曲,表达保家卫国、驱除倭寇的决心。第二乐章戚家军出场,唱的是练兵操;百姓出场,你言我语,有说有唱,说唱的是戚家军“四要四不要”,展演的是戚家军选兵严格、宁缺毋滥。接下来《当兵就要能吃苦》是戚家军男声齐唱,第五曲《戚家军就是行》是百姓合唱。第六曲戚夫人戎装出台,号召妇女拿起刀枪,与敌人战斗到底。下半场第三乐章《战无不胜戚家军》,第一曲《怒战花街》、第三曲《台州大捷》合唱为主,雄壮激烈,展演的是戚家军与倭寇作战的激烈场面。第四曲《挥泪斩子》戚继光出台独唱,表达儿子戚印战场违令,该如何处置的内心纠结。戚印出台重唱,痛悔人年轻杀敌求功心切,违令带来敌人不能全歼的后果。第五曲《士兵之歌》男声合唱进行曲刚健有力,再次表达战士们保家卫国的决心。清唱剧第四乐章《万众欢迎戚家军》,第一曲《凯歌》男声合唱,威武昂扬,戚继光作词作曲。第二曲《说英雄唱英雄》女声开唱,颂扬戚家军勇敢坚强。第四曲《光饼歌》是一首流传几百年的闽浙童谣,传唱的是戚继光士兵一张烧饼挂胸前,行军打仗咬一口,如何艰苦奋斗。第五曲《于山醉石》戚继光出场,带领军队得胜返回浙江,一路上百姓端酒献食、跪哭送行。戚继光大醉,想起儿子与战死沙场的将士,一曲咏叹、泪洒于山。终曲《军魂颂》是一首气势磅礴的大合唱,歌颂戚继光保家卫国的爱国主义精神。

  清唱剧《戚继光》的剧词流畅、叙事紧凑,通俗明白、好念好唱,接地气。这部剧的旋律流畅简明,形象准确,抒情与叙事性兼备,曲调民族色彩浓郁,顺口顺耳,也很接地气。整部剧数十个唱段形式多样,风格多样,不拘泥于一时一地。乐队写作简洁有效果,音乐整体有对比、有涨落、有动力,通俗易懂。

  演出现场气氛热烈、表演完整,两场演出主角由张峰与肖登峰分别担当。首场演出由上海歌剧院男中音张峰主演,他的歌唱音色饱满、声区畅通,歌声有力。第二场演出戚继光由河南理工大学音乐学院青年教师男中音肖登峰担任,他的表演投入、声区统一,歌唱入情入戏。扮演戚继光儿子的男高音李新现、罗觐堂嗓音漂亮,歌声动人,唱演引人入胜。此外,戚夫人、倭酋与福清哥的歌声与表演都很到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合唱队,唱声强弱分明,有张有弛,戏剧性抒情性兼备。作为国内综合大学音乐学院的合唱团,河南理工大学音乐学院合唱团表现得可以说相当出色。

  交响清唱剧《戚继光》的出台,基于警世明言、反抗侵略的艺术主题,更有丰富校园合唱、增加爱国主义音乐教材的目的,其用意在于阐明华夏民族的爱国主义本质是保家卫国、争取持久和平,具有现实意义。

 
(3)清唱剧《长恨歌》,是我国现代音乐史上第一部这类体裁的作品,全曲共十章。

二、青主

   
其采用“比较音乐学”的方法研究东西方音乐。如《东西乐制之研究》、《东方民族之音乐》。

  (2)合唱作品

   
《花非花》(白居易词),《点绛唇·赋登楼》(王灼词),《南乡子·望京口北固亭有怀》(辛弃疾词),《玫瑰三愿》,《春思曲》,《思乡》(韦瀚章词)等。

   
《抗敌歌》原名《抗日歌》,董自作词作曲,是我国首部抗敌合唱作品。《旗正飘飘》(韦瀚章词)。这两均为“九一八”后最先出现的以抗日救亡为主题的合唱歌曲。

    创造性提出了世界三大乐系:中国乐系、希腊乐系,波斯阿拉伯乐系。

20世纪30年代作曲家